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wlm2167
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7月29日20:53:04等待已关闭评论 51 阅读 1562字阅读5分12秒

那年,她走的时候对他说,过年的时候就会回来。

常有联系的她,到了年关竟然再没了消息。无论他怎么打电话,总是在五十秒之后,自动断开;即使微信发去浓郁的问候、厚重的思念,也似石沉了大海。

傻傻的他几乎在每个晚上,总是不由自主的跑到她家的楼下,希望抬头仰望的瞬间,那扇玻璃窗,能够闪烁一丝明亮的光。可是,冰冷的玻璃只是折射着路灯的光,就似一个孤独的身影,寂寞的端详镜中的自己。夜晚的风拼了命的呼啸,似乎要撕裂笼罩在天空中的,那片暗黑的云。

第二年的下半年,他忽然看到她的微信相册有了更新,满是异域的景致风光,还有色彩斑斓的美食佳肴。他给她留言,又给她发信息,还是没有回复。拨过去的电话仍然是五十秒之后,自动断开。

他控制不住自己,隔三差五的还是要绕道来到她家的楼下。他渴望着刹那的惊喜,多少次在脑海里无尽的幻想,久别重逢时会是怎样的感动。做好一切准备的他,举目凝望的玻璃窗还是那么的冰冷,好像比他更落寞。

又是一年,花开时节;小风依依,小雨细细。

如一种习惯,他又来到了她家的楼下。似乎屋内有机器的响动,夹带着电钻刺耳的嗡鸣。一丝惊喜的他,迟疑片刻,飞奔上楼。从敞开的大门,他向里张望,一片狼藉,几位身着工装的师傅正在低头忙活。他给师傅们一一打去一支烟,略微地询问了一下。然后,拖着疲软的脚步,无力地走下楼。

他走过公园的长廊,两旁翠绿的树梢上,停着几只鸟儿,像是在争吵。还有一只鸟儿,在另一树梢头,看着喋喋不休的它们,快乐地自在歌唱。他坐在曾经相拥的长椅上,注目着幽蓝的湖水,随着垂柳的轻摇,平静的湖面皱起一道道的波纹。他微微一笑,或许是一种释放。

不管怎样,微信朋友圈没有把他拉黑;不管怎样,电话是自动断开,而不是人为挂断。这边的小房子虽然她卖了,也只是为了在那边,能够安心得陪伴她的父母,人之常情嘛。她之所以离开,不就是因为身在远方的父母太多的牵挂,也需要她的照顾吧?或许,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虽然他实在不明白,卖房子时她应该有回来,为什么就没有联系他一下。不过,他还是宁愿往好处去想,那样也会让他轻松许多。

那日,百无聊赖的他拨弄着手机,漫不经心地竟又翻到了她的电话号码。他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电话。“大概又是五十秒。”他寻思着,淡淡地一笑。几声之后,电话居然接通了。萦绕在内心的那熟透了的声音,瞬间转换成一帧帧的图画,跳跃在脑海。曾经储备的千言万语,猛然间蹦不出来一句;那曾如波涛般翻涌的责备与抱怨,此刻也化作天边那抹淡淡的云彩,轻轻地飞走。最终,他还是嗫嚅地挤出四个字,“你还好吧?”

从她言谈自若的话语中,他大致了解了她如今的状况。她言笑嘻怡的神情,始终闪现在他眼前。她解释说,当初回到老家,父母就不让她离开了,并在家乡给她安排了一份工作。这边的小房子是亲戚的,她走了以后,亲戚也就处理了。父母年岁大了,就她那么一位女儿,她得留下来照顾他们。之后,在父母的安排下又认识了他。她不想再让父母多操心、多烦恼,与他结婚离父母家又近,相互有个照应也挺好。而他们相隔毕竟太远,存在着诸多的现实问题无法解决。

她又解释说,之所以没有回他的信息、接他的电话,是因为不想影响她们现在的生活;不拉黑微信、不挂电话,是不想伤害曾经的那点情分。

听到她说的这些,似乎他早有感觉,只是没想到的是,居然这么快。

他问她,“你爱他吗?”他听得出来,她在笑。她说她的先生对她很好,为了她什么都舍得。如今的生活虽然平静,但过得很惬意,父母也开心,她也就满足了。最后她又补充道,这次之所以接他的电话,是想告诉他,真的不要再打电话或者发信息了。她有宝宝了。

他很想追问她,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不坦率地告诉他,以至于他总是在拒绝、总是在错过、总是在等待。他长吁一口气,咽下了将说的话语,挂断了电话,尴尬地笑一笑。“生活不就是如此吗?哪有那么多解释,哪有那么多抱怨。不是吗?”他想。

  • 昵称:麦浪与海
  • 邮件:3504513317@qq.com
  • 电话:17740576107
  • QQ:
  • 网址: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资讯和资料。
  • 本文由 麦浪与海 投稿,于2020年7月29日20:53:04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pcren.cn/15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