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仙灵梦旅 一个不朽的传说

1479384201 2016年6月27日18:26:30
评论
1,800 阅读3 9668字

《仙灵梦旅》一个不朽的传说,作者:黑暗星宿。书评:野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第一章:地球,我要走咯!(前传)

寄语:我是一只井底蛙,过几天出去旅行。——跟随先人脚步,我再一次踏上了寻找传说中的桃花源旅程。

 

我是井底蛙,不过,过段时间要出去啦!

摘录:桃花源记

朝代:魏晋

作者:陶渊明

原文: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间隔 一作:隔绝)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小时候,我问爸爸:“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会走到哪里去?”

他意味深长的说:“可以回家。”

“哦?!不是走回头路才能回家么?”

“沿这条路绕一个圈不就又回到家了么?”

“哦!”

最喜欢那句:“大丈夫志在四方,我们为梦想追逐着行至了远方,再也难返来时的路,可最终就算我们达到了追梦的终点,会不会无情发现,一切已全然不似梦中模样。”

来,说一句好想回到过去,用最诗意的话该怎么说?可以是一段。

网友们各种感叹。

本以为心很深,无可触及,却未料它的脆弱,忍耐使它溢满凄楚,无言地在期待中润湿。本以为情很冷,无比酷傲,心碎却使它炽热,刺痛了无形的关怀,雨中默默的身影,注视着水泽中的自己,不知不知为何,却要泪共雨生。

被风带走的秋叶,不小心被遗落在地面,久候的秋叶後来终於放弃了等待风的回归,进而爱上了孤独的街,因为他开始喜欢寂寞在身边盘旋…你说,秋叶爱的到底是孤独,还是寂寞?嗯…我想不管答案是什麽,都证明了秋叶,已经开始习惯一个人面对。

流水过往,一去不返,可为什么人总是在悲伤惆怅的时候,会无法抑制地怀念从前。或许因为我们都太过凡庸,经不起平淡流年日复一日的熬煮。想当初站在离别的渡口,多少人说出誓死不回头的话语。到最后,偏生是那些人需要依靠回忆度日,将泛黄了的青春书册一遍又一遍翻出来阅读。

你我终于还是被岁月拉长了背影,在来时的路口渐渐隐去。没有离别的怨,没有伤逝的恨,只有些许的唏嘘与叹息。也许某一天,我还会打此路经过,静静的坐在桃林深处,聆听你宛如莺鸟般的歌声。不管与否,我都会记得,曾经拥有过你的柔情与怜惜。而我以后,将留给你的是一笺笺温柔的诗和一阙阙婉约的词。

回望前尘,总有许多人与你相遇,擦肩,然后融入茫茫的人海。或许想驻足,可总要得向前,匆匆,还是匆匆!他或她,不过是一张平凡的容颜,留在脑中,从清晰,直到模糊。再多刻骨铭心的记忆,在日后道来,也不过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只是过客而已。

记得当我很小的时候,看见井中一只青蛙在不停地往上蹦跳,我以为它是想跳出井来玩耍。那好吧,我就陪你玩玩,不过就玩一下下,之后就到我碗里来吧。不过它或许并没想过跳出进来玩耍,仅仅跳着吃虫子而已,仅此而已呀。

井底蛙习惯了井底生活。突然有一天,它决定跳出井来看看外面世界。可是怎么跳都无法跳出来。有人就说了,你一次性跳不出来,难道就不知道一步一步爬上来?

青蛙自个力量跳不出井来,那么我们放一垂钓,把它拉出来不就完事了吗?

被你给拉出来了它还能逍遥?

还真别说,我还真想知道井底蛙在离井那一霎那究竟是怎么想的。

现今流行一种说法:人类相较于整个太阳系是微不足道的,太阳系内很可能藏有非常多的外星科技,这是时下要去解开的谜团。随着时间推移,太阳系的具体情况与尼古拉·特斯拉当年的预言完全一致:「太阳系是被制造出来的,人类被关闭起来,人类必须突破出去,人类必须努力进入宇宙的大家庭。」这与佛祖所说的:一切有为法,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应做如是观。不谋而合!

那么,换做我们人类突出太阳系,进入宇宙的大家庭的那一刻我们又会怎么想?还是什么也没想?

当他离开地球时,世人皆笑他傻。而当他再一次睁眼看世界时,独叹,发现地球没了!

