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总是感到沉闷

Qyun 2021年9月28日18:31:33
评论
46 阅读 6672字

初见

走过林立的高楼,我便看到了你。

好奇的你把洁白的面庞探出帘幕,一次,一次的试探,终于给足你了勇气,你优雅的款步移出,用圣洁的温柔的舒适的眸光,凝视这鬼魅的夜。

忽的感到,今天的你格外的明亮可爱,心中多了一丝莫名。

我望着你,你发现了我的凝视,但我依旧望着你,渴望着你,你绝美的面庞令我醉心丢魂失魄,你温润的光辉让我羞愧,可我依旧望着你,发呆。

可你,生气了!发抖了!脸色愈发的苍白,气急败坏的便匆匆躲进乌云中去了,黑夜依旧。

我耳中却有声音在回响,悠悠叹叹,满怀不甘。

我闭上眼,依旧站着没动,静静留恋你的身影,耳边忽闻,“没用也亮”。

睁开眼,路灯依旧是那般亮,黑夜依旧那般黑,沉闷压抑。是梦,在梦中,我还是醒不过来。可耳边却传来那声音“亮有什么用,出个门都不易”,我的心中有多了那一丝莫名。

睁眼,白灰墙壁就在眼前,外面的雨,丝丝落落依旧在下,落个不停。望着那雨,我又听见那叹息,又安安静静的睡去。

 

栖云湖

雨刚停,我便急匆匆赶往栖云湖,总是害怕与她错过,害怕下一秒便是别离。

我看见她,在初秋清晨的薄雾中,她静静地等着我。我向她走去,和她问好!白色的连衣裙包裹着玲珑娇小的可爱身躯,呆然不悦的眼睛也马上变得明亮清澈,她笑着抱怨着我的迟到,又把最近发生的一切说与我。我在湖畔的石凳坐下,静静地听她诉说,想象着她的一天,细细的看她的模样。

红枫,红色的枫叶落在水里,嗯? 她…她……果然走了。不知觉已经过了这么久,起风了,一片一片的枫叶,纷纷落落,面前的涟漪——层层。

记得,两年前我们初遇,那时的我,沉沦着!绝望着!嘶吼着!,一夜未睡的我,急不可耐的我,天刚亮便跑了出去,没有方向,只想着释放尽这心中的一切,不知觉便走过落云坡,到了栖云湖畔,那时雨还未停,我盯着眼前的湖水发呆,望着水中云影变幻,幻想,微雨涟漪,恍惚中朦胧,我好似看到一个倩影,那一瞬间感到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痛彻心扉,眼神的在次漂移,我便见到你,酣睡的身影呆萌可爱,长长的黑发和可爱的睡容,你眉毛微颤,慢慢睁开了眼,便看到了我,只是静静的笑,那笑好似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我的心在这一刻就彻底的呆住了,我木然的唯有静静望着你,你开心的化作白色云影跑来跑去。

从那以后,只要有空,我便去找你。现在想起来真好。

望着岸堤两旁的红枫林,半空中彩虹在慢慢消散,我也该回家去了。

说起来,都是缘,栖云湖,尽是云的湖中,那云竟不是倒影,而是真的,哈哈。

 

我的别离

景象在变幻,且将永远一直持续下去。

漆黑的半夜,白炽灯的光猛然炸裂,白晃晃不敢睁眼,身旁的风扇依旧在转,我依旧躺着。我想我是不醒的,不睁眼的,睡着的,耳边传来的低唤似在天外,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无,是幻是梦,是蝴蝶。我依旧沉沉睡去。

不知从何时起,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别离,我们总是在离开,在别离,和小时候、和同学、和家、和亲人、和自己,“你也该长大了吧,和以前告别吧!”说是别离,但其实都没有别离,自己的心依旧没有离开,没有远去。真正的别离,是死、是消失、是不存在,这时便是永久的别离,不是不舍、不是割裂、不是撕心裂肺,而是自然、是正常、是不变、是大多数人那样。

今天,我在别离,别离着,眼前的所有的全部。

 

