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

k65789
1
文章
0
评论
2021年1月4日22:30:30仰望已关闭评论 92 阅读 1461字阅读4分52秒

那是个瘦小的男人,满头灰白的头发,拄着拐杖站在街头。他的背总是不自觉弯曲,然后在下一刻伸直,趔趄着向前走去。

男人姓甚名甚家住何处无人知晓,于是街坊戏称他为“老鹊”,老鹊老瘸。对于这个称呼男人并不恼怒,他只是淡淡一笑,坐在街口小巷处饮着一杯杯茶。但若是有人向他求助,即使是曾嘲讽过他的人他也会急忙赶去,脚步虚浮但却坚挺。于是,人们对他的称呼由“老瘸”转为“老鹊”。

他在镇上呆了超过二十年,大人小孩都知道他。每逢路上遇见他青年人总是恭敬的喊一声“鹊老”,小孩就肆无忌惮了些。他们围绕在他身边叽叽喳喳,每当这时他总是慈爱的摸摸他们的脑袋,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糖分给他们。

但不知何时这个男人忽然消失了,小巷的古树下没有他的身影,学校旁的古亭不见他,于是人们慌了。他们自发前去寻找,涌向药店,走过稻田,最后在警局前面面相觑。

“学校去过了吗?”’

“去了没有,茶店也没找着。”

于是他们找到民警,大声喊着自家亲人走丢了。

民警有些茫然,他望着乌泱泱的人群问:“咋回事?你们家亲人都丢了?”又在听见是老鹊走丢后恍然大悟,还真是大家的亲人都丢了。

“你们上次见到他是在什么时候?”民警招了招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花店吧,他正帮柳大娘搬货呢。”

“明明是学校,他在给王校长捐书。”

“屁,明明是老张家,他老伴没了请他主持。”

人群又哄闹开来,民警头疼地喊:“大家先安静,一个个来。”

但人群仍未静下来,直到民警搬出老鹊才静下来。

“王二他爹你先说。”王二爹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在这镇上他与老鹊相识最久。

“我前天在柳大娘小卖部看见他了,他正帮她运货。”王二爹用拐杖狠狠敲了下地面,“这镇上就属他最热心,一把年纪的人了头发全白了还整天闲不住。”

接着是柳大娘,她用手帕抹了抹眼泪低声说“前我搬货牛二不在,老鹊看见了就硬要来,我让他别,他还不听硬要弄,结果扭了腰。”柳大娘又抹了抹眼泪,“腰扭了后他就去药店买药,我听老板说他从他那找了些旧书送去给王校长了。”

王校长是个中年男人,他肚子很大赛过怀胎女人,说话时那肚子也跟着一颤一颤的。“鹊老前找了些旧书,又在药店买了些感冒药送过来。然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了,民警同志你说他那么大一个人能去哪呢?他腿脚不便,万一…”

王校长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是老张,他前几日刚失去了老伴此刻正心痛,自是听不得这番话。他沉声道:“老鹊不会有事的,好人有好报老天爷在看着呢。前下午我请老鹊主持葬礼,主持完后留他吃了顿饭,就分开了。早知道我就留他一晚 ,唉!”

民警摸了摸下巴,他推断老鹊应该是前天下午失踪的,吃完饭后便没人再见过他了,只是老鹊究竟去了哪?

“找到了,找到了,老鹊跑县城去了!”警局里众人正在沉思时,忽然闯进来一个年轻男人。他一边跑一边喘气,大声呼喊道。

“真的?”众人急声问道,“真的,他就在后面。”不多时,老鹊果然进来了。

他提着一个大袋子,慢悠悠踱来。众人这才放下心来,齐刷刷围上去  。王校长望着老鹊手里的袋子,猛拍了下肚子,“我想起来了,鹊老捐书后又问我还需要些什么他去县城买。”众人顿时怒目而视,柳大娘把帕子砸向他,王二爹用拐杖狠狠敲了敲他的肚子,老张踩了他一脚。王校长不敢作声,只是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老鹊。

老鹊笑了笑,道:“好了,我已经回来了,让大家担心了是我不对,小王也没错什么,大家还是饶了他吧。”顿了顿又说:“天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去吧。民警同志打扰了,真是对不住。”

民警摆了摆手,示意没事。随后目送众人远去,夕阳下老鹊的影子被拉长,仿佛一座大山一样。民警抬头看着那座山,心想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仰望别人 ,但是这个人他值得。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进展和相关资料。
  • 本文由 余鱼 投稿,于2021年1月4日22:30:30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pcren.cn/22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