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变色龙

jsjyljd 2021年10月8日22:07:44
评论
27 阅读1 3998字

新 变 色 龙

作者:刘建东

苏南乡镇的生活水平,相对程度要高一些。自古以来,这里条件好的小伙子一般都不愿意娶外地女孩,女孩子也不愿意远嫁他乡去。

淑芳婶的儿子伟军高考成绩还不错,要去远方上大学了。临行前,淑芳婶叮嘱说:“小军啊,你最好不要在大学里谈恋爱,咱们不是那种玩弄人生、始乱终弃的人家,本地的女孩子多的是,等你大学毕业回来了,再谈恋爱结婚也不迟啊。”伟军不解地问:“为啥不能谈恋爱?都是什么时代了。”淑芳婶开导儿子说:“现在本来就生得少,亲戚也少,本地的亲家相互有个照应,将来你有孩子了,亲家母也能帮着带带小孩。你要是找一个远方的媳妇,将来肯定要去女方家过年,那我和你老子不就孤单了嘛。再说了,将来回一趟丈母家都不方便的,所以,最好不要谈远方的女孩。当然,我也不是说远方的姑娘不好,一句话——远处没有近处便。”伟军带着母亲的教导,就去大学报到了。

第一学年悄然过去了,倒也相安无事。第二学年的寒假开始了,淑芳婶早已接到儿子的电话说,几号几号到家,在到家的那天,便张罗了一桌饭菜,专等儿子回来。儿子几点几十分到市火车站,再从市火车站到自家的公交车路程,淑芳婶算算时间,如一切顺利,儿子该要到街道上了,于是淑芳婶解下围裙,踱步到街上去等着了。果然,儿子的归程一路顺风,淑芳婶在路口等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一辆公交车驶来并停下了,伟军拖着行李下了车,看到淑芳婶,激动地叫:“妈,我到家了。”淑芳婶很高兴,赶紧快跑几步,拍拍儿子身上的灰尘,然后去帮儿子接行李,猛然发现伟军身后一个长发飘逸的俊俏姑娘也跟着下了公交车。淑芳婶毫不犹豫地明白了,这肯定是伟军带回来的女朋友。伟军对姑娘说:“雨琪,这是我妈。”那姑娘很乖巧,甜甜地叫道:“伯母好!”淑芳婶不愧是在村委做干部的,脸色一紧才两秒钟,立刻换成一张笑脸说:“啊,姑娘好,长得真漂亮呀。来,赶紧一起回家吧。”

晚宴很丰盛!在某企业当副总的伟军父亲,回家时顺路把侄女接来了;在镇农林科工作的伟军舅舅舅妈带着女儿也来了,一坐就是一桌人。伟军给亲戚们一一介绍了雨琪。两个表妹只比伟军小两三岁,一会儿就和雨琪混熟了。席间,伟军的父亲和舅舅边闲聊,边问雨琪是哪里人?父母做什么的?雨琪告诉大家说是XX省XX市的。伟军父亲经常出差,听后便说:“哦,XX市啊,我知道,三年前去那出差过的,那个市的东南角有一个名人纪念馆,我还进去参观的。”伟军舅舅说:“XX市,那边好像没机场吧,真的挺远的呢。”淑芳婶看着他们闲聊,一边给雨琪夹菜,然后说:“雨琪呀,来,边吃边聊,婶做的菜怎么样?我们江南这边,不喜欢吃辣的,你要是不习惯,我另外去给你加辣的。”雨琪羞涩着说:“伯母,伟军和我说过的,江南不吃辣,没事,我能吃得惯,伯母的手艺真好,今晚的菜很好吃。”