 

地球,你还在吗?(正传)

寄语:当他离开地球时,世人皆笑他傻。而当他再次睁眼看世界时,独叹,地球没了!

序篇:

“他怎么回来了?”——你当真要去?你真的相信有来生?

在一片荒山野岭,几对母女(子)探出头来呆呆的望着。只见一小女孩儿用天真无邪的眼神望着,或许正是这小女孩儿的一问,打破了久违的沉寂。

“ 嘘,别出声。他不是你父亲 ,他已不再是他,它只是你父亲弥留在人世间那最后一缕魂魄!不行,不能让它停留在这个世上,否则它会成为孤魂野鬼的。我们得躲起来,马上!”

一个人如果执念太深,他(她)的魂魄遇到那至亲至爱之人时,它会停留在“这个世界”!

“ 他还会回来吗? ”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儿抬着小脑袋轻声问着搂着她的母亲。

“或许会吧。”年轻母亲忍住内心的悲痛抚摸着小女孩儿的小脑袋回答说。

哎?人呢?她们刚才还在的,怎么现在这么安静了?天色为何这么黑?什么也看不见了。好无助的下坠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行,我要找到光亮。啊!找到啦!哦,怎么是做梦啊!

刚才的梦好生奇怪,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片荒山野岭,为什么对那对母女好生陌生却又莫名的感到对她们有所亏欠?最奇怪的是那小女孩儿说了句:“他怎么回来了?”

 

第二篇———你相信自己的耳朵?

突然有那么一天,我独自一人走在黄昏路上。第一次感到莫名的奇异,宛若那回光返照。

面前忽现一老者,坐在一长背椅上,看似沉思什么,又貌似很想向别人倾诉些什么。

就在我欣慰的欣赏那无边际晚霞时,一抹残阳在向我招手,看来我去也得过去,不去也得过去了。

或许在人生最后闲暇之余,听听别人对你的诉说也未曾不是件坏事!

现实世界精彩纷呈,不胜繁华。“自从厌倦于追寻,我已能抗拒八面来风,架舟而行”。但梦里世界梦里有,梦里世界是现实世界的反射却又有其独特的无法厌倦的追寻。

自打记事以来,便发现自己的童年跟其他人有所不同。

记得那是一个清晨,乡下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母亲老早便去了对门山的地里拔萝卜去了。父亲带着哥哥去了里院老乡家打米去了,走之前叫醒我赶紧起床守着早饭别烧咯。于是我只好拖着疲劳起了床。当年我念小学四年级,家里准备新修一层楼来扩大住房面积。但当时还只打好了地基,道好了底面,便有了一个坪坪,我们有事没事都是呆在这坪坪休闲。起床后我便来到了门口这个坪坪上。突然,发现就在对门山斜60度方向的空中,好大只白色蝎子,一对巨敖一个翘翘的大尾巴,左右摇摆晃动着身体。

啊!重大发现,得叫醒隔壁玩得好的小伙伴我的这个发现。好期待他也碰巧看到呀!可走出几步朝他家看时没看到他起床,算了,果断不去叫醒他了,还是自己独自一人看看算了。哎?!奇了个怪了,怎么没了?刚才还在的咋一转眼就不见了呢?本还打算一边看着一边等其他伙伴起床看见,然后我作为第一个看到者就可以在他们面前吆喝了。既然不见了,那就算了,我也不去跟他们吹嘘了,等到它第二次出现我再跟小伙伴们一起观看吧!

时间转逝,我家新楼也已盖好,标准的三室一厅一厨房,楼梯则是靠着边沿绕上去没设栏杆。楼梯口直达我住的三号房。然而奇怪诡异的事正是由此展开。

睡意朦胧中被一阵脚步声惊醒,仔细一听,那脚步声甚是奇怪。从楼上踏实下来竟然直接来到我房间,然后又踏回去又踏回来。屋里就住着父母和我三人,哥哥读初中寄宿去了。父母都住在一号房,我独个住在三号房。我朝楼梯上望去没见灯光,只有脚步声。我很是好奇它是怎么做到摸黑下楼梯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真心让我感到奇怪之事还是踏步踏得这么大声把我惊醒了为何没把我父母惊醒进来开灯瞧瞧。 当脚步声停留在房里橱柜前时我听到碗被弄响,当脚步声来到窗户前时听到手抡窗户木栏杆的声音。顿时意识到它会不会来掀我被子,我立马把头伸进被窝,用头压住被口。等啊等,大汗淋漓,全身湿透了。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过去了,天该亮了吧,我是多么希望这脚步声早点消失啊!终于听到有鸡叫了!一声、两声、三声,哎?脚步声没了吗?好吧,终于又可以补个觉了,累趴下了我去,好辛苦啊!

