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再度炮轰曹文轩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发声明称表示遗憾

征文网 2020年6月22日文学快讯评论763 阅读1752字

6月8日,童话大王郑渊洁在其微博公开发声,不同意曹文轩担任编委会主任的书收入其任何作品,6月9日,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在公众号就此事作出声明,并对此表示遗憾。今日,郑渊洁又在微博上再次发声,称这种发个短信要求作者授权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6月8日,郑渊洁在微博上发表了一张手机短信截图,整个短信内容总结起来就是某官方组织要和某出版社共同编辑出版中国儿童文学精品书库,编委会主席是曹文轩。一套丛书意欲收入郑渊洁的作品,而来短信的目的主要是通知一下作家本人,并要求他同意授权。书中收录了他的作品,但具体哪部作品会由某出版社的人员与他联系,他只要同意授权就可以了。这种高高在上,不征询而直接告知的态度直接惹毛了郑渊洁,他直接拒绝,并且强调如果对方擅自收录,将寻求法律手段解决。他配文称:“作协主席想祸害我的作品?你以为你是谁?”“作协主席“四个字矛头直指短信中的编委会主席,同时也是自己的老对头——曹文轩。

曹文轩是中国首位“儿童文学的诺贝尔奖”——国际安徒生奖获奖者,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作品大量被译介到国外,《红瓦黑瓦》、《草房子》以及一些短篇小说分别被翻译为英、法、日、韩等文字。其儿童文学作品也常年入选人教版语文教材。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发声明表示遗憾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郑渊洁微博的评论区,网友们也炸了锅。网友们纷纷表示,“这不是强买强卖么”“这是啥毛病,不跟作者接触,直接短信通知”等等。

之后,6月9日,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在公众号就此事作出声明,声明称“凡入选‘新时期中国儿童文学精品文库’的作品,都是编委会成员反复考虑慎重推选的结果,同时也会充分尊重作家本人的意见,作家在完成作品授权后,方才能签订入选文库的出版合同。改革开放40年来,郑渊洁先生的儿童文学作品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做出过卓越贡献,也曾是几代孩子的美好记忆。编委会经过商量,特委托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庄正华会长与郑渊洁先生沟通(因庄会长和郑渊洁先生曾有一些工作上的交情)。可是万万没想到令人遗憾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这里,我们对整个事件渊源与经过不再做过多赘述。今天要做的只是必要的声明与澄清。我们向曹文轩老师致以深深的歉意,与此同时,对支持我们和继续支持“新时期中国儿童文学精品文库”工程的作家们表示谢意!”

郑渊洁再发声称这类授权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看到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发布的声明,12日上午5点50,郑渊洁再次在微博上发表长文称自己的作品和“曹文轩老师”没有一点关系。“听朋友说,你们要出版我的书。我不授权。就这么简单。万万没想到你们因此‘向曹文轩老师表示深深的歉意’。几个意思?我的著作权和你们的‘曹文轩老师’有一毛钱关系吗?我的作品和作协主席有毛线关系吗?”

郑渊洁认为这种发个短信要求作者授权的行为是侵犯了授权期的原出版社的权益,“授权期内重复出书的作者,其本质是在将同一部作品授权给甲出版社出版后,在授权期内,又将这部作品授权给乙出版社出版,这不是无德无信的流氓小人是什么?”“重复出书还侵犯读者特别是未成年读者的权益,造成读者重复购书,导致经济损失,尤其是未成年读者在学校遭遇以指定书目推荐书目的方式强卖购书。”

郑渊洁声称等这套书出版后,将进行一次公益诉讼,目的是维护未成年读者权益,维护众多原签约出版社权益,终结作家重复出书的不道德侵权行为,净化出版环境。

郑渊洁曹文轩恩怨已有多年

郑渊洁炮轰作协及其下辖组织已非第一次,与这次“中国儿童文学精品文库”的挂名编委会主任曹文轩更是恩怨多年。

作为影响一代人的儿童文学作家,郑渊洁早于2010年便声明退出中国作协。起因是当年玉树大地震后,举国哀悼,时为北京作协领导的曹文轩却前往青岛小学推销个人童书。郑渊洁认为此举违反《义务教育法》的“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自己羞与之为伍。另外,他还批评作协的衙门化,并认为作协浪费纳税人的钱。

去年4月,在表态拒绝进入“童书作家榜”的同时,郑渊洁再度炮轰曹文轩“违法到中小学卖童书”,还质疑曹文轩“在某部门用纳税人的钱运作下拿到安徒生奖。”

而曹文轩面对郑渊洁“紧咬不放”的态度则是一贯的泰然处之,对其每次的抨击,都表示暂不愿意发声,只留下一句“让大家去判断吧。”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黄彦文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