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影子恋人(1)

Tuatu 2017年3月13日原创文章评论1,861 阅读22974字

南方湿润的天空渐渐飘起了雨,一滴细细的雨丝划过阴沉沉的天际,穿过厚重柔软的云层,一路倾泻而下,落在了费迪南德裸露的脖子上,像是大黑狗冰凉的鼻子轻触。费迪南德抬起手摸了下脖子,抬起头看向遥远的天空,雨渐渐的下大了,他加快了脚步走向食堂。

狭小的食堂里挤满了人,滞涩浑浊的空气里充斥着潮湿的铁锈味和煮白菜的酸臭味,他皱了皱眉头,四下张望,终于在一群囚犯拥挤的人头中找到了皮特,他散乱油腻的白发在一群年轻囚犯中格外显眼,费迪南德费劲地挤过人群坐在了皮特的身旁。

“嗨!老费,怎么样,这周的劳动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

“老样子嘛,按上头给的计划做就行了,倒也不会太累,倒是你这老家伙又打什么坏主意”

皮特拜了拜手笑着说“你也就比我小一岁而已嘛,什么坏主意,能乖乖呆在这监狱里有吃有喝地养老我就知足了,然后老死在自己舒服的床上,倒也安逸”

他说完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了,低头把玩自己的手指。费迪南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得在一旁轻声迎合着“是啊,挺好。。。。”说着准备起身去为自己打饭,皮特在身后叫住了他,和他一起去领自己的晚饭。

当费迪南德的叉子碰到餐盘里的面饼时,熟悉的触感让他顿时没了食欲,过度油炸的面饼静静瘫在油腻的餐盘一角,他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叉子,转过头去勉强笑着说

“嘿皮特,送你个面饼怎么样?”

“好啊!”

皮特嘴里塞满着自己那一份面饼高兴地回答道,说着便抓起叉子叉向面饼,油腻的铁叉加上沾满油渍的手让人使不上力气,他把手拳头似的握紧把手才把迟钝的叉子叉进饼里,随即面饼上泛起一滩黄澄澄的油,顺着竖立起来的面饼滴在了桌子上,费迪南德顺着叉子的轨迹望向皮特的嘴,劣质油的反光几乎糊满了他整个下巴和胡子,嘴角上油和唾液的混合物在咀嚼的一开一合间泛起了白沫,费迪南德忽然感到了一阵从脊背传来的恶寒,他赶紧转过头来,可骇人的寒意丝毫没有消减,过度寒冷带来的颤栗顺着脊柱慢慢爬上来,透过双肩,直达他的心脏,费迪南德感觉心脏仿佛失去了跳动,只剩下轻微的震颤,他握紧双拳,绷紧全身,像是努力维持自己的身体不要瓦解,几分钟后,他的情绪终于渐渐平静下来,这次他真的感觉到冷了,背上的汗已经浸湿了囚服的上身,费迪南德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在衣服上胡乱一抹,草草吃完了剩下的不知味的清粥,逃也似地离开了这个拥挤的地方。

雨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天上的云却还是厚厚的像陈旧的棉絮,只有西边的天空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橘红色,偶尔有一条落单的雨线滑过他的眼角,费迪南德用力呼吸着这平静的空气,夹带着凉丝丝的雨味,清晰地凉爽让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胸腔里的陈腐空气似乎也被涤荡出来。细细的微风混着湿润的气息吹动费迪南德花白的鬓角,他感到心里似乎有什么硬结融化在了这可爱的空气里,迈着步子走向了一片空旷的草地。

这是专门供囚犯们日常活动的草地,从他和皮特牢房的窗户恰好能看到,幸运的是此时草地上并没有多少人,守卫也大都去吃饭了,只留一两个在这里值班,费迪南德很享受这种四周空无一人的感觉,他解开上衣的扣子,撩起背心把自己的肚子和宽厚的胸膛袒露在空气中,凉凉的风掠过草地轻抚着费迪南德的肚子和浓密的胸毛,麻酥酥的感觉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安逸,他倚靠着墙坐在草地上,在这座孤单的监狱里,每天能给予他满足感的事情实在不多,其中之一就是这样清闲的坐在草地上看太阳下山,看周围的灯慢慢亮起,费迪南德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总之他就是喜欢这么静静的观察四周的一切,另一件能带给他满足感的就是每天雷打不动的劳动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劳动是一件单调又难熬的事情,但对于费迪南德而言,这是一件能让他投入全部精力做的事情,专心致志地劳动能让他暂时忘记自己还在这颓败的监狱里,尽管过后会有些失望,但能有这短暂的错觉,对他来说已是极大的恩赐。

