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选刊》约稿函 一经发表即付稿酬

征文网
17092
文章
15
评论
2021年2月21日21:45:04《微型小说选刊》约稿函 一经发表即付稿酬已关闭评论1,171 阅读 2239字阅读7分27秒

《微型小说选刊》始终坚持正确的出版方向,坚持“以读者为中心”的办刊方针,坚持“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贴近读者”的“三贴近”原则,以繁荣中国微型小说创作、扶持文学新人为己任,准确定位,不断创新,以鲜明的特色、良好的形象,受到广大读者以及专家学者的认可和赞誉。

除选载已公开发表的微型小说作品外,《微型小说选刊》每期设有《创作园地》栏目,专门刊登原创微型小说,为广大微型小说作者提供发表原创作品的舞台。

《创作园地》栏目投稿要求:

一、原创,未公开发表。

二、体裁为微型小说,字数1500字以内。

三、作品需立意新颖、构思巧妙、内涵深刻,兼具可读性、思想性与文学性。

四、作品后请附个人详细联系方式(邮寄地址、姓名、电话、卡号、开呼行),方便邮寄样刊及稿费。

投稿邮箱:wxxsxk23@163.com


1860年的战争•北塘

侯德云

我叫弗朗索瓦•德•拉尔希,1860年随蒙托邦将军远征中国。在跟随蒙托邦将军之前,我是法国驻北非骑兵第一军团的中士,一个吊儿郎当的下级军官。

我永远不会忘记蒙托邦将军写给我的亲笔信:

“拉尔希中士:军事部决定派你调至我处任旗手,并作为私人秘书随同前往中国。见信立即回国。至巴黎后,速来多瑙河大酒店。蒙托邦将军。”

是我父亲,阿日诺尔•德•拉尔希伯爵,暗中摆布了我的命运走向。他把自己的“混账儿子”从非洲调往中国,是想让他有所历练,兴许能混个一官半职,或者至少改改他那玩世不恭的秉性。

我追随蒙托邦将军离开法国整整七个月之后,战争才真正开始。1860年8月1日下午三点,法英联军共两千人,在白河北岸登陆。我们的计划是绕道北塘,从侧面进攻大沽口炮台。

两百名广东苦力也随同我军一起登陆,他们的任务是运输武器弹药和军需品。

正是退潮时分,我们乘坐运兵船奔向海岸。在离岸大约一公里的样子,运兵船搁浅。将军一声令下,士兵纷纷跳进水里,像一大群青蛙蹦来蹦去,嘻嘻哈哈的,做游戏一般。

临近海岸时,我们发现堤坝上有小股清军骑兵正在集结。将军下令,做好战斗准备。

可是很奇怪,集结成队的清军骑兵突然消失,一个都不见了。

那天晚上我们在海边露营。参谋部杜潘中校带侦察兵前往北塘侦察,凌晨两点返回,向将军汇报说,北塘无驻军,也没几个居民,外围的两处炮台无人守卫。杜潘还说他进入炮台仔细探查,发现了一些包着铁皮的木制炮。

清晨五点,我们列队向北塘进发。

北塘是一个村庄,但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城邑。有城墙,有城门,有成片的民居。

街道上有三三两两的村民在闲逛,显然绝大多数村民已经举家逃走。我希望剩下的这些人能加入我军的苦力队伍,我们需要大量人手。

将军命令士兵在村中挨家挨户进行搜查,房屋,前院,后院,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以防清军在此埋伏。

居民区的一幕幕惨状让我们心惊胆战。很多人家的水缸里,都漂着被勒死的儿童和被割断喉咙的女人。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头朝下被塞进水缸的。还有不少女人吊死在房梁上。

我带领十几名士兵闯进一座四合院。这是北塘最排场的住宅,看样子像是官宦人家的府邸,有几十间房屋,有空旷的庭院和花园,驻扎一个团的兵马都没问题。

这座四合院有主房七间,主房左右各有耳房四间。室内格局完全遵照中国北方习俗摆布,主卧里有一张紧靠墙壁的大床,是用砖头砌成的大床,中国人叫炕。炕上挂着帷幔,铺着绸缎被褥,摆着靠垫。

一进卧室我就愣住了,身后的十几名士兵也都愣住了,其实叫惊呆更准确。

炕上躺着三位妇人。一位衣着简朴的老妇,两位衣着华丽的少妇。老妇躺在中间,枕一只黑底绣花枕头;年龄看似稍长的少妇,躺在老妇的左边,枕一只红底绣花枕头;年龄稍小的那位,躺在老妇的右边,枕一只绿底绣花枕头。三位妇人都梳着“两把头”的发型,还都是天足,看来是满人无疑。

年龄稍小的妇人,容貌美极了。我以前从未见过那么美的中国女人。

三位妇人的喉管都被切开。显然是刚刚被切开的。她们的身体还处在痉挛状态,喉咙里嘶嘶作响。鲜血在流淌,炕上的绸缎被褥都浸泡在血水里,丝绸帷幔上也溅有醒目的血迹。

两个小女孩坐在炕上的血水里玩耍。三位长辈的奇怪表情让她们觉得很好奇,她们用沾满血迹的小手,一会儿拍拍这个,一会儿拍拍那个,嘻嘻笑个不停。

火炕对面有一位身穿袍服、扎着腰带的中年男人,他坐在太师椅上,瞅着炕上的三位妇人和两个女孩。他的脖子在流血,从胸膛流到腿上,然后一滴一滴,滴在脚下的一柄钢刀上。

男人的右手握着一把纸扇,在轻轻轻轻地摇动,为的是赶走他胸前嗡嗡作响的苍蝇。

男人看见我们,目光变得凶狠而轻蔑。他似乎是在嘲笑,嘲笑我们在他的壮举面前呆若木鸡。

扇子的摇动幅度越来越小,终于停止不动。男人胸前的血迹,也渐渐凝固成褐色。

屋子里的死亡气息压得我喘不上气,两个女孩的嬉笑听着格外瘆人。我实在待不下去,转身走出房间。

我私下猜测,男人应该是这宅院的一家之主,老妇人是男人的母亲,少妇是男人的妻妾。男人先杀掉她们,然后杀掉自己。

我庆幸男人没有勇气对自己的一双幼女痛下杀手。

眼前的惨状,让我对原本无限憧憬的史诗般的对华远征产生极大的怀疑。我暗中一次又一次询问上帝,人类为何要动辄发起战争?

我对北塘村民的行为也大为不解。我们的敌人是清政府,不是他们,他们何苦要去寻死?他们是不是事先听到了什么骇人的谣言?

我命令士兵把两个失去亲人的女孩带回军营,交给随军的牧师。她们将被送往上海,由一家基督教慈善机构抚养。

很多年后我听说,女孩子中的一个因病去世,另一个长大后做了修女。

我不知道那修女的记忆中还有没有当年的血水和嬉笑,有没有亲人的死难惨状。但愿没有。

原载《微型小说选刊》2020年第2期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进展和相关资料。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2月21日21:45:0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24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