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仓央嘉措,一个可怜的人儿

zzh4261133
3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日23:10:02 评论 322 阅读 5764字阅读19分12秒

刚开始接触仓央嘉措,还是因为当年比较火的《宫》片尾曲,何晟铭演唱的《见或不见》。这个歌词特别吸引我,所以就百度了一下,词作者是扎西拉姆*多多,然后就牵扯出仓央嘉措,主要的争论是这首诗是谁写的。当时只是以为一个女作者而已,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与他的交集越来越多,疑惑也越来越多,原来是个和尚,还是什么达赖,关键还写了这么多情诗,到底是什么情况。尤其是有句诗叫做“世上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几乎所有女孩听到这句话都会感叹甚至感动。所以,在诗界有个说法,女不读仓央嘉措,男不读纳兰性德。后来接触就比较少了,除了读了一本叫做《不负如来不负卿》,讲鸠摩罗什的故事,其他就逐渐淡忘了。

直到去了一趟西藏,看到了八廓街的小酒馆“玛吉阿米”,坐在上面喝着酥油茶,在大昭寺里听藏族小伙解说佛像与世代达赖,又提起了世人都特别知晓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回来后,买了两本书《当仓央嘉措遇见纳兰容若》、《仓央嘉措诗传》,才开始真正的了解他,也更多地了解西藏的人文与文化。

仓央嘉措的童年还是很幸福的。他,原名阿旺诺布,仓央嘉措是五世班禅在给他受戒的时候改的佛名(仓央是音律的意思,嘉措是大海的意思,连起来就是梵音海)。阿旺出生在门隅(山南地区),一个被莲花生大师加持过得地方。这个地方环境舒适,鸟语花香,人们生活很和谐,很幸福,就是那种男猎女织的生活,而且是一个充满爱情与浪漫的乐土。这里的人们信仰宁玛教,也就是红教。这个教派是不禁欲,允许婚恋生子的。他的父亲扎西丹增和母亲次拉旺姆就是在这片土地相遇、相爱,最终育有他。家庭的教育也是很开化、民主充满世间亲情的。所以,从小就在仓央心里播下一颗自由、浪漫、随心随性的种子。每天与虫鸟为伴,嬉戏于林间河水之中,无忧无虑,很是快活、恣意。后来,几位上师来到这里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他们背负第巴桑结嘉措的指令,寻找五世达赖罗桑嘉措的转世灵童。通过五世达赖的随身物件鉴定出阿旺就是转世灵通。

在这里就必须得讲讲西藏的一些历史与文化了,不然后面仓央即将面对的遭遇就不好讲述了。西藏比较有名的建筑叫做布达拉宫,是当初松赞干布迎娶了文成公主后,为表示爱意与敬意,为她修建的。然后就是五世达赖罗桑嘉措,他对布达拉宫进行了修缮,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能看到的布达拉宫。所谓达赖,就是上师的意思,就是修为比较高的僧人,他与班禅的关系互为师徒。现在基本就是达赖影响整个西藏,班禅只对藏南有影响了。第巴就是类似于辅助大臣一样,每一任第巴又兼有辅助下一任达赖的职责,有点像托孤大臣,但更多的是摄政王。五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他利用蒙古族把格鲁教派(黄教)推到了顶峰,解决了政治与宗教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统一,而且他本人也达到了权利的巅峰,可谓是“住进了布达拉宫,成为了雪域最大的王”。但是,达赖与蒙古族以及本地藏族的兵权的势力一直都处在暗涌诡谲、波涛凶险中。所以,五世圆寂之后,一直秘不发丧,就是为了维持西藏政权的稳定。寻找转世灵通之事,也是在秘密进行的。不过,最终被其他势力发现,为了保护六世仓央,便让他们一家人转移到了夏沃错那。

在那里,他认识了他的青梅竹马也是初恋——仁增旺姆,还有他的好朋友塔坚乃。这是一对兄妹,是当地很有权势宗本的孩子。他们一起成长,一起玩耍,日渐长大的他们感情愈加坚固。尤其是仓央嘉措与仁增旺姆,早已从对方的眼睛中感受到相互之间的情愫与依恋。这就是日积月累的欢喜与深情。不过,好景不长,五世达赖圆寂的事最终被发现,并由拉藏汗上报康熙,康熙大怒,责斥第巴。第巴无奈之下只得迎接仓央嘉措来到布达拉宫,举行坐床仪式。第巴桑结嘉措,是一个权利欲望非常大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仓央都15岁了还没坐床的原因。即使是傀儡,他也不想接收,一个依然需要在一些场合佯装毕恭毕敬的人。但是,历史的进程让他无法选择不。