都说只有老宅或许会住着一两位神秘来客不足为怪,可这是新房子,既没有建在老宅址,更加不存在建在不干净地带。这新房咋就招来这么一位不速之客呢?

昨晚折腾了一宿,好累啊,今晚该不会了吧。

并没让你失望,脚步声如期而至。你以为会有所改变?不!同样的时间,同样的路线,完全重复经历着。汗流浃背,终于鸡又打鸣了!同样鸡打鸣三次后又安静了,我又安心的睡着咯。

第三晚、第四晚…

唧唧复唧唧,每晚脚步声,不见爷娘进来瞧,唯有蒙头等鸡叫。

一个月、两个月…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好吧,每晚如此,不曾间断!好在我还小,才十二岁,硬着头皮跑一号房同父母同挤在一起睡去咯。

还是脚步声!楼梯踏得好干脆利索啊。不行,我得让爸妈听到脚步声,并打着手电去里面看看究竟!

摇了摇床,但愿把他们摇醒听听楼梯脚步声。

可是他们依旧睡的那叫深沉啊!

算啦,反正也吓不着我了,就让脚步声继续逍遥吧!

啊!终于熬到了暑假咯。

突然间意识到,前面在学校寄宿的哥哥曾放假回来和我在三号房睡过,貌似那几晚我是没听到脚步声的,否则我会推醒他听听那一直存在的脚步声。

好吧,放暑假了,我和我哥睡在三号房,让他也听听脚步声的滋味吧!

一晚又一晚,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遗忘了要做的事情了,可那事好像不再发生了,脚步声消失了?!

什么时候消失的呢?前段时间跟着爸妈在外面一号房睡,貌似就已经慢慢遗忘掉了这事儿。

没过两天,院子里一位老大爷离开了人世。偶然间听到有人在诉说着一件事。什么事呢?老大爷的大儿媳在救苦时说道:平日里总是我用一个手指头伸进你喉咙扣淤血的,可到头来却没捡到你一句话你就这么走了…

儿时的我很天真,什么都不去细想。

直到我念高二。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对那些世间离奇之事有了浓厚的兴趣,并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细细回想起当年的点点滴滴,突然觉悟:当年的脚步声不是别的,正是那淤血堵塞喉咙并最终离开人世的老大爷,他有梦游症,一直游走于院子里的那些角落。

来,跟随我的记忆回到五年前。

有几桩陈年旧事可以佐证。

第一件:当年,我们家一家四口挤在一起住在老房子里,老房子的门平时开门总能听见底部摩擦汪汪直响。可就在某天,我哥说他昨晚瞧见“爷爷”嘴里叼着根烟坐在火柜上看电视。而我爷爷几年前就已经走了的。

第二件:就在我们几个小伙伴在玩小纸船随波浊流时,一个老伯对另一大叔说道:“你不好好管管你家年事已高的老爸呀?你看咯,窗户栏杆都被撬开了,晚上独个偷偷摸摸背着你们爬窗户出去了的!”大叔听的哑口无言。

第三件:我妈当年要赶早起来给我们做饭,摸黑去地里拔萝卜喂猪,当然咯,也包括去上厕所。就在去茅厕的路上,看到一个黑影躲在隔壁家的猪栏房墙边,看到她(我母亲)走过时吓的赫赫哩的叫出声来!把我母亲吓的那几天都跑医院打吊针去了。我妈那几个月都是心有余悸的怕还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综上,所以这顶帽子只好扣在他头上了。也就是说,每晚游荡在我房间里的那家伙只不过是他老人家每晚梦游,敲开自家窗户,偷偷爬窗出来,扛个楼梯,不远万里来到我家一层平顶房,把楼梯搭好,然后用上吃奶的力气,慢慢爬上楼来,然后非常精准的踏着楼梯下到我房间里来。最后挂掉怪我咯?

嗯!!!完美!真乃年过八旬的老头,每晚要干的最后的活儿!

 

第三篇——你相信自己的眼睛?

庄周说过:“不知道是我梦中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梦中梦见变成了我?”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人们常说,你所看到眼前世界并不是不真实的!你应该学会闭上眼睛来看这个世界!

