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走火的女孩

3345617434@qq.com 2021年9月28日18:32:16288 阅读2 3780字

她好久没有烧点什么了。

在她出生的那年,生火大多都还是用火柴。

印象中只有她的妈妈在她身边,家庭只有这么两个人相依为命。

妈妈放下刚出生一个月的她去生火做饭,她身边没了东西便开始哭个不停。妈妈只能抱着她做饭,边添柴边哄她,“小林乖,乖,不哭了,不哭了。”那时候她不懂妈妈说的什么,也没办法听妈妈的话,仍是磕磕绊绊地哭,她连哭也没学好,哭的还不是很熟练。但当她看到锅底烧得热烈的火时,她深深地被火吸引,目不转睛。她咿呀咿呀用手指着那里,“这是火哦,会烧到小林。”妈妈将她的手紧紧窝在自己手里。

她一岁多一点学会了走路,可以走进妈妈怀里了。第一个学会的词是“妈妈”,第二个是“火”。当然,这些都是她妈妈长大后告诉她的。“你小时候脾气可大着呢,一哭起来怎么哄都没用,玩具也不玩,就是哭,不知道哪里惹到你了。说起来也奇怪,只要一看见火,立马就不哭了,两个眼睛瞪的滴溜圆,指着火说‘火,火’,一看见火就乖的不行。发现这个后我还专门给你买了一个火炬的玩具,咱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聪明,糊弄不了你,只看见真的火才不哭。”妈妈边纳鞋底边对她说,蜡烛火焰的影子在昏黄的墙上摇摇晃晃。

在她两岁时开始学着妈妈的样子划火柴,可她划不出火。她把火柴递到妈妈手里,“火,火。”她边划边对妈妈说。但妈妈不明白她的意思,“小林不能玩火,会烧到自己,会很疼,知道吗?”可她只能看着妈妈将火柴没收,于是两只手没了期待,只能尴尬地交叉在一起。

三岁的时候,她终于划得动火柴了,也懂得将火柴藏起来不让妈妈发现。她开始喜欢用火去烧各种东西。用过的田字格,木头,塑料,自己的头发,剪下来的指甲,那些东西被火烧过之后就变了个样,她还没办法明白这背后的原理,只是越来越为火着迷。但也有东西不为所动,像是石头,铁,这些东西,无论用火柴烧多久都不会有变化。

在她三岁半的时候第一次看见玻璃球,在一家超市,她将玻璃球拿在手中,圆圆的,滑滑的,里面还有小圆点,各种颜色,很漂亮。她想知道玻璃球用火柴烧过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走出超市的时候她手中的玻璃球被店员发现了。

“小孩子不知道什么叫偷的,她只是觉得好看所以就拿着玩而已,为什么说话那么难听?”

“小孩子不知道,大人也不知道吗?大人怎么教小孩干这种事!”店员得理不饶人。

“我没有教她,我只是没看到,我们买下来就行了,干嘛这么说我闺女。”

她紧紧拉着妈妈的手,好像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小林,拿别人的东西要得到别人的允许,不然会被别人说成偷,知道吗?乖孩子是不能偷东西的。”回家的路上妈妈对她说。

“是要得到刚才那个很凶的姐姐的同意吗?”

“是谁的东西就该得到谁的同意。”

“那爸爸是被不乖的人偷走了吗?有没有得到妈妈同意。”她问。

妈妈沉默了很久没有说话。

她始终不知道爸爸是为什么离开她们的。他是谁呢,宇航员还是保密工作者?渣男还是垃圾?活着还是死了?他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但在她的心中,他的爸爸,阴暗大于阳光。

在她五岁的时候打火机开始流行了起来,火柴逐渐被取代。她看着手中的打火机,用手指划过滑轮,次拉一声便有火冒出来。她不明白为什么,打火机里面装的明明是水,怎么会有火冒出来呢。不过打火机可方便多了,着起火来也不像火柴那样有难闻的气味。她像以前收集火柴盒一样开始收集打火机。

她上幼儿园时经常被老师没收打火机,“小林怎么总随身带着这个,这个很危险的,大人要注意把打火机放在小孩子碰不到的地方。”她看着向妈妈告状的老师,低下头不说话,手放进自己口袋里,零花钱还足够买很多打火机,只不过以后不能在幼儿园拿出来了。

“小林为什么随身带着打火机?”回家的路上妈妈问她。

“只是觉得好玩。”

“拿它烧过什么?”

“纸,塑料,蚂蚁,鸟的羽毛。”

“为什么要去烧蚂蚁?”

“不好闻,再也不烧它们了。”

“你烧到手会疼吗?”

“会。”

“蚂蚁比你小,它们就不会痛吗?”

“对不起。”她低下头。

“以后再也不能玩火了,听到了吗?”

她没有回答。

她在想,为什么吃猪肉或者吃牛肉时并没有人说什么道德观念,猪和牛比蚂蚁更能表达疼痛不是吗?为什么偏偏烧蚂蚁是可耻的呢?蚂蚁的肉如果也香喷喷的话就好了,那样就再也不会有人指责我烧过蚂蚁。

道德观念并不是客观的存在于那里,而是由人类关于物体本身的价值主观决定的。那道德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反正总是对大多数人有利的,那小部分的人就该死,烧蚂蚁的人就该死(为了吃蚂蚁而烧的那部分人除外)。

她童年的娱乐方式只有不停的烧东西。经常一个人跑很远的地方,挖个大土坑,在土坑里烧各种东西,烧纸,烧塑料。她尤其爱这两样,纸会变成灰烬,塑料会变成粘稠的液体滴下来。有时候也会被烧过的塑料烫到手,起了泡,钻心的疼痛感,她反倒觉得更有意思了。上课时课也不听,只盯着手上的泡看,明知道碰到会疼,还是会用手去碰。在无聊的世界中,唯有疼痛感才能让人提起兴趣来。

那是她的家里总是停电,她喜欢停电,可以点蜡烛了。她将蜡油滴在自己手上,蜡油残留的温度烫红了她的手。她将蜡油滴在自己的指甲盖上,红彤彤的,像涂了指甲油。

十四五岁的她逐渐有了自己的世界观,开始有自己所相信的东西。

妈妈早上起来将几张纸用火点着扔进了井里。

“妈,你在干嘛?”