沙沟岭

沙沟岭,你是我一切的起始,是我生命的起源之地。多年前的一声啼哭,我便来到这世间,而后至此。在那里,有我的家,而今破败的家。

早春的她寒冷依旧,萧瑟与枯黄。

窸窸窣窣,脚步声逼近,扛着锄头的他消失在路的尽头,在那尽头,红了脸的朝阳还未升起,可依旧能看见微光中,路两旁开满了黄色的迎春花,鲜艳的黄,凄冷的白。

微风细雨中,暗淡了颜色的松柏在暗暗垂泪,灰扑扑的竹林窸窣作响,淡薄的白雾开始弥漫。凉风习习中,缕缕清香飘来,我明白,她凋零尽了,我走过,盯着满目的枯黄,默默发呆。

当最后一抹微光也消失在天边,漆黑的夜空下,我在等你,在等你……

我能听到木柴落地的声,灰黄的灯光没能为你照亮前方,我则在旁静静的看,屋里火盆中刚加的干柴着了起来,整个屋子都红红闪闪,耳畔响起叫吃饭的声音。

忽的某一天,眼前变得多彩,她的一切都充满生机。你看到没有,门前漆黑杏树上繁密的粉红花儿在飘落,走进,轻嗅着香甜空气,远方萧瑟枯黄中的片片艳红,脑中遐想,满树的果子和呼朋引伴。

可终于,当再见你时,眼前只剩这绿,单一的绿,一成不变的绿。可今天,我还有资格说你是我的家,我的终点吗?在那小小屏幕的前,我们比着谁先吃完。在那黄黄的麦秆堆中吵闹,酣睡。我们漫山遍野的跑,捉野鸡,寻野兔。还记得,那山里的稀屎彤,和洋奶奶树旁的欢声笑语。只不过,我们都走了。在那高高的山头上,电杆的脸依旧铁青,那杆旁静坐的人,依旧只影,依旧凝视远方灯火阑珊。

 

夏日的雨一下便是几日,偶尔停歇,却也连绵不断,整个山岭便好多天便藏匿在浓雾中,从这世上消失。早起的他步至山岗,遥望远方,看着四周浓雾弥漫,四周的山呢?远方的城市呢?什么都没有,眼前就只有身边的草和身后的电线杆,远方的东西都消失了。他感到好像自己在升华,要变得纯粹,那是什么?优越感?记忆偶然涌起,心中猛然重击,愤懑,羞愧,无奈,一一闪过。而这时,远方红日冉冉升起,雾气腾腾的,在消退。他便坐在这,背倚着电线杆,静静的望着远方的城市发呆!

检察院的车、手枪、军装。想到这儿,他的脸一会青一会白。那个人!那个人事占据在头脑,他气的嘴唇发抖,手不由自主又攥紧了几分。他不明白,想不通,人的变化可以这么大,这么夸张!那个人,是他爷爷的弟弟,他爷爷一共是兄弟三个。那么为什么兄弟三个,会变成如今的格局。一个客居异乡,薄凉寡性。一个泼皮无赖,苟活于世。一个一生勤劳,疯癫而终。

我问:为什么?

他说:不知道!

他说:他知道的,都是别人说给他的。

他说:我到现在还想不通,常常气愤的想杀人复仇。

他又想起那把枪,那个人的模样亦如影随形显现。

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恨还是什么?

我说:放下吧,都过去了。逝者已逝

他朝我大吼:那些衣服呢,那些羞辱呢,爷爷会怎么想,我的心呢!你说的轻巧 。

看着他的记忆,我也沉默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想,怎么处理了。

凉风吹来,雾气在朝阳下早就消失不见,眼前是更清晰的世界。他看着远方的城市,那似乎是个深渊,一步踏入便出不来。那更是个工厂,把踏足着都改装变化。望着那个魔鬼,他好似有点明白,但他的心里一直,一直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我不会忘记!”。

走下山岗,弯腰顺手抽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左摇右晃,沿着羊肠路,朝家的方向走去!