不管你相信亦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该发生的事在你眼前就这么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

单摆由一边释放摆到另一边时,到达的高度完全相同。即经过一旋转变换后,仍保持状态不变的现象,我们称之为旋转对称体。

当你站在量子微观世界中时,分别站在单摆最高水平位置,然后把单摆下落的整个过程用黑箱子遮住。你这时会无情的发现粒子一会在这边出现,一会又在那边出现,就像那真空量子涨落般,而量子力学不确定原理则指出:不确定性原理允许在全空无一物的空间,纯粹空间中随机地产生少许能量并转化为微观粒子现象,前提是该能量在短时间内重归消失,产生的能量越大,则该能量存在的时间越短,反之亦然,于是便出现了真空涨落量子现象。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弹性碰撞实验亦可以看作是简谐运动。下面我就来构思一下弹性碰撞谐振子实验模型。

在一个近乎或者绝对光滑的卡槽两头分别固定一完全相同带一个正电荷小球,根据同种电荷相斥原理,我们在卡槽里面再放入两颗和前面两头完全相同的正电荷小球。忽略外场等因素的干扰,把卡槽里的两小球拉伸至靠近两端,然后同时自由释放。观察发现运动的两带正电小球发生弹性对心碰撞后速度交换,碰撞弹回来,再碰撞再弹回来,如此循环往复。于是在理想实验模型下的运动我们便得到它们作的是简谐运动。

或许很多理论物理学家们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另一个地球,是否有另一个我?

问题偏偏在为什么我们要问是否有另一个“我”,而不是问:“那边的他(她)可还好呀?”。都说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两片树叶,面对双胞胎的兄弟,我们也只有勇气说:“他是我兄弟(姐妹)!”

面壁好好想想我们究竟是谁?又或者还有谁会成为我们?

神秘的宇宙,神秘的人。若干年前,当时我们的祖先就面临过两难处境。

我们曾经的某一个先祖部落取名叫尼安德特人,就在他们即将消亡之际,有过一段吃惊的奇遇——遇见了我们现代人的直系祖先“智人”。

这些奇怪的人,他们从哪里来的?他们在这里干什么?他们一定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他们的脑海里,直至他们从地球上消亡殆尽。

他们或许只思考过:他们是恶魔,我们的生死存亡将面临来自他们对我们的威胁,我们决不允许他们抢占咱们的家园。

他们未曾想过的是,他们的终结竟是我们的开始!好有道理的对称美!

又或许从来都没有过他们的时代结束而我们登上历史大舞台这一事件的发生,正如满园梨花只为长梨。

曾人们天真的认为我们人类是上帝挑选出来的最智慧高等动物,但或许我下面的一番话定会让人们失望了。

与其视自个孤芳傲世、遗世独立,不如把自己当作上帝培养皿上的培养基里的“杂菌”。

仔细斟酌一下却是有理。

上帝在它的培养皿里培养温顺善良的物种时,偏偏冒出来人类这一坚信人定胜天的物种。

不禁发问:宇宙中究竟还有谁和我们一样?

笑,天道轮回;说,人心唯危。

我们也可以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整个世界,包括了物质、能量、暗物质、暗能量以及场。整个世界的大循环系统就像那地球大气循环。我们看过大气循环,从中心升上去,然后从两边降下来;反之亦然。我们可以设想一下,整个世界就像一棵参天槐柳,我们的一个个宇宙气泡经由柳树枝孢吐,外层的炸开,里层的接上,如同那气泡里面吹气泡,膨胀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

嗯!!!完美!我好像忘了什么了a!

 

第四篇——你相信有来生?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你,是我接待的第一个人类!想知道最真实的世界吗?下面让我给你述说那不朽的神话!

这是一个凄凉孤独的故事!

“你当真要去?你真的相信有来生?”

“请原谅我,不管是不是真的,这就是我们的使命!这是命。”

“你要抛弃你的女儿,抛弃这个家庭?”

“相信我,我会回来的。”

……

时间还得回到五年前。

一篇文章引发了一时的轰动,引发了全人类跃跃欲试的躁动。

文章中写道:古有仙凡下界之说,今有穿梭宇宙时空。

问题来了——我们究竟能不能穿梭过去与未来?我们究竟以何种形态穿梭时光隧道?

如果真有时光隧道,那它又为何存在?凭什么存在?为什么人类始终无法发现并找到它?是我们思考方式不对?亦或我们根本没有这个资格找到它?