把仓央嘉措迎接过来之后,就开始实施傀儡养成术,开始找一帮得道高僧教育他,学习佛理、佛经,圈养在布达拉宫之内。对于一个15岁的少年来讲,正是青春肆意、燃烧激情的时候,可是现在只能呆在大殿里转轮、念经。其实他有很多想为与不想为,但,位置决定了高度,同时也限制了很多自由,必然要被规则约束。记得在回往拉萨的路上,民众都出来进行欢呼、迎接他们心中的达赖佛,请求摸顶祝福,对于当时的仓央很不喜欢这种被人膜拜的场合与感觉,可是在民众一阵又一阵的欢呼与期待中,他却只得叹息一声,出轿给信徒们摸顶。在布达拉宫学经过程中,面对无止境的佛经,有时候他真的很烦,就欲要摔门而出,可是每当老师说如果仓央不好好学习第巴会惩戒他的,他只得又坐回蒲垫,继续打坐。因为他的善。他,心里清楚给民众摸顶并不能带来什么,却可以让民众自我感觉到祝福与加持,内心更加幸福,所以他去做了;虽然很不想天天面对这些冗杂繁复的佛经,但是为了老师不挨罚,所以他忍了。虽然作为整个西藏的佛,他也想为民做事、祈福救化,但其实只是个傀儡,权利全部都掌握在第巴手中。在布达拉宫的神殿中,所有僧人都对他行礼、膜拜,可是,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左手捻珠,右手转筒,陪伴的只有一卷卷佛经与一盏盏幽黄的酥油灯。他,思念家乡,思念亲人,思念恋人。父亲,在他去哲蚌寺学习之前,就逝去,担负起了养育母亲和姐姐重任。母亲,因思念父亲,最后也无疾而终,在雪域最高的神殿听到这个消息时,也只是念经突然一怔,而后又继续念起。他,如何不悲伤,可是,他是达赖佛,他不能喜怒形于色。他同时也知晓,即使再痛苦又如何,他能离开这个大殿吗,连普通人给予亲人最基本的跪拜与祭奠也无法实现,只能通过心中的佛化开一切,暂时用其麻痹自己,忘记悲伤与忧愁,并诚心祈福,愿父母在天之灵能够安息圆满。姐姐,只是嫁于普通人,也许这是对他们一家人来说最好的方式与结局,平淡却圆满。他的初恋,仁增旺姆,在他走的时候,就一直在遥望着那个日光城,思念着他,可是却被第巴硬生生地拆散,指婚给拉藏汗,断了仓央所有的念想。他的亲人就这么离他越来越远,他那青梅竹马的恋人、日夜思念的恋人也离他而去。在我印象中,他似乎就做了一件事——修建龙王潭(现在已经变成了全民公园了)。就是布达拉宫后面的一片水池,据说是五世达赖修缮布宫大量取土所致。当时,仓央游到后山看到一片清幽之地,看到这片水潭,就决定修建,也成为他日后唯一可以散心游玩的伊甸园。在这里,邂逅了他喜欢的第二个女孩,达瓦卓玛。这个女孩就如一道清风,闯进仓央嘉措的生命中,给他寂寥的生活带来了色彩。他开始喜欢与她散步在这个龙王潭周边,也许只有这里他才是唯一,才不会被束缚。可是,他是达赖佛啊,格鲁教派的严格教义是禁止与女人发生恋情的,所以,第巴将这个女子偷偷处死了。他,无可奈何,也许也在责怪自己,其实自己是一个不吉祥的人。好在,他还有个朋友——塔坚乃。这是他初恋的哥哥,一直追随陪伴他。终于,压抑的环境终于让他憋不住了,夜晚私自离开寺庙来到拉萨的街头,去喝酒、去流浪。

“莫怪活佛仓央嘉措,

风流浪荡;

他想要的,

和凡人没什么两样。”

从此,在拉萨夜晚的酒肆与街道上多了一个多情的浪子——宕桑旺波。真可谓“白日达赖佛,入夜浪子客”。

“住在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的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来到八廓街一家酒馆,喝着那青稞酒,不禁想起初恋,口中自然吟唱出心中的诗句。

