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我不止收获了星空

清柚子 2017年2月21日原创文章评论1,887 阅读35249字

一、爸爸,我想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你能摘给我吗?

到了夏天,农村虽不比城市闷热,但太阳还是热的像裹了纸的红薯,照样烫手。说来可笑,我呀虽然是个农村娃,但还是热的躲在屋子里出不去,像个城市里的娇孩子,常常被同龄的孩子们笑话。那天正午太阳正烈的时候,透着席帐传来丝丝清凉的味道,是母亲坐在灶台边煮凉茶,即使汗水如雨滴已经浸透了衣衫,她仍然不断地往里面加柴火,因为凉茶苦滋滋的实在是不怎么好喝,我便问她煮凉茶做什么。

“你爸还在地里干活呢,我给他煮点儿凉茶,散散火,一会儿煮好了,你给他送过去吧。”母亲边加柴边抹汗,忙的倒是不亦乐乎,见我问了,便瞅了我一眼,草草的说。

“好嘞!”一听到给父亲送茶,我来了兴致,嘴上一边催着母亲煮茶,一边又贴心地给母亲擦汗。

我提着比我身子还宽的茶壶,吃力地走到了田地里,娇嫩的皮肤已经晒得通红了。只见田里父亲正和几个叔叔一起锄地,一顶简单的草帽,一件被汗水浸透的蓝色大号衬衫,一条卡到最里面的皮带绑着的松垮的长裤被挽了起来,一双粗糙的大手捏着锄头一次又一次的铲起又铲落。我叫了一声父亲。

“嘿!黑泥鳅!”我总是调侃父亲,每天回来都觉得他比昨天又黑了几度,妈妈说:“你爸呀,这是去酱油缸里泡了个澡!”。从此父亲便有了黑泥鳅这个可爱又亲切的外号。

“呦!是傻姑娘,难怪隔着老远都闻到茶香呢!原来是傻姑娘送来的!来来来,都先停停吧,喝茶去!”父亲转过头,见是我,便跑过去帮我提起了大茶壶,随后又把我抱起,对着几个跟着停下来的叔叔们,炫耀起来。

夜里,父亲扛着锄头回来了,果真又黑上了几度,被汗水浸透的蓝色大号衬衫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干,父亲脱下衬衫挤了挤,竟济出一滩汗水来,又不拘小节的擦了擦脸上的汗,我洗完澡出来,见父亲这么“不讲卫生”便捂着鼻子跑开了。

“嘿嘿,熏着了吧!傻姑娘!”父亲也没嫌弃,只是苦笑了几声,随手拿了一个盆就出去了。父亲在河边洗完澡,洗掉了汗味,也洗掉了这一天的辛苦,心情也还不错,抱着我坐在房顶上乘凉,一边陪我聊天,一边拿着大蒲扇为我驱赶蚊子,生怕蚊子叮到我,却不想自己已经被村里肥大的野蚊子给叮了好几个包。这时候,我就会贴心的去屋里拿来清凉油,给父亲擦擦,父亲便会摸摸我的头高兴的说:“还是傻姑娘懂事,还知道关心关心她爹!”

远方的星辰一片一片的散落在巨大的夜幕上,有的亮有的浅,闪烁着独一无二的光,月亮高挂美得就像水边长大的姑娘,这是多少个女生梦幻的景色啊?我看着,笑出了声,俏皮的说:“爸爸,你看!我想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一起陪我玩!你可以帮我摘下来吗?”

“好!爸爸给你摘下来!”爸爸看了看我渴望的眼神,随后抬头看了看天,把我抱得更紧了,高兴地说道。

当时,听到父亲这样说,真以为他会把星星和月亮都摘下来,开心了好半天,夜里都睡不着觉,觉得要是我睡着了,父亲给我摘下的星星和月亮就逃走了,现在想想真是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太过于天真单纯了......