“时光隧道”里,既有时间的度量,又有空间事物存在的度量,而且隧道是管状结构的,如此便是我们人类YY出来的理想模型。在这种模型下,人类便可以穿梭宇宙过去与未来!

可惜人类太愚知了,既然有时光隧道,那为何人类不能穿梭宇宙过去与未来?

但是,如果现在我,假设不存在时光隧道,相反一无所有。没有光,没有

物质、能量、暗物质、暗能量。宇宙世界的“裂口”。

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它?不用发现,你也发现不了。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你不去转动地球,那么地球只好带着你转,直到你老去”。

整个世界,包括了物质、能量、暗物质、暗能量以及场。整个世界的大循环系统就像那地球大气循环。我们看过大气循环,从中心升上去,然后从两边降下来;反之亦然。我们可以设想一下,整个世界就像一棵参天槐柳,我们的一个个宇宙气泡经由柳树枝孢吐,外层的炸开,里层的接上,如同那气泡里面吹气泡,膨胀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把同一个出口吹出来的泡泡称之为泡泡团。

那么,平行宇宙便不是那里层外层间了,而是彼此独立分布的泡泡团。就像那鸡蛋,最里层是蛋黄,其中是蛋清,最外层是蛋壳。它们并不平行而是包容。

那么问题又来了,旅行到宇宙边缘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那从何谈及平行宇宙间的穿梭?

问题就出在这,想想光是旅行到星系边缘都成问题,何况我们还是井中井底蛙。

井底蛙习惯了井底生活。突然有一天,它决定跳出井来看看外面世界。可是怎么跳都无法跳出来。有人就说了,你一次性跳不出来,难道就不知道一步一步爬上来?

这就好比我们星际旅行一样,无法将飞船加速到光速,那就一步一步来,慢慢飞出地球。

好,回到青蛙问题上。青蛙自个力量跳不出井来,那么我们放一垂钓,把它拉出来不就完事了吗?

好的,回到问题本身。

人类无法飞出地球或者稍外边点,那么如果我们借助“外力”将我们拉出去问题不就解决了?

那么,这“外力”又是怎样一种属性的力呢?是小行星撞地球,然后将我们撞离开地球吗?不是!

传说中有一种“洞”,不是兔子洞,也不是虫洞,而是“无底洞”。

传说,掉入“无底洞”后,会失去所有感知,只有无边的下坠。无底洞真的没有尽头吗?你既然能从这边掉进去,那又怎么可能不往那边出来呢?如果掉不出来只能说明它有底啦!

然而,事实上这“无底洞”正是前面讲到的宇宙“裂口”。

“无底洞”的另一头当真是另一个世界?这个问题问的好。

我们在打电话时,难道还要犹豫怀疑另一头接电话的不是人?

那么在文章的末尾,我就来简要谈谈我们该如何穿梭于宇宙间!

传说中的“飞碟”——碟状飞行物。

飞碟真的能飞吗?那么这里我就郑重纠正一下:飞碟不是太空交通工具,而是真正传说当中的能够开启虫洞,撕裂宇宙空间,进入无底洞,通往另一世界的钥匙。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当人处在完全真空态的飞碟内部时,加速飞碟的旋转速度。当之旋转频率达到恰到好处时,正是钥匙开启星际之门之时。这便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完结。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不难读出:不能把飞碟当作一种飞行器设计,而是像那强子对撞机一样。我们只需将它一直加速飞速旋转,直至它自动消失便说明已经成功了。

那么事实真是这样的吗?不!如果说飞速旋转就消失了,那那些超高速飞轮转着转着早消失啦!貌似还没有哪件东西真正消失过。

。。。。。

五年后,人类宣布地球上第一件器物从地球上彻底消失。

“是真的消失了?而不再是灰飞烟灭分解了吗?”人们依旧将信将疑。

但作为秘密组织基地成员的一员,有义务也是使命去亲身试验一下。于是在组织安排下结了婚诞下了子女,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就此整装待发。

于是,便回到了开始的那一幕。

在一片荒山野岭,几对母女(子)探出头来呆呆的望着。

“ 他还会回来吗? ”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儿抬着小脑袋轻声问着搂着她的母亲。

“或许会吧。”年轻母亲忍住内心的悲痛抚摸着小女孩儿的小脑袋回答说。

“当年你就是这样离开我们的!而我离开那个世界,来到这,就是想问问这样做到底值不值?你说过你会回去的,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你在那个世界已经后继无人了。”

最喜欢那句:“大丈夫志在四方,我们为梦想追逐着行至了远方,再也难返来时的路,可最终就算我们达到了追梦的终点,会不会无情发现,一切已全然不似梦中模样。”

 

末篇:

——你觉得你在这个世界真的存在过?

