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南凉

五岁 2016年12月2日原创文章评论2,017 阅读5862字

心里热的慌,难得在南凉的深秋里也有觉热的时候。我的心头一热,仿佛一切都不再透凉的了。

南都的秋把人凉狠了,便越发不可收拾地眷顾起那大夏里毒毒的日头来。这日头悬在心头上,如绵延千里的烈火在熊熊燃烧,纵是把那鄱阳的湖底给掀翻喽,恐怕也浇消不灭。可怎奈窗外冷冷的清雨奏得一首好曲,撩拨得赶路的行人匆匆,撑着沉沉的雨伞,踩着清脆的步子,头上响起的都是冷雨惊落心碎的声音。

凉凉的南都,冷冷的雨,仿佛阔别了一世的情人,重逢在这迷离的秋,时而浓情婉转、笑破苍穹,时而吟吟低语、谈吐恢弘。可怜了世上因缘啼笑难尽美,也只能庆幸这一时的痛快罢了。

南都的秋风不似北国的那般刚毅强劲,也不同于西域的那样忧郁而苍凉,却也独霸着惊世的妖娆。

润溪湖的水不比从前的清澈了,也没有了那些年的热闹,怕是少有了孩子般的稚气,靛青的湖满盛着过往的回忆,沉淀了多少岁月的容颜,仿佛更成熟稳重了些,像个老练的英雄,默默无闻地经营着残生。只是再老练的英雄也难过美人关,妩媚的南风徐徐飘来,一潭平静的湖水顿时春心荡漾,敞开宽广的胸怀迎接美人儿的到来。湖里的鱼儿们也纷纷跳出水面,亲吻着秋风滋润的面颊;湖岸上的柳树扬起长长的柳条,温柔地梳理着美人儿的发梢;而堤坡上的石头沙泥只是闻着她的芳香也就心满意足了。

殊不知,妖娆的武媚娘也有撒泼的时候。那一股“妖风”袭来,跟打劫似的,全然没了从前的温柔,还把行人脸上的红晕热气一扫而光,吓得瑟瑟发抖的长街急忙拢着地上零乱的树叶来遮掩自生的胆怯。

我喜爱南都的秋风,有温柔也有豪爽的一面,尽管她的豪情有点儿吓唬人的任性。

天凉下来了,我就常在食堂里吃饭,相比提着饭盒把饭带回寝室里,你不觉得在食堂里吃饭会更有滋味么?毕竟食堂里人多,热闹。又是深秋,天气渐渐转冷了,食堂里也暖和。暖和也只是食堂的暖和,人一走也冷下来了,食堂是热闹的所在,热闹过后仍是一片冷寂。

时而妖娆时而泼辣的秋风携着南都清冷的雨,狠狠地拍在窗子上,打在脸上,硬生生地把我从狂热的幻梦中惊醒。这或许不是梦,这是料峭的心在颤抖,惊厥后,辨不清是冷还是热。

已然是冷秋。

南都不再凉。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