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年华,一个人

wxy105689 2020年11月11日原创文章评论774 阅读11071字

在我刚刚踏入社会的时候,尚不足20岁。早已从书本中、影剧间领略了世间诸多情感的爱恨离愁,得赖于我的父母算是普普通通的一名地道农民,儿时间父亲的嗜酒如命,母亲的强势管制,让我幼小的心灵里早已埋下了对感情的憧憬,憧憬着成年时能拥有一段完美的感情,步入婚姻的殿堂,幸福余生。

随着时光的流逝,赘肉的横生。数十年光阴已然悄悄流逝了,不觉间已经迈入了我的“二八”年华, 然而此“二八”非彼“二八”。

古人云:“三十而立”,我的28岁依然即将流逝了,距离而立之年是那么的近,近的恍如明日。

今日午间又恰逢一好友大婚大喜之日,单身赴宴,别有一番滋味。虽无关云长单刀赴会的英雄气概,但环视一番同席而坐的数个好友,听着在主持人的挑动下,愈加活跃的气氛,一道道无形的气味蔓延开来,着实让我酸痛不已,眼眶生涩,几欲落珠。

我低下头,夹起桌前的各类佳肴,狼吞虎咽着,掩盖着我的窘态。领座的彪哥,戏笑着:“家门,何时能喝上你的喜酒?”

宴是喜宴,人是友人。彪哥的一句话袭来,口里的佳肴顿时变得索然无味了,我口中含着一块排骨,吐词不清的回句:“准备好红包,等着吧。”

......

宴散人去,独自一人驱车返回市区,车内的CD播放着那首无数个夜晚伴我入睡的歌曲“好久不见”。

脑海间一个人儿悄然冒出,呆愣了数秒,车子已经又过了个路口。一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路口,掉头、左拐。驶入了那条熟悉的小巷,曾摆满小摊小贩的街道已荡然无存了,小巷旁的城中村矮层房屋,变成了一片废墟,那些记忆片段却一幕幕涌来,那间不足10平方的出租屋,那个窗户下忙碌的倩影,那个弯腰附身为我洗脚的弱小身板,那间给我带来无数温暖的房屋倒塌了,那个人走了,彻彻底底的走了。

一个无法回来的人,一段充满欢乐夹杂着悲痛的感情,统统的掩埋在了这些废墟里了。

我该放下的,该转身离去,不再怀念的,将那些记忆统统抹灭在岁月的长河里的。

一年、两年、三年......居然七年了啊!这该死的时间,该死的记忆,该死的温暖,眼眶的泪珠还是涌出了,无声无息的......

......

许多时候,许多事情总是来得这么让人措不及手,无可奈何。我请了假,驱车回到了市区,回到了屋内,并不大的房屋里布置的也算干净利落,只是一个人略显的空旷些,主卧空置着,我住于次卧。儿童房里早已布置完毕,木质高低床,数个抽屉中,藏着些许零食,几封书信,窗台下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玩具,一切是那么温暖,充足,却又显得毫无意义。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的吧,就像《阿甘正传》里的那句话:“人生就像一颗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会尝到那种滋味。”

二八岁,一个人,比较沉闷,那就跑起来吧,终会有风起的时候。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