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冬至你未至

lin 2017年1月14日原创文章评论2,094 阅读41377字

我不敢期待牵着你的手便可一世,只要你曾路过我的世界,或急促,或缓慢,遇见便已足够幸运。

想起初识安的时候,是在那一年的冬天。我被一群损友第一次拖进了酒吧,双手紧紧抱着一个包,蜷缩着坐在吧台前,低头看手机无聊的资讯。她则全然不同,在我身边的位置坐下,和调酒的小哥打个招呼,要了一杯酒,熟门熟路的样子。橙黄的液体在晶莹剔透的杯里流转,只一仰头,便是一干二净。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她一眼,头发很长,散散的披在肩上,身材纤瘦高挑,穿一件纯黑的T恤,牛仔裤上破了好几个洞。再仔细瞧,脸上化了淡淡的妆,只觉得很好看,带着一种烟火气息。正在我偷瞧她的时候,她的脸转过来,盯着我看一眼,粲然一笑,顺势点了一根烟,我抬头,看着她的笑脸隐到袅袅的烟里去,她一个人,我也一个人,正好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她知道了我在附近的中学读书,我知道了她高中后辍学已满两年,在酒吧里当驻唱,偶尔钱不够花,也会跑去地下通道里唱歌,去当平面模特,给别人作代驾,她说话很平静,在我不曾为钱发愁的岁月里,那样的生活不过一场梦,那些看似风光的活计都要在每个夜晚用一支支烟苦熬。

我们闲聊一个下午,她许是很寂寞,讲了很多,我记不太清,只知道她喝了不少酒,抽了不少烟,我离开的时候,她说,下次来找我,唱歌给你听。那时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了,所以很用力的点点头。

日子渐渐过去,自那次以后,我再没去过酒吧,曾带我去酒吧的那群损友,也没了联系。为了升学考试,每晚皆去补习班补课,睁眼便是刷不完的考题。突然,有人对我说,班里转来一个新同学,很意外,是安。多年以后,我对安说,真的,没想到我们那么有缘,你一想上学,便成了我的同桌。安笑笑,低头说,是啊,世界真小。

9岁那年,安的父母离婚,父亲欠了大笔赌债出逃,安被寄托在年迈的姥姥家,从此安的人生关于奔波,关于流浪。

我第一次去安家,是因为安喝醉了,我拖着她,在小巷里七拐八拐,老城区里没有路灯,安家在很隐蔽的角落里,等我这个路痴终于找到的时候,已过了一个小时。老人家睡的很早,我拖着醉醺醺的安在一片漆黑里摸索,楼梯很窄,两个人险些摔下去。喝多了的人很快就入睡了,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她说,其实我羡慕你,可以简单的过一辈子。她不知道,我不喝酒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这样可以一直保持清醒,就可以过着别人以为的生活,安,你不知道,我更羡慕你,你可以活得恣意妄为,我的生活需要伪装。后来我明白了,我们有时候遇见不同的人,是这个世界想告诉我们,人生还可以这样过。

18岁的安,重新回到学校上学,坐在我旁边,和我一起疯也似的刷题,我没问她,为何突然又来上学,或许是她想通了?

考试结束了,安上了一所重点,她向来聪慧。我们两个兴奋的跑去酒吧唱歌,安在台上唱了一首,台下掌声雷动,我激动的满脸通红,在台下随节奏又蹦又跳。离别的宴席上安敬了我一杯酒,她要与我挥别了,一场考试,引我们学会远行。安上学,是为了爱情,安依然是初识的那个带着烟火气息的安,她拼了命考上那个人的学校,她说,青春太短,怎有那么多机会踌躇,这句话我虽认同,却从未做到,我怕后悔,却一直在后悔。

那天我第一次喝了酒,我敬你,一杯一干而尽到黎明,愿可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安,现在身边的人是他吗?但我想这都不重要,只要眼前人是心上人,便是安然。冬至你未至,我们在不同的地点,一抬头,若偶尔记起我,粲然一笑,至或未至,有又何妨?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