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葡萄的梦

zjrzjrzjr 2016年9月19日14:03:46
评论
1,897 阅读4 1439字

早在孩提时代,就有一株株青绿色的葡萄枝蔓盘绕在楼下小区的铜色铁架上。说实话,这葡萄枝蔓长得并不好看,歪歪扭扭,组成一幅幅令人忍俊不禁的图案。即便这样,我仍喜欢看着它,就那么发愣的看着,那葡萄中似乎蕴含着一种特别的气息。

说实话,我对葡萄天生就有好感。无论是那浑然一体的外形,还是那沁人心脾的口感。

不记得哪一年了,那时还小,反正是我第一次尝楼下葡萄的时候。还记得,我对母亲撒娇,拉着她的手,细声细气地说:“妈妈,我要吃葡萄,楼下的那些。”对于那些葡萄我早已垂涎已久了,只是迫于能力,没办法摘下来罢。母亲莞尔,轻声道:“叫你欧阳阿姨帮你摘几个。”
欧阳阿姨是住在一楼的一位和蔼可亲的中年妇女,我总是喊她欧阿姨——别人姓氏都是一个字,她却是两个,我能不这样叫吗?她家门口就是那铁架,攀着青藤。

我一骨碌跑下楼去,冲进她家,嚷着要吃葡萄。她笑了,连声说好,接着便领我去铁架底下了。

葡萄的具体模样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葡萄星罗棋布的在铁架上。一串串的,悬挂着。这些葡萄大多是青的;半绿半紫的很少;像玛瑙一样通紫的几乎没有。但是,我并没有因此泄气,那时的我,以为只要成型了,就可以吃,而且都是甜的。

欧阳阿姨皱了皱眉头,无奈道:“葡萄没熟,还不能吃。”

我却不以为然,执著的要吃,甚至还闹起来。欧阳阿姨禁不住我折腾,用棍子打下一小串葡萄,放在箩筐里说:“你尝尝吧!”

我没有回答——我对葡萄的渴望太强烈了,我摘下一颗,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预想的甜味没有来临,来的却是那滔滔不绝的酸味。

“呜......”

我真是伤心透了,以为全世界的葡萄都变酸了,以后再也尝不到甜葡萄了。想到这,我竟哭了起来。

一旁的欧阳阿姨连忙过来,笑着说:“傻孩子,非要吃什么酸葡萄呢?它还没长熟呢,别哭啦!”

我委屈地说:“以后......以后都吃不到甜葡萄了,呜呜,怎么办啊?”刚刚是酸味,现在眼泪又滔滔不绝的下来了。

“傻孩子,葡萄变熟是要过程的,它们有着梦!。”

“过程?梦?”

“对啊!你想想,若干年前,有人在这里播撒了葡萄种子,它开始生长,它开始有了梦。起初,它还是一个小苗——能吃吗?不能!渐渐的,它长出了枝蔓——能吃吗 ?不能!接着,它们长出了花,花很小,也许你曾没发现过它的存在,但是,它的的确确是存在的,这时它离成功已经不远了。然后,它长出了青涩的果实——能吃吗?可以,但是它是酸的,就和你刚刚吃的一样。最后,它结出了葡萄,这是它梦的果实——又圆又甜,但是——”

“但是什么?”现在葡萄的事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这一段话深深的吸引了我。

“你吃过葡萄吗?”

“吃过。”我并不知道她会这样问,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你认为,葡萄会愿意给你吃吗”

我怔住了。

这就是梦的真谛啊!”她笑了,“时间会告诉你答案,自己去探索吧,迷茫时,不忘回来看看这葡萄。”

旋即,她给我留下一个背影,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后来,进了学校,我才发现人与人的关系是那么复杂,一个小小的学校就是社会的浓缩。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数不胜数。想不劳而获的人多之又多。每每失落时,我总凝视着葡萄——绿色巴掌般的叶子、虬枝盘曲的枝蔓、晶莹透明的果实,动力就自然而然的出来了。之后,在学习了王家新的《在山的那边》和贾平凹的《我的小桃树》时,才觉得,这些精神与葡萄的精神是那么相似,坚定的信念、不肯言败的精神......但是,又总差那么一步。

现在,我在通往未来的道路走着,我不知道我会到哪,但我知道,我也一定会知道:葡萄的梦会同我前行,当我走到那步,我也会散发出葡萄的幽香......

继续阅读
zjrzjrzjr
  • 本文由 杯莫停 投稿,于2016年9月19日14:03:46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2778.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