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18779232364
1
文章
0
评论
2021年6月19日23:57:30
评论
92 阅读 1212字

谈梅生津、望梅止渴。有时候,看到某些食物,我会不受控的生理反射般联想到有关于它的一段记忆。

过去的一切在脑海中纷纷杂杂,说起味道最先想起的是一碗清汤寡水的米粉。那是学生时代的一个假期,那时候交通并不发达,我从老家坐了十多个小时车终于在半夜一点多钟到了父母打工所在的城市。下了车就看到爸爸妈妈早已在等着我,他们在夜晚的寒风下被冻得瑟瑟发抖,不停地在跺脚搓手,一看到我却再顾不上冷了。爸爸上前拿起我的行李,妈妈牵着我的手对我嘘寒问暖,一家人慢慢地走回了租住的房子里。

在狭小逼仄的出租屋内,妈妈在昏黄的灯光下下了一碗没有任何配菜甚至连酱油都没有放的清汤粉给我充饥。那对我来说真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一碗的米粉了,每每看到米粉,我都会想起那晚爸爸冻红的手和妈妈在灯光下忙碌的身影。

说到米粉了,就不得不提起面条。

因着上述缘故从那以后早餐我便只喜欢吃米粉,不喜欢吃面条。但小时候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奶奶因为牙口不好更喜欢吃好嚼食好消化的面条。但因着我要吃米粉的缘故他们为了迁就我,从此后我家的早餐就没再见到过面条的身影。任性的我未曾考虑过爷爷奶奶的身体,所以也因此产生了一个误会。

有一年过年,叔叔伯伯堂姐堂弟都回来了,一大家子人很是热闹。某天晚上我们几兄妹围在柴火堆旁烤火,突然兴起说要煮宵夜吃,赶忙去了小店买了一大堆包括面条在内的食物、配料和零食。

柴火堆上架起锅,先烧热油,再放入葱姜蒜肉沫拌炒,再倒入水烧开,放入面条盖上锅盖焖一下,最后开盖放入各种调味品,在堂姐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下一锅香味四溢的面就煮好了。我们在旁边围坐其他兄妹几人哈喇子早就要留出来了,一群人呼啦啦的围上去一下子就把这锅面瓜分完了。

酒足饭饱,尽兴而归,心满意足的我一碰到床就睡着了。过年的每一天都是喜庆热闹的,沉浸在这种氛围的我早把这件事忘了,但是几天后堂姐的一番训斥让我瞬间如坠冰窖。

原来是堂姐和爷爷奶奶聊天时,发现我平常在家时是非常任性胡为、懒惰的。具体佐证就有我不顾忌爷爷奶奶的身体牙口,每天早餐必须吃粉,不煮粉就不吃,可我前几天明明吃面条吃得那么香。其他的还有一些比如睡懒觉、不扫地这类的事。可当时的我只觉得委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睁大着双眼不让眼泪当着堂姐的面流下来。她后面说的事情和道理我是一点也没听进去的。

现在的我能理性思考回顾当初我确实有很多不懂事的地方,可当时小小的我这份委屈无处可泄,便慢慢发酵成了怨恨,在心里默默地把这份怨恨归咎在了面条、堂姐以及我的爷爷奶奶身上。

这份小小的怨恨的种子一直在我心里,直到上了大学才慢慢消散。

真是应了那句“从前有多讨厌家的束缚,上了大学对家就有多少的眷恋。”上了大学终于离家有了千里的距离,但在一次次不经意的思念中,才明白这千里的距离成了我与家人永不可跨越的鸿沟。我长大了,但是从前于我而言家人们的朝夕相处乃至相看生厌的日子再不可得。先是奶奶走了、再是爷爷走了。

每次吃面我都有想要流泪的冲动。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进展和相关资料。
  • 本文由 18779232364 投稿,于2021年6月19日23:57:30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30663.html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