家宴结束后,淑芳婶和舅妈收拾碗筷,其他人在客厅聊天。淑芳婶在厨房对着客厅喊:“伟军,帮我把围裙拿过来,就在洗衣机上搁着呢。”雨琪刚要站起来献殷勤,伟军说:“雨琪,你就陪舅舅聊会儿,我去拿就行了。”说完,找到围裙就送了厨房间。淑芳婶一拉伟军,紧绷着脸,怒视着伟军说:“小军,你这混小子,带女朋友回来,怎么电话里不说一声?搞突然袭击呀。”伟军说:“我要是电话里告诉你,你肯定不允许的呀。”舅妈同样压低了声音说:“雨琪这姑娘,漂亮倒蛮漂亮的,也很有礼貌,我觉得很不错的。”淑芳婶生着气说:“你不早点打电话回来,你让雨琪住哪儿去?”伟军说:“我早和小玲打过电话了,小玲的床大着呢,住她家去呀。”舅妈欢喜地说:“好呀,那就先住我家去,和小玲睡嘛。”淑芳婶无奈地说:“小玲这个小鬼,怎么不和我这个姑妈通一声气,今晚就这样先将就了,明天我去把楼上的西房间收拾一下,给雨琪安排一个住处。”说完,用手指狠狠地在伟军脑门上戳了一下。伟军赶紧逃了出去。

半小时后,淑芳婶和舅妈来到客厅,也加入了喝茶闲聊的氛围中。淑芳婶给雨琪削了一只苹果,热情地说:“雨琪呀,我们这里毕竟是乡镇,也没啥准备的,来,吃一个苹果。”雨琪礼貌地谢过淑芳婶,开始吃苹果。大概又聊了半个小时,舅舅等人想要回家了。淑芳婶笑盈盈地说雨琪说:“雨琪呀,就怪伟军这个混小子,没早点给我打电话说你要来,家里一点准备也没有,听伟军说,他安排你到舅妈家去,和小玲挤一晚上,真的是委屈你了,要是不方便的话,咱就去宾馆开一个房间。”雨琪微笑着说:“伯母,没事的,来之前啊,伟军就告诉我,今晚去住在小玲家,没事的。”

于是,雨琪坐了舅舅的车,去小玲家了。

雨琪和小玲等人一走,伟军父亲一拍桌子,怒喝道:“混小子,你给我坐下。”淑芳婶用手指关节点击着桌面,生气地说道:“伟军,你以为我看不懂?叫你别谈恋爱别谈恋爱,你就是不听,也不和家里商量,直接带回来了。”伟军争辩说:“雨琪不是很好的嘛。”淑芳婶继续敲着桌面说:“我也没说雨琪不好,她是一个好姑娘,你没听说,她家在XX省吗!这么远,咱这里没好人家吗?”伟军说:“既然你不看好雨琪,那你咋对她那么好。”淑芳婶说:“你爹妈都是有教养的人,对客人哪能放在脸上。”伟军沮丧着脸不说话。淑芳婶又问:“她这次跟你来,打算住几天?”伟军接应道:“到明年正月二十,开学了我们一起走。”伟军父亲一拍桌子说:“不行!这算唱哪一出呀?住个几天,你就送她走回去。”伟军喃喃地说:“这叫我怎么开口呢?她是我的女朋友呀。”淑芳婶说:“你不方便开口,那就让你舅妈给她说去,不像话。”伟军倔强地说:“你们也太不讲理了,只是一个女朋友,又没说要娶她做老婆的。”淑芳婶说:“什么不讲理?去年就和你说过,咱们不要玩弄人家女孩,我最鄙视男人玩弄女孩子。”伟军站起来说:“好啦,好啦,我坐一天的火车也累了,雨琪的事,明后天再商量。”伟军父亲生气地说:“过几天再收拾你。”伟军吐了吐舌头,逃进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上午,伟军的父母都去上班了。伟军睡到九点多,洗漱了一番,就骑了自行车到舅舅家去了。雨琪和小玲还躺在被窝里看电视呢。伟军到来后,和她们一商量,决定一起去县城玩玩。于是三人去城里玩,一直到傍晚才回到伟军家。

