「原创文章」父亲的临终遗嘱

yuanpingyin
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8日23:58:15 评论 193 阅读 2264字阅读7分32秒

我父亲名叫袁太华,是一个捞火纸的匠人。由于长期吸食火纸灰尘,再加之一年四季都在潮湿的环境里工作不见天日,所以五十岁时就患上了肺病。究竟是什么肺病?没谁知道。起初是剧烈的咳嗽,后来就吐脓吐血。父亲在经受了将近一年的病痛折磨之后,终于于一九五九年农历九月初四日下午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虽然父亲死的时候我还不满七岁,但却在我的心灵上留下了一道永远难以愈合的伤痕。幼年丧父,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不幸。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当时死得极其平静、极其明白,根本就不像一个行将就木之人。因为父亲在最后时刻竟然自己坐了起来,自己穿上了破旧的寿衣和新做的寿鞋。父亲的寿鞋是母亲用白布做的,鞋面子用颜料涂成了黄色。我清楚的记得,母亲在每只寿鞋的鞋底上都贴上了七个用黑布剪成的小小的三角形。为什么要贴三角形?而且还是七个?以往我并不知道是什么用意。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三角形代表着铁钉,是用来防滑的。据说人死后魂魄都要走过光溜溜的冰山,所以在鞋底上钉上铁钉才能从冰山上走过去。

父亲死的时候,全家老小都难舍难分地守护在父亲身边。我双目失明的婆、也就是我的祖母哭得昏天黑地,嘴里只念叨要代替父亲去死,而我父亲非但没有哭,反倒平静地对我婆说:“娘,别哭了,人迟早都是要走这一条路的!......”我母亲想给父亲喂最后一口水,但父亲却抓住母亲的手说:“我不喝水了,你坐下歇歇吧!”。我大哥袁平和坐在父亲身后想让父亲躺在他的怀里,但父亲依然坐着用十分凄婉的目光看看破败的房子、看看年迈的我婆、又看看我多病的母亲、再看看我们这些孩子,最后才低下头来,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当父亲从思索中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睛里就透出了一种必死无疑和视死如归的沉静。也许他已经预感到活在人世间的时间十分有限了,所以就突然一下子把沉静的眼睛盯住了大哥,并一把抓住大哥的胳膊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大哥说:“平和,我要走了,我马上就要走了,今后的担子就全部交给你了。现在,你必须答应我四件事,第一件事,我在你婆跟前没有尽到孝,你要代我完成尽孝的义务。不管她活到啥时候,你都要善待她,把她送老归山。第二件事,我对不起你娘。你娘跟了我二十多年,除了劳累还是劳累,除了生孩子还是生孩子,没有享过一天福。你要多孝顺你娘,让她过几天好日子。第三件事,作为父亲,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只生了孩子,却没有把孩子养活大。在弟兄中你是老大,是长兄,俗话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你虽然是他们的大哥,却要像父亲一样把老弟、老妹都养大成人。第四件事,你要尽快找个媳妇,不仅是为了你,更重要的是给你娘替手,你娘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体太差了,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还有,今后无论遇到啥子好事你都不能走,你一定要把这个家紧紧地箍住!”

父亲突然不咳嗽了,说了那么多的话竟连一声都没有咳嗽。但说完那些话之后,他就似乎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艰难地闭上了眼睛。但过了一小会儿,他又把眼睛睁开了。他把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大哥,等待着大哥的回答。

大哥早已哭成了泪人,强忍着悲痛说:“伢,你别乱说,你是不会死的。”

父亲的嘴唇咧了一下,似乎想苦笑一下,却没有笑出来,但他的声音却提高了,再次问大哥:“你先说,你答应不答应我那四件事吧?”

大哥愣着,一脸的茫然,一脸的痛苦,面对家庭的这一个乱摊子,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父亲这最后的要求。

母亲急了,就忙向我大哥使眼色,叫大哥赶快答应父亲的要求。也许母亲知道,父亲的生命正在作着最后的挣扎,多拖延几分钟,就会给父亲多增加几分钟的痛苦。

父亲狼一般地“嗷”了一声,更紧地抠住了大哥的胳膊,眼睛里竟然露出了一股凶光:“你说话呀?这是老子最后一次求你了!”