皮特像往常一样挺着吃得圆滚滚的肚子走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大批前来活动的囚犯,他撑着超重的身体艰难地坐在费迪南德旁边,没有说话,他和费迪南德一样望着前方,年轻的囚犯们大都开始了自己的活动,风吹动他们的衣襟像飘扬的旗帜,不时有调皮的年轻人对着他俩挑衅,皮特只是有气无力地回骂一句,摆一摆肥大的手掌便不再理会了。

“真调皮 ”

“跟咱们当初一个样子” 皮特回答道,他把身子想下放了放,肥硕的身躯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他接着说:

“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吗,可真不是一个乖孩子 ”

“是啊,可你也不是什么好大叔 ”费迪南德笑着回应。

“你还打了我一拳呢,新来的里面你可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

“可后来还不是被你们一伙人揍惨了,去医务室躺了好几天”

“哈哈哈”皮特大笑着说:“给你点教训是应该的,不然以后不知道还要挨多少打 ”

天边的云散开了一些,太阳的余晖奋力挤过云层的缝隙撒到地面上来,雨后的草地湿漉漉的,晶莹的水珠在夕阳的直射下闪闪发亮,草地上的人走过溅起的水滴在落日的余晖下闪耀成了一个个金色的胶粒,费迪南德没有说话,四周只有年轻人的嬉笑怒骂和风吹草地的沙沙声,他不想打破这一刻美好的宁静,费迪南德猛吸了一口气,扑面而来的雨后清香和青春气息让他感觉生活又美好起来,远远的云下面是山,他不知道这座山的名字,或者它根本就没有名字,’一座小山峦罢了‘ 费迪南德想,这座山从他刚来就一直静静伏在围墙外头,一年又一年,山绿了又秃,秃了又绿,现在还是原来的样子,自己却已经不是从前夕阳底下奔跑的自己了,他又一次意识到自己无所事事地老去了,费迪南德低下头,低落与悲伤重回心头。

云几乎完全散去了,太阳也已经有一半隐没在山峦之间,草地上人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颜色比刚才更深了,长长地扭曲着,招摇着白昼的短暂灭亡。费迪南德重新抬起头,这次他没有望向前方,赤红的太阳有些刺眼,他把头转向一边从铁门的缝隙望向外面,年轻人不知疲倦的影子长长地拖在门外,招手,奔跑,在围墙外的这一小片空地上拼命发挥着青春的余热。带到人影散去,费迪南德才发觉有一个影子是来自围墙外的,那是一个女人的影子,戴着花边的遮阳帽,柔软的帽檐在微风中轻轻荡漾,费迪南德看不到影子的全部,但他能看到她长长的衣袖和下摆的影子在风中起舞,黑色的,剪影似的印在门前的一片草地上,她的侧脸投影在地面上,圆圆的,像是随心描画的完美轮廓,草地上的水珠在影子里闪着微弱的光,费迪南德远远望去,就像少女的剪影在寂静的星空下起舞。

“真美”他不由自主地轻声说道。

“什么?”皮特显然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问道,费迪南德没有回答,他静静看着影子一点一点从围墙的遮挡里走出来,像是精心雕琢的艺术品,然而影子还未完全出现,就隐匿在了夜色里,费迪南德睁大眼睛拼命想从黑暗中找出一点轮廓,可什么也没有,他失落地摇了摇头,不远处狱卒开始组织囚犯们回牢房,他站起身来,膝盖的刺痛让他放慢了速度,大脑短暂的眩晕也让他行动更加迟缓,扶着墙站起来后,他伸手拉起正试图自己起来的皮特,一起走向牢房,走到草地入口时,费迪南德忽然强烈的渴望回头看一眼,他回过头,深深地望向铁门的方向,什么也没有,漆黑的铁门融化在漆黑的夜里,像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他稍微有些失望,楼房渐渐遮住了视线,费迪南德回过头来,昏黄灯光的下牢房像一只怪兽贪婪的大嘴,而自己正一步步踱向昏黄的灯光里,他低头看自己的影子,只有一片模糊的黑晕,抬起头,发现四周都是模糊的,冷冰冰的,皮特从后面推了他一把,费迪南德回过神来,快步走向自己的牢房。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