“如果今生未曾相见,我们就不会心生相恋。

如果今生未曾相知,我们就不会彼此相思。

如果今生未曾相伴,我们就不会彼此相欠。

如果今生未曾相爱,我们就不会彼此抛弃。

如果今生未曾相对,我们就不会彼此相逢。

如果今生未曾相误,我们就不会彼此相负。

如果今生未曾相许,我们就不会继续此缘。

如果今生未曾相依,我们就不会彼此眷恋。

如果今生未曾相遇,我们就不会再次相聚。

可是我们偏偏相见相识,造就了今世的情缘。

怎样才能斩断这缠绵的缘分,才不至于受这生死爱恋的苦缠。”

整个酒馆霎时安静,都沉浸在这个音律中,一夜之间,这首情歌传遍拉萨的大街小巷。

八廓街有个比较有名的餐厅,叫做玛吉阿米。玛吉阿米的寓意为纯净美好的少女。有人说这原本是一个酒馆的名字,有人说这是为了纪念仓央嘉措最后一段爱情。不管如何在这里他开始了最后一段恋情,也是他人生恋爱的高潮。那个女孩就叫做玛吉阿米,原名于琼卓嘎。她是一个酒馆的服务员,是酒馆老板娘的一个远房侄女,临时在这里落脚帮忙。虽然只是在酒馆喝酒时的一瞥,但却一眼万年,就是他心目中的“救世度母”。从此开始沦陷,着迷。即使坐在大殿里,左手捻珠右手转经筒,心中还在想着她,为她祈福。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每日每夜都在期盼夜幕的降临,这样就可以偷溜去见他心上的人儿。

“守门的老黄狗

心比人还灵

别说我夜里出去

清晨才回宫”

美好总是短暂的,尤其是对于一个人们心中的佛,一个不可以有七情六欲的信仰来说,那更是苛刻。有一个夜晚,雪下得特别大,覆盖了整个拉萨城。他一如往常一样,偷偷溜出布达拉宫,在那个夜晚两个热恋中的人儿相拥缠绵,说着各自的心事、吐露着心声、讲着情话,却不知道这一夜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丝毫无所知、没有任何察觉,因为他们的眼里、心里只有彼此,整个世界也已湮没在他们的情爱之中。幽黄的灯光下,在雪中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已然白头,这会是一个怎样的唯美。可是,那一连串的脚印,不仅记录下爱情的足迹,更多地埋下了祸根与痕迹。终被布宫里的僧人发觉,并报告第巴桑结嘉措,原以为是进入盗贼、刺客,却没想到沿着路线一直找、一直找,找到了一个天仙而又可爱的姑娘。等到第二天,仓央下山,发现玛吉阿米消失了,他疯狂寻找、无声呐喊,却依然没有踪影。当听到是第巴发现了这件事情,把她强行带走。他,一个万众瞩目的活佛,沉默了。只在心中吟唱。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 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 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 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关于玛吉阿米最后的结局,有好多个版本。有人说,她被第巴残忍杀害,有人说,她被流放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人说,她被第巴安排人奸污了。不管,怎样,她都离仓央而去了,世间最后一个懂他、爱他的人,也就这样消失在他的世界中,像是一切都是梦幻,就这样一闪而过。

他的好朋友塔乃坚,毅然出发,帮仓央去找寻玛吉阿米,没想到回来的时候,是他的战马和那颗血淋淋的头颅。自此,失去爱人与朋友的仓央,他的世界真的变得孤单、开始封闭。“哀莫大于心死”。他已无所畏惧,哪怕此刻让他死去,他也心无尘埃,开始公开与第巴叫板。在扎什伦布寺,他的老师五世班禅再次为他受比丘戒,他断然拒绝,并要求收回以前的出家戒和沙弥戒,如若不同意,则面对扎什伦布寺自杀。就是这么果断与决绝,其实他的内心是畅意的,终于可以不为人摆布,可以顺从自己的内心做事。放下,就是新的世界、新的开始。

