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位中国青年作家的作品可以读一读

征文网 2017年1月12日18:34:49
评论
2,699 阅读 2068字

首先得明确‌‌“青年‌‌”的定义,我记得联合国有个标准,说18—45岁的都是青年。以这个标准来看,青年作家的上限也是45岁。从我的阅读趣味与审美来看,觉得以下的青年作家是不容错过。

路内。从《少年巴比伦》到《花街往事》再到新近出版的《慈悲》,路内的长篇尤其独特。《少年巴比伦》三部曲是青春澎湃、元气十足。路内的‌‌“青春‌‌”,当然不能等同于市场上的青春文学或者是青春叙述。

他是带着滚烫的文字,在叙述青年时期的茫然。那时飞溅这荷尔蒙的诗意。但少年总得成长,总得追根溯源。青春的诗意总会让位于青年的沉思。《花街往事》这部长篇,是路内从青春叙述转变为历史叙述。他在探寻家族史,也是有趣得紧。

《花街往事》与少年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天使坠落在哪里》有着藕断丝连的牵引,两本书一起读,某个细节互相印证,十分有趣。而新近出版的《慈悲》,最初在《收获》杂志上读了,深感路内转变之大,也因此深深地钦佩着路内对文学的追求与野心。跟《少年巴比伦》相比,柯尔蒙激扬的路内变得内敛与深沉,文字凝练,处处着意。‌‌“慈悲‌‌”乃是佛家概念,在这部小说中,路内超越立场,进入更深邃的凝思。

沈书枝。沈书枝是我极其喜欢的一名作家,最初是在豆瓣认识她。她目前所出版的作品,并不多,只有一本《八九十枝花》。这里的文字,极其美。她有着古典文学的功底,文字熨帖而美。沈书枝老师从容又略带惆怅地往日乡村、日常生活,十分美好。

乡村正在消亡。这里不是说乡村消失,而是在文化层面上,它日益枯竭。沈老师的《八九十枝花》里的一些文章,追忆着乡村的往昔。吃粽子、过年过节、放牛等,都是我小时候极其熟悉的情景。这是我喜欢沈老师文字的私心。不过,从文字层面上来说,我也希望更多人能读到沈老师的文字——最好是中学生,因为可感受语言之美。

李娟。阿勒泰的李娟,不多说,诗意。

钱佳楠。最初接触钱佳楠,是她的短篇小说集《人只会老不会死》。诚然,这是一部带着学生气的小说集,但却令人非常欢喜。在这个集子中,钱佳楠展现了多种可能性。轻盈的想象与厚重的现实感。她写贫穷,真的是窘迫,仿佛一个窘迫的人站在你面前,用不自然的笑意,保持着尊严。钱佳楠就是这么有勇气,把刀子往最现实、最窘迫的地方剜。所以,她后期去采访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下岗工人、去采访洗脚妹,都是源于她对现实的关注和深沉的思考。

张怡微。相对于张怡微的小说,我更喜欢她的散文和偏学术的书籍。散文很从容大方,学术文章很扎实。小说倒是呈现出学者气质,理智、理性,所以让人觉得激情不足。去年她在《收获》长篇专号上发表了一部中长篇小说《细民盛宴》,好看也好读。我读完之后,就很钦佩张怡微,觉得她在用小说做地方志或者生活志。大城市、小市民,世情生活。

周嘉宁。还是上海的作家。我有位师长,评论家,我跟随他学习过一段时间的书评。他对周嘉宁非常推崇,因为在泛滥的青春叙述中,只有周嘉宁敢于不断地突破自己。用他的话来说,周嘉宁是‌‌“不轻易倒向传统的现实主义,不简单地躲到西方文学潮流的面具,而是无限内向心世界,即使那里有许多阴暗和不堪,也不回避,不躲避,不隐藏。‌‌”周嘉宁的小说,其实我读得不多。她的短篇,我不喜欢,倒是《密林中》这部长篇,气象非凡。

曹寇。曹寇的小说,很奇特。奇特的地方,就是他从头到尾在用无聊的语言来消解日常生活里的意义。他的主人公、他的故事、他的喋喋不休,都是为了消解意义而存在,他发现了无聊生活中的虚无。推荐他的短篇小说集《屋顶长一颗树》。但曹寇的小说,不可读多。

赵志明。赵志明出过一本短篇小说集,叫做《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里面有几个中篇,非常精彩,尤其是《还钱》一文。窘迫、尊严、穷人的生活状态,入木三分,非常精彩。他写农村的灰暗,有点儿鲁尔福的味道。但这一两年,他去写怪谈小说了。

阿乙。阿乙是我非常敬佩的小说家,推荐他的短篇小说集《鸟,看见我了》。初次读此书,经验。文字如此简练,叙述如此高效,情绪如此冷漠,实在是难得一见。阿乙的写作,是苦熬式的,阅读他的小说,很容易感到他对文字与故事的打磨,以至于给人一种过于拘禁之感。阿乙当作一段时间的警察,所以在《鸟,看见我了》这部小说里,尽是小城里的故事。人物风尘仆仆、故事也风尘仆仆。但阿乙的长篇《下面,我该干什么》却难让人满意。可惜,这两年他大病了一场,写作精力有所下降。

张定浩。张定浩是诗人,是评论家。他的文字温柔而多情。我喜欢他的评论,他的《既见君子》诗评集,谈论的是南北朝的古诗,谈论的是盛唐的李白,真是风流。

小白。对于我而言,小白是个极其特殊的作家。他的文化随笔集《好色的哈姆雷特》、《表演与偷窥》,谈论的几乎都是床上那破事儿。正好契合我的阅读趣味。

还有一些作者,暂时不能算作是作家。比如陈志炜,这是个比朱岳更有趣的作者。他的文字,肯定不会得到普通读者的喜欢,但绝对会得到书评人、小说家、诗人等组成的专业读者的认可的。王苏辛,她曾经用过普鲁士蓝这个笔名,在我所知道的90后小说作者中,她是最令人所期待的;徐筱雅、索耳、林为攀同样也是如此。因为他们的作品不为大众所知,就不多说了。来源:知乎

继续阅读
征文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1月12日18:34:4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3633.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