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狮子的哀嚎

  • A+
所属分类:原创投稿

一只刚经历了一场权力争夺厮杀落败的狮子,身上的伤口还在滴着血,那毛发也因血而乱作一团,他的眼神虽充满了坚毅却也泛着泪光,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尽管身上的血依旧没有凝住,滴在每踏一步的脚印上;草原上的空气夹杂着尘埃和弥漫了血的鲜味,那残阳也相映衬着血的泛红,连带着几片轻云也都润成了微红。草原一片沉寂……

狮子走的很累,昨天还在这条路上来回的驰骋,驱逐了一位位入境者;今天眼神似乎都有点晃,还竟一连摔了几跤;狮子努力紧持稳重,却还是力不从心地又摔了一跤,一倒下却很难一下再站起来。这时,一只獾草丛里窜了出来,正撞着狮子腹下的伤口,狮子一阵刺痛,鲜血从伤口处挤了出来,顿时染红了周围的毛,像一簇红花,狮子也呼吸地愈发急促了,不时还喘着粗气。

“大王饶命啊,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借我几千个胆我也不敢啊!”獾惊慌失措地伏在地上,头埋在草丛中,草根扎的他呼气也是颤的,身子僵在那像个贝壳。

狮子瞥了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伤口,血流的缓了,他没力地吐着气,又注视着獾,轻轻颤颤动着嘴唇,从口中发出低沉而厚重的鼻音,吐出几个字:“你走吧。”

獾畏畏缩缩的抬起头,慢慢伸出蜷缩的身子,吞吞吐吐地说:“您···您···您···,不怪我?冒犯了您!”用是疑非疑结结巴巴的口气试探道;

狮子没有搭理,他舔了舔伤口,用舌头整理着乱作一团的毛发,神情专注而忧伤,他再一次艰难地尝试爬起,可无力的双腿怎么也无法支撑起他曾经引以为豪的矫健身躯,他健硕的体态成了他此时的负担;他还是咬紧牙,强作振奋,用尽力气站起,可是就在站起身,立起时,前腿一抖,一个侧身重重地摔在地上。于是,狮子闭上了眼睛,带着强烈地喘气声,不时还发出了低沉的呻吟。

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的獾,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突然,嘴角一弯笑出了声;慌地捂住了嘴;偷偷地强看看狮子,又笑的比刚才的声音更大了,又捂住了嘴;探出头又看看狮子;于是,他跳出来开怀大笑。

此时,狮子实在太累了,他想睡一觉,眼皮重的难以支撑便缓缓地盖上了;他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只知道草原很安静,静的足以让他进入梦乡。

獾,看到眼前这个威严尽失的落寞狮子,他很高兴,平时最看不惯的就是他那种让百兽俯首听命威风凛凛的的神气样儿。这下可让他居于他下了。于是,他大笑,他大骂,他嘲讽,他奚落,将曾经的不快倾尽吐出。突然,他停了,因为此时狮子已有了鼾声;他更不快了,他开始拿爪子去挠,去抓,去划,最后他想到更好的办法——对着那一团鲜红,檫净了的爪子像一把利刃,直捅进去揭起那快凝结了的血疤……

剧痛使狮子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对着獾就是一阵歇斯底里的咆哮,这咆哮恢复了如昨天的功力,震得鸦雀四飞,百兽尽散,吓得獾没命的逃,没了踪影…..

痛醒了的狮子,看着裂开的伤口,血如潮水般涌出,滴落在尘土上,一会儿,便成了血泊;血泊中藏着狮子的倒影,深藏着无奈与忧伤。狮子舔着伤口,安抚住那股激流,抹去了血迹,他再次整理毛发,已无力做任何多余的动作。接着,他那双疲惫不堪的眼,又压了下来,他再次沉睡……

曾经雄武威壮的狮子快要死了的风声刮遍了草原,一些冤家怒气冲冲,感觉报仇的机会来了,便得到指引后就匆匆赶来。不一会儿,就寻到了狮子,他们把眼前这个不知死活还在恹恹大睡的狮子围在中央,一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头奄奄一息的狮子?都纷纷议论起来,有的主张:把这挨千刀的狮子剁了分给大家,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却谁也没胆量到他跟前去下这第一刀。有的主张:把这不可一世的狮子五花大绑起来,游街示众,让他受尽羞辱而死;却谁都不敢相信绳子能否绑的住发起疯来的狮子。还有的主张:在这里建个坚固的牢笼,让狮子待在里面活活饿死,死后再拿他的皮给大家做棉袄;却谁都不敢保证在建牢笼的过程中不会惊醒激怒狮子。

不知过了多久,狮子的睡眼开了一丝缝,欲睁还闭。突然,狮子的听觉也捕捉到一丝声音;狮子警觉起来,张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幕不免一怔,一阵扫视后,一声狂吼;这些冤家本来是想趁着狮子身受重伤并正熟睡之际以泄公愤的,不料狮子中途苏醒,加上这一声吼,更是吓得魂飞到了草原的尽头,突然没了勇气。狮子此时已有些力气,迅速地站了起来,采取了进攻地态势,吓得冤家们退的乱成一团,正想发力却不曾想,伤口裂开了,血又喷了出来了,狮子的腿有些颤抖,却神情依旧严肃,眼神依旧坚毅。

这时,狐狸看到狮子支撑不住了,便蛊惑道:“野牛,你忘了你那可怜的生下来就带有残疾的儿子了么,他趁你们不在身边,卑鄙的杀死了他,你可就只有那一个儿子啊。”顿时野牛血脉喷张;狐狸又转过身来对猎豹说:“你忘了你多少次好不容易偷袭成功捕得的猎物,都被他霸道的抢去了么?你饿了多少次肚子啊。”顷刻,猎豹怒发冲冠;狐狸提高嗓门:“你们哪一个曾经没被他压迫,伤害,折磨,甚至失去亲人啊。就拿我来说吧,我那天刚出门就听到他对我无故的一声吼,吓得我一个多月不敢白天出门,你们想一个多月折磨呀,我过的那叫什么日子啊,让我担惊受怕,坐立不安。就是这魔鬼让我们草原不得安宁的,只有杀了他我们才能得以安生啊!”

说完他就假装往狮子身上扑,却被猎豹和野牛抢了个先,猎豹跃起爪子按在狮子的身上想咬狮子的颈,不料却被狮子一个抬头,一扑将他压倒在地,就在这时野牛的尖角一顶,一撩,狮子飞了丈把远,狠狠地摔在地上。狮子艰难的翻起身,站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吼了几声,顿时,所有的冤家都立住了,正当他们多远远地停在远处时,狮子回身猛地朝反向奔走了……

狮子不知奔了多久,在一潭清水边歇下来,他先喝了喝水,洗了洗毛发,看了看水中的自己,对着远方发出了低沉的哀嚎,那声音悲壮而悠扬,三声哀嚎后,狮子走入了潭水深处,沉了下去,再也没上来……

征文网官方总群征文网QQ群温馨提示:务必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自行评估投稿作品著作权被侵犯或盗用的风险!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