 

今晚也看不到她。

星期一的我抬头找她,想和她分享我的高兴,我的伤心,可她不在那里了,我找遍了整个天空,都没有,她消失了,她走了,她离我远去了。

抬头除了黑就只有虚无,没有,什么都没有。

她从我的世界消失了,好久,久到我都怀疑她是否存在过。

不是喜欢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渴望你,想看到你,想和你散步,想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我的开心,我的痛苦,和我存在至今的所有。是孤独吧,对,是孤独!有了你,我就不再孤单,我就能活下去了。

今天的我终于真实了一次,不再是把一切都藏在心里,我说了出来,发泄了,真实了,或许宿舍里会变味,但无所谓了。

在这初秋九月的某晚,风一直若有若无的在吹,我独自倚墙,独自坐在石阶上,旁边是前几天刚栽种的绿竹,楼顶的大射灯就在头顶,身下光滑的大理石石阶倒映这栋宿舍楼的光,四周都是他们的吵闹声,在歌声和吵闹声中还夹杂着蛐蛐叫,我越发感到手脚冰凉,我依旧在暗自思念着她,或许明天就能见到,且等着吧。

 

吵闹

他们在说什么……

我站在旷野,山边的树,在晃在摇,树上的叶,在颤在抖,他们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脑海里只剩下了兴奋,不知名的兴奋,极致的兴奋,突然,他们脱离了,他们跑着跳着,争着抢着,朝远方飞去。风一直没有停,落叶纷纷,我依旧站立在这旷野,闭着双眼,面朝丹江,静静的让风从一切掠过,静静的感觉这份独特。走着,走着,左右前后,随着自己的心,忘记方向与这世间一切,不管状态,完全沉醉在这种感受中,脚在一直走,朝未知的方向走。

山,树,城市,蒿草,小花,当我睁眼,这些就在眼前,身旁,脚下,我伸出手,能感觉到清爽的风儿,从我手中滑过,慢慢品味,一丝一丝。我呼吸,我躺下,静静的望着蓝天与那朵朵白云,身旁不知名的蓝色小花正在绽放,淡淡的幽香,四周的蝈蝈在鸣叫,欢快的乐曲。我望着白云发呆。这儿的一切都没有变化,雨雾中朦胧,艳阳中香甜。这儿的一切都变了,一切都在消逝,房屋倒塌,木头腐朽。我找不到了,我离开了,走了。

我睁眼,我闭眼,睁开,看着眼前一成不变的平平常常的苍白的白灰墙,下床,拉开窗帘,血红的夕阳正在缓缓落下,我只好静静的望着他发呆。

回过神,他们依旧在吵再闹,为这不知名的乐趣吵闹,我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生日

时间到了这一刻,我的心里,不知是喜还是忧。耳畔响起这歌,闭眼享受,灰黑的可并不是无一物,我能感受到白炽灯就在眼前,黑色的空间被这白光撕裂,黑斑点点的闪现,恍恍惚惚中画面惊变,光在坍缩,在迸射,阴惨的天空雾蒙蒙,云遮住了太阳,出现与消失。猛然地球被关进了小黑屋,突如其来,舍友关了灯,我的世界只剩下漆黑。

我好开心,第一次知道别人记得我生日。那一刻就像,溺水的人儿发现水才齐腰,原来一直都是自己吓自己。黑夜里的我总害怕鬼魂,有一天才明白那些人才是真正对我好的,已逝去的最爱。那一刻,我好惊喜,谢了QQ音乐,静静安眠,开始幻想。

外面很冷,白雾尘土在旋转升腾,地上打了白霜,似那薄雪初积,冰冷潮湿,北国深秋的那种惨白。早起的我,赶着上课。

脑子里却总是惦记南区的包子,手扶脰子而其咕咕直叫,眼前的蚊虫亦嗡嗡不停。我的概率论老师,是个中年大汉,虽说是大汉,但其声音低沉,形态扭捏,眼神妩媚,只能说大汉的外表下少女依旧。他嘴里的声音决计不消停,某一频率的吟唱,蚊虫般念叨着听不懂的东西,亦或我不想细听,但谁会去仔细聆听蚊虫嗡嗡,心烦的东西,也只有消失。

深渊中,我从未止住滑落的身子,离师背德的我,越掉越深。我对自己还是留有期待,我能感受到死海的波纹荡漾,虽然微小,但是存在,丝丝微风不止。

“上周”才刚断气,“下周”新婴刚呱呱落地,口中讫语,心魂却停留在“上周”死尸庞,不愿离去。身形粗大的你,为什么直把小时的衣物往身上套?

