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美好的性,是阳光下的火炬》原文

征文网
5116
文章
11
评论
2020年4月4日18:38:14 评论 389 阅读 1933字阅读3分8秒

一位研究性医学的专家,在某次会议的间隙郑重对我说,他在临床上医治女患者时,需要充满美好情趣的性幻想文字辅助治疗。而这类文章在中国几乎完全空白,不知道文学家能否做这件事?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严肃地注释着我。我猜到了那目光后面的含意:您能帮这个忙吗?

我赶紧装作不曾觉察他的微言大义,把话题岔了开去,他也再不曾提起。但这个题目,却象一枚竹刺扎进指甲,久久地梗在那里,敏感且令人作痛。

我本来想说,让那些女人看看《JinPinMei》吧。但又一想,它不符合美好情趣这一条,再加上也太古老陈旧了。那么当代中国有多少符合美好情趣的性文学呢?

巡视四周,难以寻觅。

当我认真地思考这一问题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哑区。也就是说,我们这个民族,在这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当代集体失语。

食色,性也。我们是食的大国,我们有非常发达的烹调术语。它从古至今,源远流长地传递下来了,并有远播世界的可能。在我们悠久的古文化里,也有关于性的文字,但夹杂着对女性的歧视和单纯技术观点,很有分析提炼的必要。可惜近代以来,玉石俱焚,基本中断了。一般人无法得见。

我们现在实用的性语言体系,大体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民间的俗语,它们生猛下流,把对女性的欣赏求索和强烈的歧视,把对性的生殖本能崇拜和道德伦理层面的蔑视,奇异复杂地纠缠搅拌在一起,色厉内荏,泥沙俱下。那些市井流布近乎狎妓和流氓的语言,实在令今日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阶层,无法在二十世纪的夕陽和二十一世纪的曙光里,心甘情愿地接纳和重复运用它们。

一部份是医学术语。准确但是粗疏,拗口且不灵便,实用性很有几分可疑。一位做心理咨询的朋友说,半夜时分,常常有咨询性问题的电话。对方的口气十分为难,结结巴巴,倒不是不好意思,因为反正彼此不见面,说什么都无所谓。主要是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词,述说自己的苦痛。他会吭吭哧哧地嘟囔……我的那个地方,就是……男人的那个地方,叫……咨询员一般会适时地解救他,以平稳的口气说:您说的是(禁止)吗?那个人如遇大赦,赶快重复:是─陰─茎陰……口气极生疏和晦涩,称呼自己的器官,好像在会谈一位外星来客。某作医生的青年朋友,说她在(禁止)的前戏时分,不知如何表达,只得把一堆形容生殖系统的医学术语抛出,她先生说自己有被推上手术台的感觉,兴趣顿时索然。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资讯和资料。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4月4日18:38:1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pcren.cn/9518.html
王十月短篇小说创作之葵花宝典十六条 文学快讯

王十月短篇小说创作之葵花宝典十六条

作者简介 王十月,编辑,小说家,1972 年生于湖北;著有长篇小说《烦躁不安》《31 区》《无碑》《米岛》《收脚印的人》《活物》,长篇科幻小说《如果末日无期》,短篇小说集《国家订单》《安魂曲》《开冲床...
南国书香节线上“文学周”4月18日起推出 文学快讯

南国书香节线上“文学周”4月18日起推出

4月18日起,南国书香节重磅推出“文学周”,围绕经典名著、哲学著作、文艺作品等开展10余场的线上讲座和阅读分享,带读者一起感受阅读的美好,领略名著震撼人心的力量。 据了解,南国书香节线上“文学周”是广...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