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与回忆

zzx886 2021年4月17日原创文章评论334 阅读2018字

我见过这个世界上最有缘的邂逅,也遇到过这个世界上最平淡的离别。

清明的天总是雾蒙蒙的阴雨,为着这离别后的怀念垫上了忧郁的基调。

夜晚我做在回家的车上,俯卧在窗前,着着这一幕一幕勾起我回忆的画面徐徐远去,我的心便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缓缓沉浸下来。一面思念着我逝去的亲人,一面等待半年未品尝到的饭菜。远处的光打在我的脸上,勾起我们一起吃饭的场景,却究竟是太短暂,那束光便远远抛在后面,剩下的只有阴暗的夜,和脑海里餐桌对面那不见了的人。

父亲给我打电话说让我下了站找他。下车后,肚子有点饿,我想买几串关东煮吃,我低着头顺着左手掏了掏口袋的钱,抬起头却猛然看见一个身材瘦小,脸有些胖乎乎的男人对我打招呼,我定紧一看:哦!我的父亲!

我们上车后,他问我饿不饿?给我点了一份河南最有名的烩面,好大一份。父亲说:‘吃不完就不要勉强自己。’我心想:是啊,有些事情本就无能为力,做不到就不要勉强。

车子走在回家的路上,黑暗中忽尔闪烁的光便是那一天的开始。

家乡给我的安心就像候鸟南飞,归来缓矣也足。

初日的太阳升起,我们准备拜访亲朋好友,车里传出姑姑家的孩子因为爷爷生病了,宁愿不上学,也要闹着把爷爷带到城里去,对此我很感动。

我们去姑姑家的路上,我满怀期待,因为他们家两个儿子都是我儿时的玩伴,他们活泼开朗,天真可爱。我掂着送给他们家的礼,但进去后却发现他们的眼神都带有一种漠视和成熟,我看着那个大一点,不敢直视我的男孩,心里想:这是一个13岁男孩吗?

回忆便倒退到五年前,他们的父亲是一名军人,住宿的时候,因为床铺不够,便睡在地上,后来蜈蚣爬进耳里进入大脑,结局便不可而知,母亲也改嫁了。

我见着眼前的这两个男孩,反复自问道:他们是当年的他们吗?

我在他们家待了两个多小时,但是两个多小时却不见两个孩子对任何人说一句话,我见着这个男孩进了屋里,打开手机,玩起了游戏,我真的很害怕他会沉溺虚拟的世界,不与人交流。

听他们爷爷奶奶说这两个孩子有点自闭。

我愣了,但心里却万般无奈,究竟是我的回忆停留在几年前,还是他们变了?

父亲看着这两个孩子不说话,就把他们带到我们家,一路上我一直努力的找话题,带他们去看我们以前一起住过的小房子,还有那条一起玩水的小溪。

微风不燥,但心总是凉凉的。那个男孩站在远处眺望许久,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我又似乎能感觉到他在想什么。

我能感觉到,是因为多少年前的我也是一个将近自闭的女孩,但是我有一片故乡的蓝天和一种悲悯的心怀。我不能感觉到,是因为我不懂为什么过去的亲人也变得如陌生人一般。

我努力追溯我当年自卑的心里历程,去寻找他们的喜好,可是我怎么努力也只有冷淡的几句回答。

我指着不远处的一户人家说:‘这户人家的母亲有艾滋病,很多人都歧视的看待这家的女儿,所以很少有人和这个女孩玩。但这个女孩很开朗,有两三个好朋友。她很乐观很知足。’

空气里剩下的仍然是沉默……

我带他们走进远处的小卖部,给他们买了一些吃的,我问他们喜欢什么,他们仍旧是固执的站在那里,不说话。

记得以前我们小时候吃辣条,每次奶奶都会嚷嚷着说小心肚子里面长虫,以后再买辣条就不给你们钱。后来吃辣条变成了一种偷偷摸摸的幸福的小事。

我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想起这些事,所以我买了很多的辣条。

我带它们回家后,已经是傍晚,夕阳西下,回忆的沙漏在缓缓流逝,剩下的是仅有的勉强。我问他们看不看电视?他们不说话,我便懂得他们的意思。

家里电视不是智能的,需要把‘锅盖’似的线台放在高处才能收到信号。我们两个凳子摞在一起,奶奶踩在凳子上,我扶着凳子,大一点的男生拿着手电筒照着,他的弟弟在一旁找用来压‘锅盖’的砖头。

那一刻,连冷风都是温暖的……

‘电视可以看了',我兴奋地大叫道。

我知道那个13岁的男孩喜欢看新闻类的节目,但是他却选择了动画片的节目,因为他想偷偷谦让着他的弟弟。

他们看着动画片,仍然不与人交流。时间被夜晚寒冷的风捎去,剩下仍就是沉默……

我感叹着这物是人非的世界,不仅是因为周围影响我们的环境,更是我们如何看待生活的心。我们总是将自己的经历与不堪投影到别人身上,以为我们可以很努力的理解别人,可最终我们换来的总是不被理解的解的态度。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个封闭自己的孩子?我只是害怕他们活得太累,本应有着最天真的年龄,却仅剩下一种深刻的成熟。

父亲将他们送回家后,我见着那个男生用一种非常忧郁的眼神望着我的父亲,那种眼神,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夹杂着感激与不舍。

我仿佛明白,原来他们不说话,并不代表他们不知道。只是因为过于缺爱,便把别人对他们的爱放在心里,以致于离别,也不敢表达心中的悲伤。

上车后我看着他们的背影徐徐远去,我不禁抽噎了一下,在心理暗示说:世间总会有那么多天差异别的变化与难过。我们做的永远不是抱怨别人为什么离开了自己,而是保持着那份如初的爱与关心,因为如果变了,那些故友们是否还能认得出你?

这场故梦里,人生如戏唱,你可还会登场?

文/墨芸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联系电话:15950194046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