哎!还是喜欢吧。

身旁的风依旧阵阵的吹,额前的刘海起起落落,我的眼中空无一物,我不明白自己为何待在这里,莫名的虚无,恍惚中我早已死去,来自灵魂的凝视,黑白世间何来色彩,虚无人生又怎会想要重来。

抬脚,走去。已死去的我,望着我的现在,他看着我慢慢滑入深渊,叹息着却不曾出身阻拦,只会直喊,宿命!宿命!在死掉的最后,我依旧恨他,恨自己的以前,恨自己的以后,我嘴上咒骂,心里痛恨,便在这时停下了呼吸。滴答滴答滴答滴,已死的自己在凝望,从小到大的一步一步,他还是没有找到活着的理由,每天继续的活着,每天继续的死着,你我又有何区别。

猛然的醒悟,篮球场依旧吵闹,枫叶晃晃悠悠的在落下,转过头,我走我自己的路,寒风槊槊,灰暗的天落下了雨,我头也不回的走进宿舍。

我喜欢你吗?或许吧,无所谓了,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不知道何时才是终点,或许明天,我们与鱼虫草木何异?喜不喜欢,我不想去想了。得不到回应,不想去想。我走了,不会等待,就此去已绝不回头。

梦琪她哭了,泪在不知不觉就在眼眶打转,她只把头仰的更高了。

在星空下,少女祈祷着,祈祷着自己消失,把自己的存在抹去,让一切重归虚无,光影中,星空并没回应,并没有只为她一人闪耀,她失落,她低头,闭着眼,就这样睡去。

第二天的清晨,一如既往,按部就班,从床上爬起来的梦琪,一脸疲惫的去洗漱,只是会不时想起那星空下的少女。

就这样吧。梦琪这样想着,这样不也挺好,随随意意的活着,和草木同逝,与心同乐就好。

 

观雨一

凄楚的雨落个不停,可我,起初并不觉得她凄楚冰冷。初晨雨落,润物无声。

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是有多么开心,我抬着头,直钩钩望着那苍天,期待你直扑向我,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那义无反顾的身影,眼刚见,你便急不可耐的亲了下来,一次两次,红了脸的我心中窃喜。

等至中午,斜风狂吹,稀雨骤急,我则至身冷衣湿,而爱仍存,我知道你受了狂风的裹挟,身不由己,我知道我帮不上任何忙,我不能让风停,也不知道你要去那儿,要做什么,对你我是一无所知。我想你就在眼前,只有我伸手就能抓住,但我却留不住。但我就是喜欢你,看见你,我的心就按捺不住,看见你,我就是开心。

你……我……

开心吗?何曾有过,梦中吗?一切的臆想也该有个尽头,嚎啕大哭的苍天,明天就会好吧!我尽力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天,而与你与我,都难受。

凄楚的雨,是天的泪。

我抬头望着闷闷不乐的你,含笑的嘴忽然就拉了下来,不知怎的心里就难受起来,眼泪不挣气的在眼眶里打着转。

你发了疯,继而嚎啕大哭起来。

你还是那个小孩,一直没变。我也就想着,哄你开心起来。我在你面前摔到泥坑里,拿满是泥的手画着花脸。我用严厉的声音恐吓这你,想让你收住这泪。我答应了你,只要不哭,你想要什么都行。可有用吗?一直都是这样,我的耐心消磨殆尽了。

我走,躺在床上,静静的听,风啸雨哭,感受你的疯癫。

 