二、时光荏苒:“我已经长大了,爸爸。”

都听邻里在感叹:“真快啊,一转眼就这么大了,好像几天前还是那个小姑娘。”是的,我已经十六岁了,是一位花季少女了,我时时刻刻在意这自己是否赶不上这个社会的潮流,别的女孩儿有的漂亮衣服,我想要,别的女孩有的新奇玩具,我也吵着买,生怕自己被别人看成农村里的土孩子,虽然家里出了正常开销之外实在腾不出什么多余的钱,但是父亲总会买给我,我也不知道,父亲哪里来的钱,一直以为父亲其实有一笔积蓄多得很,我家是有钱的人家了,这也让我成了个虚荣缠身的人......

夜里,我放学回到家,因为要准备考试,昨天才睡了三四个小时,今天考完试,整个人都累得虚脱了,拖着沉重的身子,我进了屋,将书包甩在了桌上,就转头进了房间,一趴到软绵绵的床上,没一会儿就呼呼大睡。

这时,从门那边传来敲门的声音。我将被子盖在头上,试图掩盖敲门声,但是没一会,敲门声音更重了,吵得我实在睡不着觉,我心里的火像是浇了油一般,“刷”的做起来,用手将头发抓的混乱,踢开鞋子,气呼呼地开了门。

是父亲怕我没吃饭饿坏了,特地将还温热的米饭拿过来给我,只见碗里乘着满满一大碗的白米饭,盖着两块油腻腻的肥肉,和一些煮了不知道几次的烂白菜。

“我不是说过,我不吃肥肉吗?还有这么一碗饭,你叫我怎么吃?你知不知道,这个月我胖了多少斤!那件小码的连衣裙都快要穿不下了,你还让我吃!”越说越气,干脆把普通话都说了出来,我生生的盯着父亲那双带着血丝的眼。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吃点儿吧,待会儿饿了呢?”父亲没有上过学,听不懂普通话,见我那眼神,着实有些陌生的害怕,慌乱的把碗递到我面前。

“听不懂?!难怪是乡下人!我不吃!出去!”我将比自己还矮上一截的父亲生生地推了出去,将门一摔,反锁住了,有躺回床上,可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觉了,我思量着,我刚刚是不是太过分了,应该好好说话的,父亲该难过了吧?这种愁绪伴随着我疲惫地身体进入了梦乡。

隐隐约约的,我仿佛听到门口放缓的脚步声,停住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半夜,我饿醒了,肚子直叫,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我悄悄爬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穿上了被踢开的拖鞋,缓缓地打开了门,张望了一下。没见父亲,正打算出去,一低头便看见了放在门口的一碗盖满肉丝的面条,我端起面条,一口接这一口的狼吞虎咽,虽然面早已经坨了,肉早已经冷了,可是我吃得比什么时候都要香.......

三、对不起爸,以前......现在我养你!

大学毕业之后,我便留在了城市里寻找工作,我本以为以我的条件找到一份工作并不困难,可是竟一个月都没有一份安稳的工作,打工的钱只够租起一间三四十平的简陋出租房,东西多得没有安放之处,杂乱无章,几乎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终于,找到一份工作,虽然工资少了些,但还算安稳,我便先干了起来。那天,我正在整理账目,同事突然跑了进来,举着电话对我说:“说是找你的,很急”

“喂?”我接过电话,对着电话那头慌乱的杂声说道。

“喂!是不是露露啊?哎哟,别急别急啊!”那头接电话的女人用家乡的方言对我说,一边好像还在安抚着谁。

“张婶?怎....怎么了?”我开始慌了。

“哎呦!你爸病倒了!他让我打给你,这下咋办啊?!看着好像快不行了!”张婶带着一丝哭腔的慌忙的问道。

“什么?!”我赶紧挂断了电话,拨打了急救电话,并拖同事给我向上面请了个假,挎着包就跑了出去,赶了火车急急忙忙地到了家乡当地的医院。我知道父亲的心脏不怎么好,前些年犯过一次,把我和母亲都吓得魂出窍,这回又来了,我变不像小时候那么慌乱,做事情也果断了不少,还好送去的及时,父亲算是保住了一条命,可是身子却日渐的瘦下来了。我喘着粗气进了病房,看着父亲已经好转不少,正躺在床上喝着张婶煮的小米粥时,心才安稳下来。将包放在一边的沙发上。