此时,第巴的对手拉藏汗,开始大动作,一展身手,利用仓央嘉措这个大BUG,一纸状书递到京城,递到康熙的面前,说仓央不是个真佛,违犯各种清规戒律,请求废除。从小在尔虞我诈宫廷斗争成长起来的康熙,仅凭这一封信,就已看出远在西藏的权欲争斗。可是,现在大清经过台湾、西俄、准噶尔等等大大小小的战争,早已到了修生养息的时候,已然无法出兵西藏,只得由得他们罢了。于是准奏,取缔桑结嘉措的第巴职务,将仓央押解回京。其实,在写信之前,拉藏汗曾经与仓央会晤过,也想掌握这个傀儡,想让他与其一起对付桑结嘉措。早已心死的仓央,哪会受他的威胁,生死早已看淡,刚刚逃出一个魔掌,怎又肯陷入另一个囹圄,随心随性即好,便断然拒绝。拉藏汗自然是冷笑不已,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便毁掉即可。本想杀死仓央,可没想康熙却回复“押负上京”,只得这么办了。第巴桑杰嘉措最后的生命,是被一个女人终结的。她是拉藏汗的妻子,她是塔乃坚的妹妹,她亦是仓央的初恋——仁增旺姆。或为兄死,或为仓央,更或为自己,那无止尽的仇恨化为一把尖刀刺死他,亲手了却了自己的心魔。天道轮回,自己种的因就要承受结的果,这世间因果谁都无法逃脱。

在押解的过程中,途径哲蚌寺,武僧发生暴乱,欲抢夺他们心中的佛爷,他们那至高无上的信仰。怎可被一群蒙古蛮子押解至那个四九城,那是对神灵的亵渎。在与蒙古兵对峙的过程中,仓央推开这一群群爱戴他的人保护,走出哲蚌寺,在喇嘛们的哭嚎哀痛中随蒙古士兵走了。他,心中早已了无牵挂,又怎会贪恋这人世红尘。他,不想再造是非,该是怎么的缘与劫就接受怎样,随命去吧。经过青海湖时,拉藏汗接到康熙的信,暗示不想接手仓央这个烫手山芋,让其自行解决。可仓央不可杀,不然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便暗示看守放掉他,何去何从,任凭他意。对外宣称病死青海湖。

在青海湖畔,最后的时光里,写下他最后的一首诗。

“洁白的仙鹤,

请把双翅借我,

不会远走高飞,

只到理塘就回。”

在夕阳下,朝着远方徐徐走去,留下了他的一道残影。

或许不知道什么是达赖喇嘛,但肯定听过仓央嘉措这个名字,或许不知道西藏的历史、宗教、秘辛,但肯定耳闻过仓央的爱情故事。几百年后,仓央因他的诗、他的佛、他的情被人们记忆、缅怀、感叹,已然要超过那些西藏史上流传千古的人物,因为他是个有故事、有血有肉的人。有曾想,仓央到底有何错?他又不是从小被豢养的灵童,成长在佛门深院中。十五年的成长经历,早已让他沾染了一颗世俗的心。难道给他套上个活佛的王冠,便可斩断红尘、遗世独立,一心向佛?而且,头带的是枷锁,身陷的是囹圄,迎接的是灾难。

他,只是想,过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的生活,与一个喜欢的人皆为连理,生儿育女,就这么平凡而又幸福地过完一生。

唉。一切皆因命。佛说,不可语,不可逃,不可破。

 

“我欲乘风向北行,雪落轩辕大如斗。

我欲借船向东游,绰约仙子迎风立。

我欲踏云千万里,庙堂龙吟奈我何。

昆仑之巅沐日光,沧海绝境见青山。

长风万里燕归来,不见天涯人不回!”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资讯和资料。
  • 本文由 景页 投稿,于2020年5月1日23:10:02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pcren.cn/8527.html
如果男人可以倚仗,就不会有女皇帝武则天 文学世界

如果男人可以倚仗,就不会有女皇帝武则天

历史上掌权的女人很多,为什么只有武则天不择手段成功称帝? 简单来说,武则天是由于不断经历辉煌—惨淡—辉煌—惨淡—辉煌,渐渐地生出对男人的不信任及对皇权的挑战心理,最后觉得让自己做皇帝最靠谱。 太宗时期...
网络文学的“身份”越发清晰 文学快讯

网络文学的“身份”越发清晰

二十多年来,网络文学从最初的星星之火,发展成如今体量庞大、规模惊人的燎原之势,已然成为中国当代社会现象级的“文化奇观”。网络文学既是改革开放的直接受益者,也是新时代文学、社会主义文化的积极参与者和构建...
“小林漫画”全网爆红,作者是个怎样的人? 文学快讯

“小林漫画”全网爆红,作者是个怎样的人?

“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连我自己都羡慕”“人怎能如此易变,那个说好要白头偕老的人,早早地就秃了”……凝练幽默的短句,再加上流畅的水墨线条,这就是近年来刷遍网络的“小林漫画”。 它们的作者便是林帝浣:既是中...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