 总以为翻过那片雪山就是天边,好希望天能有边,可地球为何是圆的呢?!

——林夕

老者一直在自言自语,讲了很久很久,直至天将黑。

我满脸的困惑与无奈的悄声离开了。

这些告诉我有什么用,比我优秀的人都不去思考这些问题,我又怎奈何?我自语道。

第二天,我特意同一时辰路过那个地方,却再也不见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了。

就在那晚,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那么这位老者究竟是谁?或许正是我本人吧,又或许它什么也不是!哈哈……

智者无惑,老者无疑。。。

 

重生,无尽梦魇。(后传)

寄语:总以为翻过那片雪山就是天边,好希望天能有边,可地球为何是圆的呢?!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如若还有来生,定不负你!

你以为重生,却是无尽梦魇。

在《仙灵梦旅》中,有人书写了这样一个传说:     就在那个夏天,吾从地球穿越了。就在即将进入时空隧道的那一刻,吾老泪纵横,却听得世人笑我太傻,感叹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没了。 殊不知当吾再次睁眼看世界时,才发现全然不似梦中模样。 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最初的我,天真无邪…… 而如今,我发现地球竟被我给写没咯! 或许你们大部分人类永远不会明白,但你们其中一部分人终究还是会明白的。也终须叹“原来此生非我有!” 往事录:故事还得从那年讲起—— 长亭送别,看着妻儿那娇弱的身躯,我泪眼模糊中开始了新的旅程。曾今离开过地球进入过太空,并且在空间站的生活清晰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可这次全新旅程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同。这次来的似乎太“突然”。 当我再次睁眼看世界时,擦掉泪水,打开舱门,走出去那一瞬间,我才真正明白了那歌里传唱的“最怕便是说书的人妄改离分,演戏的人入戏太深。最寂寞便是一梦醒来才知自己原本不是故事里的人。我一个人走过千万里,从没觉得孤独。开始觉得孤独,那是到长安之后的事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长安城。我花了一辈子,才弄清楚自己其实从没到过那里。”  我并不相信我真的离开了我的亲人,我的世界。但来到你们的世界后我又不得不承认这所有的一切正如故事里述说的那个不朽传说。 自从来到这后,我开始适应这的生活。习惯了你们寿命的长短,习惯了你们争名夺利的生存方式。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开始远离你们,与世无争。我来到一个你们永远找不到的宇宙空间,并且思考着整个宇宙人生。     我开始思考我是怎么来到这的?我来这花了多少时间?我来这了我那边的那个世界的人们又过得如何? 思考了千万个春秋,我稍微明白了:  「“他怎么回来了?”——你当真要去?你真的相信有来生? 在一片荒山野岭,几对母女(子)探出头来呆呆的望着。只见一小女孩儿用天真无邪的眼神望着,或许正是这小女孩儿的一问,打破了久违的沉寂。 ……」 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真实! 这裂口里面什么也没有.这其中种种正如河图所说的:“当你一个人走过千万里,从没觉得孤独。开始觉得孤独,那是到另一个世界的里的长安城的事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长安城。我花了一辈子,才弄清楚自己其实从没到过那里。” 看了这段无比凄美的神话故事后,我毅然决定跟随先人脚步,再一次踏上了寻找传说中的桃花源旅程。不知你们可有意愿也跟随我的脚步追寻那未知世界呢?      但是你们真的希望这样?这是你们所期待的?你们不希望。你们希望上古佳话,你们希望一统天下,你们希望千秋万载,你们希望风水轮流。你们还希望死后重生,地下一统。 中国始皇,埃及法老,你们又何尝不想江山万万代? 不过,或许他们是对的。谁又能保证他们没有重生,没有重新统领着地球人类? 文章最后说句:想必你们也能大概猜到了,我们究竟藏匿何处。

结语:来,说一句好想回到过去,用最诗意的话。

——“他们还在吗?”

继续阅读
1479384201
  • 本文由 拾荒 投稿,于2016年6月27日18:26:30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2124.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