“爸”

“诶,是闺女啊,爸没事儿!”父亲总是一见我就笑,可是这时候我却不希望他再逞强,父亲就像是老了十岁一样,像钢丝一样硬的头发都齐帅刷的白了,额头上的皱纹深得很,两只眼球嵌在凹陷的眼眶中,叫人害怕,本就突出的颧骨这回更加明显了,苍白到没有血色的唇勉勉强强地咧着笑容,不知道怎么,我的心里突然一酸。

“怎么回事?怎么会病倒?”我握着父亲粗糙的像老树根一样的手,担心的问道。

“真没事!就是下地干活时候起猛了,头一晕就看见张婶过来了,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真是险啊,哈哈哈。”父亲平淡的述说着这一差点要了他的命的事情,他似乎一点儿不担心自己的身体,甚至,一点儿也不害怕死亡。

“我都叫你不要下地了,不行,你来我这儿住吧,我不能再让你下地了!”我当时脑子一热就说出这种话来了。

“可是不要紧吗?闺女一边儿干活一边还顾着我,多累啊。”父亲看见我眼神中那飘忽的不确定,也便知道什么了。

“不要紧!你闺女我现在是大公司的人了,养得起!”我拍着胸脯说道,似乎钱多的泛滥一般。

“好~还是闺女懂事!还懂得关心关心她爹!”父亲握着我的手,高兴地说道。

四、爸,可能我怎的累了。

我每天忙得焦头烂额,挣的钱还是只够一个人正常开支,我只好白天做会计,夜里还兼职做服务员,每天十点过后才回家。父亲也是担心,怎么大公司了,还这么忙,我总会敷衍的说,公司重视我,多给了点活。

可是,我真的撑不住。

我作息不规律早起晚睡,吃饭也不好好吃,一回家就倒在床上睡觉。久违的,熟悉的敲门声响起,我不再像儿时那般任性,反而更加知性,只是真的累得起不了床了,只好搀着桌子走了过去,我打开门,是父亲,和......和那碗肉丝面。

父亲原本笔直的腰板依然弯的不成样子,似乎像是弯着的干木条,再一用力就会断掉,父亲那黄黄的不整齐的牙已经掉的没剩几颗,说话都有些漏风了,我惊觉父亲这件蓝色大号衬衫和卡到最里面的皮带绑着的黑长裤似乎永远都没有变过。变得只是更大的衬衫,卡地更紧的皮带,变得更松垮的长裤。

“闺女。吃点吧,爸刚做的。”爸爸用蹩脚的普通话说得。

“噗呲,爸,你怎么学了普通话?”我笑着父亲那搞怪的普通话,顿时感觉身体上的劳累减轻了不少。

“这不爸特地学的,学得不好吧。说真的,闺女啊,这是爸给你买得瘦肉做的面,不多,就算是会长肉,也还是吃点儿吧,饿坏了怎么办?”父亲突然这一席话勾起了所有儿时的回忆。

“爸......你还记得.......对不起爸!”我心里的委屈,顿时就像是冷水一般涌了出来。

“咋啦?闺女,谁欺负你了?”父亲总是站在我这边,不管是不是我的错。

“爸!其实,我不是什么大公司的员工,我只是个小会计,每个月工资还不到三千,晚上还有两三份兼职,我真的好累啊!对不起爸,我没能让你过上好日子!”我抱着比我矮上一大截的父亲,在父亲怀里哭着说道。

