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斌

1122334455 2021年9月21日原创文章评论606 阅读1351字

周五,阿斌已经饿了两天了,若是再找不到工作他害怕自己撑不过这个夜晚。看了看角落的鞋,鞋绳早就发黄了,抬手想去够,一个没扶稳,连人带床上的桌子翻倒在地板上,桌上三天前的方便面的碗,不偏不倚的砸向一个地方,阿斌看去,顿时一股强烈的不安感传遍阿斌全身——唯一一件还可以称之为白的衬衫,上次面试失败他随手便仍在地板上了。勉强站起来,却又踩到了啤酒罐,一阵刺痛由脚下传来,但他顾不上这个,踉跄着去捡起他的“白衬衫”,与之前不同的是,它已经是一件红的了,原本白色的衬衣,后背上已经被染上一大坨辣椒油。面试是别想了,他颤抖着穿上那件衬衫,去角落里穿上鞋,有点不合脚,鞋里还很湿,鞋里的污渍刺的阿斌伤口发疼。他一瘸一拐的走下楼梯,他要去搞点酒喝,为什么呢,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想胡乱买通酒喝,或者有花生米或者几个菜就好了,以前女友经常会做。当时他可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可是后来女友跟别人跑了,他也变得醉生梦死。阿斌这样想。

5,4,3,2,1,阿斌喜欢边下楼边数楼层,一层了。阿斌熟练的敲了敲张奶奶的门,敲的很大力,如果阿斌在世界上还有亲人的话,那一定是这个半聋半哑的老婆子。每周五阿斌都要提醒她检查信件,她的儿子在外地,约定好每周五都要给老人寄信,其实很早就没再寄了,信箱里会有的也只是每周的电费报表。老人家不识字,就由阿斌来读,刚开始阿斌有点不熟练常常读错,但是后来慢慢习惯了,也不再出错,每每看着老人家听完信高兴的表情,阿斌从心里难过。这是最后一次了吧,阿斌想。半晌,门开了,张奶奶看到是阿斌,脸上的表情分外自然,“阿斌啊,进来坐吧,"他忙声附和,进了门奶奶才注意到阿斌的囧态,“斌啊,怎么搞的来来来奶奶给你洗洗,快快脱下来”阿斌抬起手阻止了她,然后又像想到了什么,慢慢放下手“奶,我想借钱”他要强不肯向别人低头,他想,反正也是最后一次,如果说自己在人世间还有什么挂念的那一定是张奶奶,听到这句话奶奶笑着进屋了“这可是我儿子结婚我给他准备的彩礼钱,你可一定要还”奶奶边拿出一个布包边说“放心啦老婆子,你儿子都五十了还没结婚呐,可要抓紧咯”“闭上你的嘴巴,哪里有这么说人的,说不定今天这封信就是结婚请柬呢”老婆子边笑边把钱递给阿斌,他从信箱里取出信件,意外的发现多了一封信,他赶忙拆开,一封大红色的请柬掉了出来。

阿斌买了酒,独自一个人走在街上,边走,边喝,边唱,醉了酒,城市的街道灯影迷离,阿斌开始幻想,如果女友不走,或者父母不出意外,那么他现在一定有一个幸福的家了,孩子都有很高了,阿斌慢慢的走着,感受着城市的晚风,他一直很忙碌,从没有静下心来感受这个世界,就这样,一步,一步,目的地到了,是一栋废弃的大厦,从这里能看到整个城市,那时,阿斌每晚都会和女友来这里,聊一聊理想,或者跟父母打电话,阿斌走上去 1 2 3 4.........17 18 19 20,阿斌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令他心碎令他痴迷令他难以忘怀的城市,然后扑进了漫天吹刮着的晚风中。阿斌看到了,女友正跟她现在的爱人打情骂俏,父母依偎在沙发上观看着晚间新闻,张奶奶,正忙着收拾东西去参加儿子的婚礼,阿斌不后悔,能和这城市葬在一起,他心甘情愿。

正在播报早间新闻,x市一男子,昨夜坠楼,警方在他的衣兜里发现身份证,田某斌,目前正在联系他的家人...........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