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过往的爱与执念

1471666940 2016年12月30日原创文章评论2,595 阅读332767字

周六下午,暖暖的阳光一扫连日阴霾带来的感伤,我真正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它从来不会让人灰心太久。

在铺天盖地的试卷中,我的头有些发昏,于是草草躺下睡着了。

在梦里,我牵着×××的手,白云无限的柔软,草地无限的茵绿,天空无限的蔚蓝,阳光无限的温柔。风儿轻轻踏过水流,漾起一轮轮清澈,小孩子们追逐着风筝,鸟儿的歌也唱得深情。

“要是永远这样就好了。”我说。

“嗯,会的,终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英雄,哪怕很艰难,我也相信。”×××浅浅的笑,用手抚被风吹乱的头发。

“你又语无伦次了。”

“有吗?哈哈,如果未来你很孤单,怎么办?”

“每个人都要经历孤单,我可能会很落寞,但一定会振作起来。”

她点点头,眼睛被闪烁的晶莹缀满。我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很模糊,很暗淡,美好的背景忽然被撤走,她的身影也渐渐远去,我伸手想抓住她,却只捕到一缕空虚的风。

我从梦中惊醒,恍惚中瞥见了闹钟。“他妈的怎么睡了这么久。”

夜的忽然降临让我不知所措,走到客厅接了一杯水,父亲喝多了躺在沙发上打呼噜,母亲在厨房做饭。我去阳台坐下,眼前的夜刺痛我的神经,往事如曾经波澜壮阔的星河,如今却被雾掩得暗淡无比。

我想着,小口小口的喝着,水已经没有了,杯子仍停留在嘴边。

“嗯,会的,终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英雄,哪怕很艰难,我也相信。”我依稀记得,这句话×××很久之前就对我说过。

那时我吹牛,说我随便写写文章就能拿个一等奖,别给我提别的班的昂,老子最nb。别人听了捂着肚子笑成一团,而×××没有笑,她很认真的说了这一句话,其他的人又笑成一团,但最可怕的是我居然也笑了。

终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英雄,哪怕很艰难。

可是太难了啊,恐怕还要更难。一切抵不住时光,每天流云变幻,眨眼间沧海桑田,我愿举着一枝花,翻山越岭,趟过无数浑浊的江河,路过人山人海的寂寞,只为伴你短短的一程,可谁知道,你已经不再等我了。

眼泪忽然流下来,我赶紧用手拭掉,可是止不住了。

“我很想你,我变得很落寞,我会振作起来吗?”

他妈的怎么回事,哭什么啊。

振作啊,振作啊。

我曾经住在城南,后来那里拆迁了,就搬到了北边,在那里留下了许多故事,有快乐的,有悲伤的,还有让人啼笑皆非的,本想写一本书叫做《城南旧事》来怀念,后来怕出版了被人告上法院,就没有写。

暑假的时候实在闲得慌,天气也实在热的慌,于是就和杨帆一起去拆迁的地方捡钢筋卖。

嗯,不闲了,就是热。

我俩捡的大汗淋漓,有时候抽一根被压着的钢筋会扬起满天的土,谢天谢地我还记得厕所在哪里,扬帆刚要抽那根散发着清香气息的钢筋,就被我拦住了,差点与美好的东西来个亲密接触。

最后我俩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奋斗,跟矿工一样,满脸土灰,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来是个人。

我俩抬着二十多斤的钢筋,大摇大摆,从村民面前走过。

“这是两个什么?”一个孩子问

“不知道,看着这个罗圈腿的,应该是两个人。”老人默默的抽了一根烟。

我俩不理他们,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我笑了。

“你傻笑什么?”扬帆说,“有点志气。”

“好的。”我说,“这能卖多少钱?”

扬帆想了想:“十几块吧。”

“这么点?”

“什么叫这么点,你看不起这样有前途的职业吗?”扬帆对着阳光大笑,“买二十几根冰棍蹲超市门口舔。”

我大笑。忽然瞥见街角的一个女生,白色的裙子,白色的帆布鞋,几乎通体洁白,阳光温柔的拂过她略显黝黑的皮肤,垂在肩上的头发有节奏的拍着,纤细的手指压着刘海,走的匆忙。

我记得她,但好像忘了名字。

她和×××一起学过画画,一次她把画带到学校,第一个递了给我。

画上是一个男生爬树的样子,树很大,场景很熟悉。画的也很美,可是我不懂。

“猜猜这是谁。”她欢快的说。

我脸红了,摇头:“这我哪猜的出来。”

“你看看这个男生的腿,像不像桥?”她笑着说。

我恍然大悟,大笑:“这是我吗?”