也许大哥的胳膊被父亲抠疼了,也许大哥见父亲的确已经不行了,就挺着一脸的哭相,慌忙说道:“伢,我答应,我都答应!你……你就放心吧……”

父亲遽然丢了大哥的胳膊,又把眼光从围着他的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好象不认识我似的,把眼光在我的脸上死死地定了格。那是一种慈爱的眼光,也是一种不信任的眼光。许久之后,他才低声对母亲说:“你去拿把锄头给银娃子,让他摆个锄地的架势给我看看。”

我接过母亲递给我的锄头,便学着大人的样子,摆开锄地的架势,在屋子里装模作样地锄起地来。虽然我的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但父亲见了却连连摇头、连连叹气,涌着眼泪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这娃子完了!”

我不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意思,可能全家人都不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意思。过了许久,父亲才对母亲和大哥说:“看来银娃子在锄头把儿上是过不了日子、讨不了生活的,你们要多想想办法,让他多念点儿书吧!”

母亲连忙说:“你放心,我们一定送银娃子多念点书!”

父亲摇摇头,艰难地对母亲说:“这话不该你说该平和说,你是没有力量送银娃子念书的,只有平和才有那个本事。”接着就把头转向我大哥说:“平和,你答应我,送银娃子念点儿书!”

这一次大哥没有犹豫,立即回答道:“你放心吧,我一定送银娃子多念点儿书!”

父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情,接着就把脸转过来看着我说:“银娃子,你大哥愿意多送你念点儿书,这就看你自己的了,人一辈子最终还是要靠自己!”

父亲说完这话,呼吸就不畅起来,随着两股浑浊的泪水从眼眶里喷涌而出,喉管里咕噜一响就断了气。

父亲就那么死了,死时年仅五十一岁。死后眼睛睁得老大,显然是为没有把儿女养大成人而死不暝目。他的最终遗嘱就是叫我多念点儿书。

几十年来我一直牢牢地记着父亲的临终遗嘱,从来没有懈怠过。虽然并没有创造出多大成就,但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一直在努力、在拼搏,既无愧于父亲对我的期望,也无愧于自己在人世间走了一遭!”

  • 昵称:袁平银
  • 邮件:yuanpingyin@163.com
  • 电话:18049158936
  • QQ:
  • 网址: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资讯和资料。
  • 本文由 袁平银 投稿,于2020年6月18日23:58:15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pcren.cn/11595.html
「原创文章」同学孙吉星 原创文章

「原创文章」同学孙吉星

那天正考试,大家埋头试卷大气不出。老师在课桌之间的过道上走来走去监考。这是刚入学后的所谓摸底考试,就是看看各位原有基础知识到底如何的考试。当时同学之间尚互不相识,忽然我觉得右胳膊肘被边上同桌触碰了一下...
「原创文章」重庆美女在哪里?(回国杂记) 原创文章

「原创文章」重庆美女在哪里?(回国杂记)

这次回国有机会去重庆看了看。虽是浮光掠影,蜻蜓点水,总算也是了了去重庆实地看看的心愿。 说起来本人对重庆也是久闻其名。最初对重庆的印象还是来自于儿时读的那本红色小说《红岩》。当时在刻骨铭心地记住了叛徒...
「原创文章」发髻 原创文章

「原创文章」发髻

乌黑的发丝 被盘成美丽的发髻 在如花一样的年纪绽放 一丝一股寄托着每个人的对你的爱 从最初的黄毛 到如今的发髻 时光给你最美的赠与 今夜星光将成最美的发簪插你发中 月光为你披上圣洁的光辉 你将走在我们...
「原创文章」在上海的那拨山东人 原创文章

「原创文章」在上海的那拨山东人

上海是个移民城市,那里有许多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当初国共内战,蒋军颓势毕现,华东解放军趁势挥军南下,进驻原来的国统区。华东解放军在上海留下了一批干部,就是世人所谓的南下干部。南下干部基本来自山东,当初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