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诊脉

1113046809 2016年6月2日原创文章评论1,847 阅读41748字

甲、乙、丙三个局长先后生病了,常常感觉身心疲惫、无精打采、心悸失眠的。省一级三甲医院VIP 病房住了半月廿天,也不见病情好转。

“大医院没啥效果,不妨找民间偏方试试。”不止一个来探望的人说。

王不留村的王大拿,祖传中医,有一手绝活——“诊脉”,那效果可与CT扫描媲美。

先前从不相信中医的甲、乙、丙仨局长,不约而同慕名来找王大拿。一碰面,仨人还打哈哈“有病多投医嘛。”

来王大拿这儿看病,没有VIP,没有预约,但有一条,得排队候着,就像银行取钱时叫号一样。

先是轮到甲局长。甲局长进屋坐到王大拿面前,把右手放在手枕上,说了声“请先生给看看是啥病。”

王大拿问了甲局长的症状,又看了他的脸色和舌苔,伸出食指、中指、无名指扣在甲局长的手腕处,眯上眼睛细诊起来。

甲局长就觉得王大拿一会儿食指用劲儿,一会儿中指用劲儿,一会儿又无名指用劲儿,有一阵儿还把自己按得生疼,有一阵儿又觉得王大拿的手指浮在自己的手腕上绵软无力。再看王大拿,双眼仍然眯着,眉头紧蹙或舒展。甲局长就忽然觉得很好笑 “真是病急乱投医了。”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王大拿松手睁眼,突然问“酒量大吗?”

甲局长很是惊愕,揣度“这和酒量大小还有关系?”就实打实的说“不大。”

“那,喜欢喝酒吗?”王大拿又问。

“嗯、嗯……”甲局长支支吾吾。

王大拿说“欸,看病嘛,饮食起居、性情喜好,有什么就说什么,瞒着不说,只能是与病无利,与己无利。”

见是这样,甲局长就说“要说喜欢也不是太喜欢,只是在我这个位置上,今天这个喊,明天那个叫,酒场儿特别多,一来二去,我没有酒瘾,却有了场儿瘾。说实话,我挺喜欢酒场儿的那种气氛,要是一天半头没有酒场儿,自己也得组织一个。”

王大拿如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那,这一阵子还多吗?”

王大拿这么一问,甲局长刚才说起酒场儿的兴奋劲,就像皮球泄了气,垂头丧气的说“哪里还有呀,中央这不是有了八项规定嘛,谁敢违反呀,生病前一两个月就很少有酒场儿了。”

王大拿说“好,我先开个药方,吃过几副再调调,会有好转的。”

王大拿开好药方递给甲局长,说“麻烦你叫下一位来。”

下一位是乙局长。

乙局长坐在王大拿对面。王大拿仍然是如此那般的切脉诊脉。乙局长看着王大拿的样子,也觉得很好笑“是不是找错医生了。”

也约莫有十来分钟,王大拿松手睁眼,问到“你心里有什么害怕的事儿吗?”

乙局长一愣神。“怕?我有什么可怕的?”乙局长忙不迭的摇头否定。

王大拿摆摆手说“欸,有什么就是什么,不要瞒着。望闻问切嘛,问清楚了才好下方开药。瞒着不说,只能对病情无利。”

“没、没什么,真没什么……”乙局长说话有点结结巴巴了。

“真没什么?那你这病我看不了。请下一位吧。”

乙局长看王大拿摆出要罢诊的样子,不得已才开口说“那……我想了想,还真有一件事让我心里不安生。这不是巡视组要来了嘛,你说,就我那个部门,管那么多事儿,有那么多工程,这巡视组要是一查,能一点事儿也没有?有事儿还就不能是小事儿。想到这个事儿,我的头就大,心里就发慌,整天的心神不定,生怕出什么事儿。”

王大拿说“我先给你开个药方吧,吃过几副再调调,会有好转的。”

丙局长排在了最后。

丙局长看王大拿诊脉的样子也很好笑。

十来分钟之后,王大拿开口就问丙局长“你心里所忧是何事呀?”

“我家庭和睦,孩子争气,事业顺利,没什么忧虑呀。”

“不对的,你脉象上有反应,肯定心里有什么忧愁的事儿。说说,我好给你开方子,要不淤积在心里,只会加重病情。”

一听病情会加重,丙局长赶紧开口说“我工作突出,明年这不是要换届了嘛,我想更进一步,所以沟通联络是少不了的,就这心里还没底儿,不知到时有没有人选,就为这事儿我整天的寝食难安。”

“哦,先给你开这几副药吃着,会有好转的。”

仨局长凑一块儿,拿药方一比,竟然一味不差一模一样。“咱又不是一样的病,这一样的药方能治好病吗?”

仨人托村里的一个熟人给问问。

入夜,熟人问王大拿“怎么白天看病的三个人,药方一样?”

王大拿轻啜一口茶,缓缓的说“脉象即心相,心相通世相,常言道外感与形、内化于心,外界的纷扰沉淀在心,时日久长就会瘀滞发病。这三位都是掌权的,也都有各自的心惊之事,虽说表现出来的症状不一,但根源是一样的。说实在,我开的药只能治表,要想从根底上治愈嘛……”

“该怎样?”

“让他们找有关部门去说说,说清楚了,心里就轻松就没病了。”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