观雨二

晨曦的微光,灰暗的白,阴惨的天,朦胧。雾气弥漫,细雨飘零,一切的一切就是在这一刻开始改变,这片天地开始了藕断丝连,像久爱的人初离,悲伤依恋心底翻涌。

他陷入了幻想,有光的眼,映出他的殷殷期盼,而他也就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细雨,蒙蒙雨丝在变幻,天地的突然黑暗,他闭上了双眼,无尽的黑暗没有边界,眼睛微睁,天地朦胧,黑暗存在了边界,微光中划过雨丝,眼皮震动,一闭一睁,景象的重复,脑海的黑暗渐渐充盈,银白细雨在飘落,某一瞬间的静止,雨丝的微光渐渐连贯,上下黑暗边界和细丝,眼皮震动,神情朦胧,上下的黑暗世界被细线牵引,慢慢靠近,终于只剩下了黑暗,我闭上了眼,天地的再次重逢,重逢之后就是分离,我睁开了眼。

朦胧,朦胧,我的眼神就在这时开始迷离,光亮消失,我就开始在这黑暗世界一直奔跑,跑啊,跑,一直不曾停休,我还是能感受到,细雨的微凉和迎面的冷风,可我的眼前依旧空无一物,我什么也撞不到,什么也看不见,我泄气啦,四下里,精神打击似的徘徊,突然,我好似步入一个水潭,下坠,我在坠落,我无法呼吸,我被无尽的黑暗吞噬,我就绝望的由他去吧。

朦胧,朦胧,我的眼神就在这时开始迷离,黑暗消失,我就看着眼前大地,怎么?我在坠落从百米的大楼刚刚跳出。迎面的风儿甚是喧嚣,声音,啊,看那大街上繁忙的人群,心脏猛地炸裂似的直跳,声音,光明,世界从我的眼前消失,这儿只有我自己,好似只有这一刻我才明白自己想要的,心底只有哪一种声音咆哮,扭曲的五官和坠落的尸体,他想要在这怒骂中结束,好似听到了那声大骂!自从知道那位将军的事,这就存在心底。

朦胧,朦胧,我的眼神就在这时开始迷离,我自己的消失,无尽的黑暗中我睁开了眼,我还是依旧躺在床上,旁边小猫在酣睡,心里的突然温暖,想着要看的那本书,便翻身起床,开始四下里翻找,我大声喊叫着我弟,问他有没有见。猫!瞬间的微凉,迷雾笼罩的世界细雨又开始了飘零,微微的寒风迎面,我竟站在楼护栏上俯瞰世界。

坠落!坠落!冷风迎面,泪如雨下。那细丝将我兜住,拉着我朝黑暗跑去,我与这片天地瞬间结合,这一刻我才能感受到那激动兴奋地心情,他们久别重逢,脑海里无数次的幻想即将成为现实。激动!激动,我恨不得自己,化作火箭,马上飞奔而去,脑海里满是小鸟信使的话语,亿万年的苦闷生活终于熬出头,我激动的望着天,但我的心也就在这时渐渐冷却,太阳出来了,天边的彩虹和消失的细雨。我也终将只能脸色铁青。

 

结束语

抬起头,少年淡淡的望着昏暗的苍穹,天边的乌云渐渐压了过来。

闷热的午后他独自一人,晃荡在校园,这会他刚好站在操场上,呼朋引伴的人群嬉笑吵闹,闷热给他更添几分沉寂,褐黑的脸庞上尽是木然,慵懒的眼神渐渐倒映出苍穹,昏暗的天空下少年独自站立,内心充斥着无尽的痛苦。少年享受着自己的极致孤独。狂风猛烈的刮了起来,少年心头只稍感一空,瞬间的清爽,欣愉诞生在密不透风的房间,苦闷与腐朽就此涌上心头。

“为什么会痛苦,会难受!这是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少年一个劲的在心里问道!不断重复,怒目直视苍穹,一个秒钟,一个分钟——— 戚戚沥沥的雨开始落了下来,少年很自然想到“青山不语,苍天含泪” 莫名的嘴角含笑,转身离开了操场,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雨渐渐的也大了起来,人群四散奔跑,不一会儿操场上就空无一人,乌云遮蔽了苍穹,狂风裹挟了骤雨,黑色的世界被不安和躁动填满,充斥每个角落,所有人的心中。

继续阅读
Qyun
  • 本文由 Qyun 投稿,于2021年9月28日18:31:33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39571.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