“说啥呢!再穷,你也是我闺女!说什么对不起!”父亲轻轻地拍拍我的背,安慰着我。我仿佛回到了儿时,父亲抱着我看星星月亮的那个时候。

五、爸,你为我打造的天空,我才看见,千言万语,谢谢。

我提前预支了一笔薪水,我想着,我不能让父亲年轻时为我操劳,到老了还为我的事烦心,我现在没有办法给他更好的生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父亲安顿在更好的地方——养老院。

父亲碍于面子总是说:“闺女太忙了,自己在家里太没趣了,我是自己要来的。”

我每周都会去看望父亲,买一些微薄的补品给父亲,一聊就会聊得忘记时间。可是,随着我的事业渐渐迈入新阶段,我的职位变高了,我的薪水变高了,但我的时间却变少了,我肩上的责任更重了。我从一周探望父亲一次,到三周探望一次,一个月探望一次,三个月探望一次,再到现在的半年探望一次。

我的家从出租屋,到二居室,到四居室,再到现在的小别墅,日子越来越好了,可是我为父亲做的只有换了一家更好的疗养院而已。

晚上八点,我做完了策划案,松懈地靠在书桌上看着手机,才发现,我又半年没去看父亲了,正打算着乘着这个周末去看望一下父亲,却没料到,一通微信突然传来,是同事约得饭局,庆祝业绩提升的,就在这个周末。我反复思量着,唉!算了,父亲在疗养院里反正也有人看护的,什么时候再去看望也是一样!

就这样,正当我举着高脚杯与同事畅饮的时候,错过了唯一和父亲见面的机会......

第二天,疗养院里打来电话,说父亲昨晚突然病发已经去世了。

这一消息就像是闪电一般将浑浑噩噩的我从泥潭中击醒。我都做了些什么?为了给自己一个空间便把最渴望和女儿待在一起的父亲送去了疗养院,为了面子不愿在别人面前提起父亲是个乡下人,为了所谓的钱所谓的舒适半年将父亲丢在疗养院中不管不问,甚至为了和几个并不熟识的同事一起庆祝而错过唯一见父亲的机会!我没有哭,我没有资格哭........我站在父亲的墓前:“爸,你为我打造的天空我才看见,千言万语,谢谢......”

六、父亲的秘密。

一九九九年  七月十八号:闺女喜欢连衣裙,我向张婶借了一百块钱给闺女买了,我家闺女就是标准,穿什么都好看。

一九九九年    八月二十号:闺女考试考了第一,我向刘兄弟借了五十块钱给闺女买了她一直喜欢的那双球鞋,闺女穿着去了学校,闺女可高兴了。

二零零零年    十月十三号:闺女生日,我借了三十块买了一个小蛋糕,闺女懂事没计较。

二零零一年     三月十一号:闺女上了高中,我给人干活叫了学费。为了闺女累一点又怎样!

二零零四年     五月一号:闺女真给我长脸!!上了大学,闺女自己打工的钱不够交学费,还差了一千块钱,我想村长借了一千块钱,村长也没催我还钱,他是真的好人。

二零零八年     十一月三号:闺女毕业了,她来信说在这儿找到工作了,日子过得还不错,我也能安心的还钱了。

二零零九年     八月十一号:唉,这不争气的身子,又给闺女添麻烦了!还好闺女是大公司的,有钱养我。

二零一零年      五月三十号:也是,闺女都累成这样了,我本来就是个累赘,死赖白乞的也不是个办法,闺女是对的.......

二零一二年      六月底:闺女真是孝顺,来了还带些东西给我!生了个闺女就是好!

二零一四年     八月一三好:闺女好久没来了,这是想她,估计的太忙了。

二零一六年      一月初一:想回家过年啊......

二零一七年      五月三号:真想再见闺女一面。

留给闺女的:闺女啊,我还欠了村长三百块钱,你替我还了吧,咱们不能欠别人钱!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