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谁是新冠“零号病人”疫情

amose
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2月25日19:20:00 评论 1,091 阅读 2368字阅读7分53秒

时至今日全网一直发酵“零号病人”话题,各大媒体不断发声。

光“零号病人”这四个字就充满好莱坞悬疑大片的热度,一点也不输“禁闭岛”的既视感。

其实想找到“零号病人”就和人类找到宇宙的本源一样。前者会陷入“阴谋论”的漩涡,而后者会登上神学的殿堂。

这会成为千千万万迷中的一个吗?

我们来梳理话题:

01、何为“零号病人”?

“零号病人”指的是第一个得传染病,并开始散播病毒的患者。

在流行病调查中,也可叫“初始病例”或“标识病例”,正是他造成了大规模的传染病暴发。

病毒中曾被找出的“零号病人”

零号病人——伤寒

玛丽·麦仑是美国首个被发现带有伤寒病菌的健康带菌者。她先后使47人感染了伤寒,其中3人病逝。

零号病人——艾滋病

公认的艾滋病“零号病人”——加拿大航空乘务员盖特恩·杜加斯,一个男性同性恋者,1985年中国首次发现艾滋病,是一例到中国旅游的美籍阿根廷青年。

02、寻找“零号病人”的意义:

1、锁定传染源,如是否接触了何动物

2、锁定传播方式,如跟动物是何接触的

3、了解病毒在人体的潜伏期有多长。

4、有机会找到病毒感染人类或者变异的病因。

5、如果0号没有发病,其血清可能成为研发特效药物,或疫苗的突破口。

寻找零号病人其实就是追本溯源的过程,有助于事后研究梳理病因病源、事件的来龙去脉,为后续的防治提供切实的依据。

2018年美国上映一部科幻恐怖片《零号病人》,虽是影剧,但艺术来源于生活。

影视剧情:某种超强病毒侵袭了整个地球,并变异出一类具有严重暴力侵向的新物种。而一位对病毒免疫的人类幸存者,发现自己能和这些变异人交流,为了拯救被感染的妻子,他决心带领大家找到“零号病人”,寻求治愈病毒的解药。

03、“零号病人”舆论引发源:

2月15日,科技部公布的一项指导意见,引起了很多媒体和网上舆论的聚焦与联想。

其表述摘录一句:“各主管部门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因了之前一直有一种推测:认为新冠病毒是从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的。为什么会发生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存在那么多年,为什么疫情发生后成为焦点?现在的所有证据无法最终确定华南市场是病毒原发地。

而此番科技部的消息乍一公布,再一次引发广泛争论。

04、“零号病人”话题发酵:

昨天晚,一则消息横空刷爆: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女研究员黄燕玲是新冠“零号病人”。

此消息一出,好像强化了大家对科技部所公布的指导意见所产生的联想。

至深夜,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陈全姣求证。两位均表示,对黄燕玲同学情况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研究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笔者持怀疑,近300人没一个感染,为何不公布防疫经验与措施?在当前复工复产之际让所有单位共享?

尽快拿出切实管用的研究成果,而不是全力去发高影响因子的论文。科研只唯SCI是不是该好好思考检讨?

纵然即使有高影响的SCI,但如公开的表态与论文结论不符,还害人不浅,比如高x的“不会人传人”。

目前,黄燕玲本人也一直没出面澄清所谓的“谣言”。当然她有自己的生活,不愿被打乱正常的生活。

此时就连《环球日报》的“老江湖”胡锡进都迷糊了,还是让“子弹飞一下”吧!

05、让子弹飞一下吗?

已故“吹哨人”李文亮曾透露:

他接诊的病人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是位水产老板,此后关于这位水产老板的更多信息也几乎为零。

试想:如果这位水产老板,万一贩卖了来自研究所实验之后的肉类呢?这样的案例不是没有过。

如2020年1月2日,中国农大的李宁院士被判刑12年,判决书称他贪污课题科研经费3756万余元,其中1017万元是销售实验室淘汰动物和牛奶所得。

如果水产老板是零号病人,他感染的病毒来自哪里?如果他不是零号病人,他与零号病人有没有接触史?

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曾刊发的文章:

第一例患者症状开始日期是在12月1号,按此推算,至少11月中旬,这个人就被感染了。

那么,这一例是怎么感染的?现在状况如何?是死是活?接触了什么人?有传染给别人吗?

我们无从知道,相关消息并没有公布。

06、不找“零号病人”?

这类“正”观点认为:

2003年的SARS病毒,也没有找到“零号病人”,但经过17年的研究,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对于新冠“零号病人”的追查,一般都是事后研究梳理用来科研用,有的话更好,没有也不是大问题,毕竟当前早点研制出特效药等更加紧迫!

真的要去调查传染模式、潜伏期等病毒关键问题,目前已经有太多病例可以协助调查了,没必要揪着「零号病人」不放。

就算把「零号病人」、或某群体「武汉吃海鲜的人」等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对消灭传染病也并没有任何积极的作用。

1、找“零号病人”是网络上一些阴谋论者、吃人血馒头的无良媒体人所为;他们反复揪住不放,甚至一再将其指向人工合成,生化武器等,通过一些零星的线索捕风捉影。

2、另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搞地域分裂,毕竟从非典之后慢慢演变出的“广东人爱吃福建人”的调侃梗就一直如病毒般流传,地域偏见一度越演越烈。

但笔者认为:神秘消失的“零号病人”在哪里?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如果这个终极问题无法得到合理的解答,我相信,阴谋论就永远没有终结的一天。

07、人们依然需要真相

事件发展到现在,寻找“零号病人”,可以拍成一部悬疑片了。

相关部门是不是要立案侦查?尽最大的努力找出真相,让大家不要再胡乱猜测,也有利于后世吸取教训不要再上演同样的悲剧!

亦或许已经找到?只是官方不愿泄露零号病人,可能出于保护个人隐私需要,也可能觉得没必要公开。

诚然谣言绝大多数时是谣言,但有时也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谣言是不是谣言,需要多方信息的披露、交融碰撞后,真相才会出现浮出水面,问题才会得到真正解决。

当真相公布,刻意制造谣言的人永远是卑鄙的。

新冠肺炎“零号病人”,至今是谜,武汉病毒所虽也正式辟谣;

但潘多拉魔盒既已打开,还原真相已不可避免。

人们依然需要真相,愿疫情早消,愿国民安康!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进展和相关资料。
  • 本文由 e路爱 投稿,于2020年2月25日19:20:00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pcren.cn/8570.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