淑芳婶照例准备了饭菜,虽然没有昨晚那么丰盛,但也是很不错的了。伟军和雨琪一进门,淑芳婶热情地迎上前去说:“雨琪,我们的县城里,还好玩吧?今天都去了哪几个地方?”雨琪一一告诉了淑芳。淑芳拍着伟军身上的灰尘说:“你们玩一天都累了,快,雨琪,小玲,坐下来一起吃晚饭吧。伟军,你别戳着当电线杆呀,给雨琪倒上饮料呀。”大家边吃边聊。淑芳问:“雨琪呀,你父母是做什么的?不方便的话,当我没问。”雨琪说:“我父亲在卫生局的工作,妈妈在工商银行。”淑芳赞许地说:“哦,很不错呀。蛮好的,别光顾着讲话,吃菜,吃菜啊。”晚饭吃完后,淑芳吩咐伟军带雨琪到楼上西边一个房间去睡觉。到了21点左右,淑芳去敲了一下雨琪的卧室门,知道伟军在房里和雨琪讲话呢,就说:“雨琪,今天中午我给你收拾的房间,你就将就住着吧,以前呀,小玲啊,伟军姑妈的女儿呀,都来我家,就住这个房间,你觉得还可以吗?”雨琪觉得这个房间很好,还安装了地暖,很温馨的样子,感激地说:“伯母,这个房间很舒服,我很喜欢呢。”淑芳又和雨琪说了几句话,才对伟军说:“伟军啊,你们玩一天也累了,让雨琪早点休息吧。”伟军知道这是母亲要和他有话说了,安慰雨琪一会,就跟着淑芳下楼了。淑芳把伟军叫到厨房间里,问:“小军,别不好意思的,妈问你,和雨琪有实际的关系了吗?”伟军羞红了脸说:“妈,咋问这个呀,没有的,还没到那一步呢。”淑芳说:“告诉你哈,虽然她父母工作还不错的,我肯定不同意你们的事。”伟军神秘地一笑说:“妈,你是不知道,雨琪她其实是低调,她父亲是局长,妈妈是银行主任。”淑芳闻言,沉默了一会说:“哦,玩一天也累了,你也去睡觉吧。”

第三天,依然是伟军带着雨琪到附近的古镇旅游。晚上,淑芳弄了很不错的菜肴,和雨琪、伟军边吃边聊着。和昨晚的场景差不多,雨琪睡下后,淑芳把伟军叫进房里说:“上午,我和你爸爸通电话了,她父母是什么干部,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雨琪的父亲是市长,咱们也高攀不起,你和雨琪当普通朋友交往可以,想做女朋友,我们坚决不同意。”伟军说:“可是雨琪爱我呀。”淑芳说:“嗨,我不是一直说的嘛,太远了,真的太远了。”伟军说:“妈,你就别干涉我们了。你就不怕出乱子?”淑芳说:“有什么好怕的。你们小年轻也就是一时糊涂,大学毕业后,各奔前程,天南地北,散伙的多了去的。我就是说,咱不要沾姑娘的便宜,女孩不自重,咱是清白人家,可不能做那样的混账事情。”伟军说:“妈,你想哪去了,老封建,我去睡觉了,不和你说了。”说完,也不管淑芳要接着说话,就逃出了房间。

雨琪在伟军家又住了三天天,恰好雨琪的父母一再给雨琪打电话,要求她回家去过年,言词非常的激烈。雨琪在无奈之下,赶紧让伟军去买火车票。年底了,一时间还买不到火车票,伟军就买了到XX省城的飞机票,把雨琪送走了。

雨琪走后的第二天,伟军的小姑父和姑妈特地来做客,告诉淑芳说:“伟军交女朋友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我托XX省XX市的朋友去打听了,雨琪的父亲不是局长,居然还是副市长的。”淑芳眉头一皱说:“哦,没想到,居然还是副市长呀,伟军说是局长的呀。”小姑父说:“年前确实是局长,就这个过年后升职的,不得了呢。”淑芳说:“咱们和他们,门不当户不对,高攀不上的呀。”伟军插嘴说:“妈,你不是一直说嫌远的嘛。”淑芳说:“现在的交通发达,远不远倒也不是问题,问题咱们就是乡下的小老百姓,人家也是独女,看不上咱们的。”伟军哧溜一笑说:“别看他家事副市长,哪有咱家有钱呀,那边的生活水平很差的。”淑芳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和雨琪继续交往下去吧,不过,小军你要记住,千万不要低三下四地去求人家,将来你要被他们吃瘪了的。要是人家看不起咱,咱们也不强求。”

寒假过后,伟军去了大学,继续和雨琪交往下去了。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大学毕业后再说吧。

继续阅读
jsjyljd
  • 本文由 刘建东 投稿,于2021年10月8日22:07:44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20913.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