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现今的诗歌

xiaoshu 2016年7月15日原创文章23,000 阅读11802字

现今写诗的人非常多,但为大家公认的好诗却非常少见。常见的诗往往属于这两类:一是故作艰深、不知所云类,二是口语分行、平铺直叙类。甚至一些所谓的“著名诗人”也会写出这样的诗。而很多人写了几首这样的诗,受到了几个人的吹捧,便以诗人自居了。这让大李杜、小李杜作何感想啊。

诗歌可以艰深。李商隐的诗歌素称难解,可是他的诗也并非全然如此。除《锦瑟》外,大部分诗歌是能够让人看出个所以然来的。有人认为,写出来的诗别人看不懂,才能显示自己的高明。于是乱写一气,好了,连我自己都看不懂,你们谁敢说看懂了?都不懂吧,哈哈,可见我是当今的天下第一!真是无聊之极,可悲之极。

而李商隐诗歌里的深情,却丝毫没有让他们受到启发。

诗歌可以浅显。白居易的诗歌连没多少文化的老太太都能理解。但“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这样动人的诗句却也不像是丝毫不加雕琢的。

上个世纪胡适等人号召用白话代替文言,胡适自己也下水写下了《尝试集》。此后,白话诗逐渐成为主流。白话诗歌挣脱了格律的束缚,对没有受过严格格律训练的人来说,写起来容易了些。但是要写好,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到现在,新诗已经有一百年的发展史了,可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新诗有几首?

一些人把写诗看成了一件太简单的事。于是一点小小的感慨,在他们的笔下就成了洋洋数千字的“诗歌”。古人惜字如金,他们挥字如土,让读者倒胃口。

好诗,不论是古典诗词还是现代白话诗,都是作者用心作的。“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尚且不能保证写出好诗来,信马由缰显然更容易出产次品。

我还是相信将来会有很多好的新诗出现。但要写出好诗必然不能心浮气躁,最好也不要妄想一举成名。

写作应该出于比较纯粹的动机。比如:一些事情触动了自己的内心,于是有感而作,如张九龄作《望月怀远》,张若虚作《春江花月夜》;现实生活压抑了自己,于是发愤为诗,如李白写《将进酒》《行路难》;社会黑暗,百姓痛苦,为老百姓代言,如杜甫写《石壕吏》《兵车行》。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铮音
      铮音 9

      同感。最讨厌那些故作艰深、不知所云的“诗歌,这些”诗人“写诗的目的何在?让读者看不懂,以显你的高明?我以为,与这种诗风源于把持文学、诗刊的编辑大人们有关,一些真正的雅俗共赏的好诗被卡,而让那些莫名其妙的东东畅行无阻,在国内文坛造成了诗歌评论的误区,此歪风应当大力纠正!

        • xiaoshu
          xiaoshu

          @ 铮音 确实是,现代诗歌陷入诗人们自娱自乐的困境了,再这样下去就会走向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