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刘师服:韩愈为何悲叹自己的牙齿

征文网 2017年1月14日文学世界评论2,348 阅读1070字

唐代文学家韩愈,苏轼称赞他“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

刘师服韩愈是个苦孩子,父亲死得早,自小由兄长抚养成人,他自念是孤儿,因此读书特别努力,加之考场命运比较坎坷,走入仕途之后更是艰险重重,心情饱受煎熬之余,身体也跟着受累,别的不说,才四十多岁,就显示出老态,一口牙齿都掉得差不多了。这些都记载在他自己写的诗文中。文学家毕竟不同凡人,他对于自己牙齿的惨况,描述得极其生动细致,读来如在目前,且看他的《赠刘师服》。

《赠刘师服》韩愈说牙齿

羡君牙齿牢且洁,大肉硬饼如刀截。我今牙豁落者多,所存十余皆兀臲。匙抄烂饭稳送之,合口软嚼如牛呞。妻儿恐我生怅望,盘中不饤粟与梨。只今年才四十五,后日悬知渐莽卤。朱颜皓颈讶莫亲,此外诸余谁更数。忆昔太公仕进初,口含两齿无赢余。虞翻十三比岂少,遂自惋恨形于书。丈夫命存百无害,谁能点检形骸外。巨缗东钓倘可期,与子共饱鲸鱼脍。

韩愈有位朋友,名叫刘师服,这位刘先生牙口好,让韩愈羡慕不已,“羡君齿牙牢且洁,大肉硬饼如刀截”,老友啊,我真羡慕你牙齿又牢固又洁白,大块吃肉吃饼,锋利得好比刀子截断肉。对比自己的牙齿,韩愈真是极其伤心,“我今牙豁落者多,所存十余皆兀臲”:我现在牙齿掉落得多,剩下的十几个也岌岌可危呢。用餐的时候,只能用勺子舀着烂熟的饭粒,送到嘴里慢慢地嚼,如同牛在反刍,真够惨呢。

韩愈的妻子儿女也挺体贴他的,从来不在盘子里放梨子、板栗之类的食物,免得韩愈看着干着急,“匙抄烂饭稳送之,合口软嚼如牛呞。妻儿恐我生怅望,盘中不饤粟与梨”。

面对这样惨澹的现实,韩愈觉得蛮悲催的,想想自己才四十五岁,还不算老人,牙齿都如此稀疏了,那么以后就更加不可想像了,至于青春容貌以后也甭想了,牙齿只会一天比一天少了,“朱颜皓颈讶莫亲,此外诸余谁更数”。

学习前人榜样满怀乐观钓鲸鱼

不过,韩愈毕竟是精通历史的人,精通历史不只是丰富知识而已,还要用史上的人物来鼓励自己。他首先想到是姜子牙,姜太公八十遇文王,当时口腔里只剩下两颗牙齿,居然还能成就一番大业。三国东吴的名臣虞翻,在韩愈这个年龄的时候,也只剩下十三颗牙齿了,居然也活到了七十多岁,还着书立说,活得挺自在,看来不必悲观,“忆昔太公仕初进,口含两齿无赢余。虞翻十三比岂少,遂自惋恨形于书”。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韩愈吸取了古人的能量,变得乐观起来,也看开了,他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只要活着就是好,不要太在意牙齿这颜值和外形。

一旦想通了,韩愈又展开了对美好未来的想像,于是约刘师服去钓鱼,钓的什么鱼?是大鲸鱼,而且要和老友一起大吃特吃一顿鲸鱼肉。

如何?韩愈是不是挺有趣的呀?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