“嗯嗯,哈哈哈哈,写生去来。”

我大惊失色,卧槽,我站博物馆给人展览来着?

后来看到×××的画,发现画上不是我,而是一只猪。

我愤怒的指着她:“我这么千变万化?”她笑了,谁说这是你。

“不是我,真的?”

她很认真的点点头,“老师说那时候心里最想的是什么,就把它画上去。”

我恍然大悟,脸红了,抿住嘴,但又笑出来。

我站着发呆,扬帆往前一拖,钢筋“哐当”掉在地上,哗啦哗啦滚了满地。

“娘戳逼。”扬帆暴怒,“What are you doing?”

回忆戛然而止,但我仍发着呆,扬帆顺着我的方向看去,忽然明白了什么,笑了起来:“怎么了,还想再续孽缘?”

我很用力的摇摇头:“咱们赶紧去卖钢筋吧,买二十几根冰棍蹲超市门口舔。”

扬帆止不住笑:“你的思想觉悟很高。”

后来钢筋连二十块都没有卖到,我俩也没有买二十几根冰棍蹲超市门口舔,只是那个在炎热的夏天,在我心里带起一阵风的女生的身影,久久挥散不去。

我记得那个场景,三年级的时候与别人打架,被打了一顿,我蹲在那棵树下哭,她轻轻的走过来,说:“男孩子,怎么样也不要哭啊。”说完把手里的糖果递给我,抚了抚我的头发,蹦跳着走了。

我一直认为她是天使。

嗯。

后来我很少哭了,哪怕哭,也要跑到没人的角落哭,这样,她就不知道了吧。

有些事很细碎,很微不足道,可是莫名的,它一直支持着我们,度过那些最艰难的时候。有的人只能停留在记忆里,哪怕再想念,也不要相见了,因为我还要灰头土脸,去超市门口蹲着舔冰棍。

或许只有想念才是安然无恙的。

嗯。

华灯初上,我缓缓地走上天台,脸上还带着几行泪痕。

夜很凉了,我穿的单薄,无助的在寒风中发着抖,依稀看到,远处的黑暗中,似乎坐着一个人。

他也意识到我的来到,但没有说话,风沉默的掀起他影子的一缕长发。

“青春便是这样了吧,抓不住的人,抓不住的时光,最后只剩如烟的想念。”

我定住,这句话听起来很熟悉,可又想不起来是谁说的。

“青春便是这样了吧,在枯萎时等待盛开,在花落时等待结果。九月的枝头思念六月的江水,似锦年华,只剩叹息了吧。”他自顾自的吟着诗,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黯淡。

我的心紧紧一缩,心里细细回放着这段话,悲伤又泛上心头。

他摇摇头,不再说话。

“你的诗吟的很好,可惜心志为往事所夺,并非大好男儿所为。”我强装镇定,说了这一句话。

“哦?是吗。”他垂头丧气的笑笑。“我曾经做过一个选择,我痴痴的认为两个选项中肯定总会有一个是正确的,可后来发现,不去选才是正确的。”

我心里暗暗吃了一惊:“你到底是谁?”

他慢慢的站起来,借着月光,我看清了他的脸。

你真的是我?!

他轻蔑的笑笑:“那首诗是你的,很好。但你诗吟的再好,我也要看不起你。整天这么感伤,一直向前

走不就行了吗?”

他拉起我的手:“×××说‘终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英雄,哪怕很艰难。’”他朝向夜,淡淡的说。“你不想辜负她吧?所以,振作起来吧。”

我点点头,忽然大笑。

愿青春燃烧,以梦为马,赤足踏峭壁悬崖。

愿着旧青衫,一路纵歌,一路种花。

愿趟过无数浑浊的江河,路过人山人海的寂寞,

愿举着一枝花,去伴你短短的一程。

因为我知道,你在等。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