“昨天晚上做了噩梦,关于你的,像这样,把纸烧着,扔进井里,噩梦就不会成真了。”

“这也太迷信了吧,梦就是梦。”

“不能乱说。”妈妈摆摆手。

妈妈不是迷信,她只是想通过一切存在或不存在的事情来完完全全的保护你。

她高中的时候在学校住宿,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点着打火机。火焰将黑暗烧去一大块,映红了她的脸。说起来,火让空气也变得具体起来,它将空气中的氧气掠夺过来。

所以,火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它又为什么能将纸点着?她不具备那样的专业知识,像是等离子体,电子跃迁,电磁波。她无法理解这些东西。

她只是觉得火是外来侵略者,只要有可燃物,便一路烧下去,哪怕把整个地球都点着。只是这侵略者暂时被人类利用,但它始终是不可控的。

她看着火光,想烧东西了。

想烧就去烧嘛,你是属于你自己的不是嘛,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不用为此感到可耻,何必纠结。

于是她起身来到卫生间,看着纸变成了灰烬才长舒一口气,这个世界,若不烧点什么东西,恐怕就无以为继了,她这么对自己说。

她只见她妈妈哭过两次。

第一次是因为妈妈做饭烫到了自己,妈妈买了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边上药一边流泪。第二次是她要真正离开妈妈一段时间时。

她要去很远的地方上大学了,以后就不能经常陪在妈妈身边。

“要多给我打电话啊,我主动给你打电话你又嫌我烦。”妈妈说。

“我怎么会嫌你烦啊,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没我气你你就偷着乐吧。”

其实她上大学时也没有多少朋友。但很难找到土坑了,没办法尽情地烧东西,这是件很头疼的事。

现在明火越来越少见了啊。她在心里抱怨着,只偶尔听电视说哪里的山上着了火。没人用煤油灯取亮,做饭也有电磁炉,冷了也不用烧木头取暖,叮一声,空调就有暖气吹出来。

好像,火该退休了。

也是,这么多年了,火丝毫没有进化,总是那一副样子,总会被淘汰的。

她点着一根烟,看着阳光下的烟雾,可真好看,她的灵魂顺着点着的烟被抽离出来变成了烟雾,被风捏成各种形状。

她也是值得被喜欢的。

她为那男孩戒了烟,扔掉了打火机,何必烧什么东西才能活下去呢,不要有那种想法,烧不烧东西这世界都有足够的烟雾。

在他面前时,她总感觉自己的脸着了火,不对劲,明明打火机都扔掉了。

因为他的加入,世界确实比以前更明媚了些,当然,她也记得常和妈妈打电话。

她和他牵手,接吻,抱着他安心睡觉,当然再没进一步。

可他却被不乖的人偷走了,像从她妈妈身边偷走她爸爸一样。

“感觉你没那么喜欢我,好像有我没我都那么一回事。”他说。

“有她没她不是一回事对吧,她不像我,她可以听你话,可以全裸给你看对吧。”

“和她也没什么关系。”

“以前的事,都记不得了吗,那些?”

“记不太清楚了。”

“要走就走嘛,别把错甩给我呀。”

“也没什么错不错的,只是我们该结束了。”

“这下好了,为了把自己的错误丢掉,不得已把我的也丢掉了。”

她想,好像确实本来就没有什么错不错的,他又不是我的一条狗,并不全属于我,不能算偷的。只是狗的生殖器硬起来时朝着哪个方向,狗就朝哪里走。

她把打火机找了回来,脸上的火再也点不着了。

她只想把一切关于他的东西全部烧掉,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把他当做15世纪的欧洲女巫也一起烧掉。另外那个素未谋面的女生,就放过那女生吧。她可是很善良的。

电话打过来,他们说妈妈被困在一场火灾里没有跑出来。她回到家时妈妈已经变成了一坛骨灰。

她不停地掉眼泪。

一定是因为她没有听妈妈的话,总是戒不掉火。妈妈死于火灾,死后还要被火化。

不乖的人把她的妈妈偷走了,没有得到她的允许。

妈妈教会了她所有的东西,现在妈妈离开了,她学会的东西也统统忘记了,只记得与生俱来的哭泣。

她从梦中哭醒,还是忍不住地抽泣,刚才那是梦吗?她在黑暗中摸到手机给妈妈打电话,可是没有人接。

她擦擦眼泪穿好衣服出门,在凌晨三点半。

找不到井,哪里都找不到。

早上六点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怎么了,小林,你还好吧,怎么三点多给我打电话,家里停电了,手机也没电了。”

“没事,不小心翻身按到了。”她擦了擦眼泪。

“没事就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怎么了,怎么突然三点……”

“妈,我这里找不到井怎么办?”

“找井干嘛啊?”

“做噩梦了。”

“没事没事,噩梦而已,梦都是反的,一会妈妈帮你烧纸扔进井里。”

“那能算数吗?”

“算的算的。”

继续阅读
3345617434@qq.com
  • 本文由 3345617434@qq.com 投稿,于2021年9月28日18:32:16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39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