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那年玫瑰花开

luanwei 2017年3月1日原创文章评论2,069 阅读12219字

你很难让我想像一种时间,象在彻夜狂欢,歇斯底里酒醒之后,让你去清醒的回忆酒醉时候的事。

那种朦朦胧胧的头痛,是永远回忆不起来的一种痛苦。

这些年我就一直生活在这种痛苦之中。

记得那是03年的大年初六,我和我邻居的儿子磊随着老乡千里迢迢的来到永康打工。

我二十,他十七岁。

当我脚踏上永康这片土地的一刹那,我迷惘了: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川流不息的车流,还有俏丽的永康女子优雅的从我面前走过。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找工作。我有老乡在一家机电厂上班,他便介绍我和磊一起进了这家厂做装配。

在进厂的第一天早上,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我见到了芳,一个瘦瘦的身材窈窕的女孩。她穿一件黑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粉红色的毛衣,胸前挂着一个手机。阳光光暖暖的洒在她甜甜的白皙的脸上。她宛若天使下凡,就象我想像中的新娘一样美丽大方。

鲜活的小鸟在花园里的枝杈上肆意歌唱。

那景那情就在那时已被我深深地珍藏在心中。

我们和她是一个车间,整个车间就就三十多个人,除了我们十二个做装配的男孩以外,就都是她们包装那边的人了,全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子。

慢慢的我和磊适应了工作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也由胆小不敢说话而变得开朗起来。我们经常到她们包装那边帮忙,只是为了能看到我的那个天使一眼。

我从别人那里打听到她叫芳,是永康本地的女孩子。因为我的个子不高,一米六都不到。而她却有一米六五差不多。

我当时只是单纯的想,只要她过得开心快乐,我也就开心快乐了。

我这人嘴巴笨,不爱说话。慢慢地我在和芳接触中,发现了她是个温温柔柔地,有点任性又坚强的一个女孩子。和她在一起我总能感受到她所独有的那种气息。

时间过去有两个多月了。

春天的季节总是那样薰的人暖暖的!呵,一个恋爱的季节。

我们厂院子的一边,是一片草地,里面有池塘,假山,小树,,还有一大片玫瑰。当时我以为是月季呢,还是芳告诉我是玫瑰的。她还说女孩子最喜欢玫瑰了,她一脸的憧憬。

我 磊 还有芳,我们三个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们经常在吃完晚饭以后在一起玩,在宿舍打牌呀,在阳台看月亮,或者到草地上聊天。

磊经常在草地上翻跟头干嘛的,总是逗的芳开心的大笑。我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们两个人开心的样子,我有种莫名的失落涌上心头。

有时人就要学着长大,长大了才能成熟。

我们还经常到永康市里去逛夜市,从我们厂到市里要有七八里路,我和磊说坐车去,可芳却要走路过去。她说晚上就要走走路,这样才能看到两边的风景呀!她甜甜的笑,让快乐在这这个初夏的夜晚荡漾开来。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丝毫感觉不到走路的劳累。芳这天晚上穿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脚上穿着一个黄色的托鞋。她欢快的说笑着,亮晶晶的月色洒在她如水的脸上,分外动人。这七八里的路程,也就不知不觉在我们快乐的心情中走完了。

到夜市的时候快到晚上八点了。永康的夜就好热闹呀!人山人海的,卖什么东西的都有。我们挤在人群中寻找一份开心。

芳说:她也很少来这里的玩的,还是两三年前和妈妈一起来的,没想到现在这么热闹!我听得出她喜欢热闹和新鲜的事物。

我们在人群中被挤来接去的,我们三个就紧紧的挨在一起。等我们从夜市一条街穿过的时候,我发现磊和芳的手已经牵到一起了,我虽然有心理准备,可心里还是禁不住酸酸的。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她是开心快乐的。

永康是座美丽的地市,她也孕育了美丽,优雅的永康女子。

我记得席慕蓉的一首诗《一棵开花的树》: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块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磊和芳很快进入了热恋。不知何时,墙角的那片玫瑰已经绽开,犹若滴血。

这一时,我的心归于平静。

七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天,我们休息。我和磊早早的起床,洗衣,收拾房间,一个上午都没见到芳。

午饭过后,磊和一个同事出去玩了,我一个人在宿舍里看电视。

大概是三四点种的样子,芳提着凉鞋,光着脚丫走进来,她走到床边,鞋子一扔,一屁股坐在床上,抱着脚丫在看,她说:她光着脚丫从她姑妈家走到宿舍的…有六七里山路…。

说完又在用手揉她的脚,这时我才看到,她的脚底全是土,黑黑的已经看不到脚的颜色了,有个地方好像是被什么划破了一点,血还不不断的渗出来,我忙打了盆清水,给她洗干净,又帮她贴了创可贴。

我说你不痛吗?她说这算什么啊…我小时候…

看着芳被七月的阳光晒红的脸颊,又看到她那甜甜的酒窝,真想亲她一下,可我控制了自己…

到了七月下旬,由于非典肆虐,公司往国外的产品全部滞销,公司停产,我们三个就在那时辞职回了安徽老家…

回到老家,磊的家人很隆重接待了这个儿媳妇.半个月后我也订了亲,芳和磊则忙着婚事我则忙着盖新房。

我和磊两家虽然是东西院,可却很少和芳在一起。

又过了大概半个月的样子,我听我妈妈说,芳和磊分了。

后来我才在磊的口中知道:芳的家里人不同意,他们去芳家的时候,芳被她家里人关了起来。最后只有磊一个人伤心的回到安徽老家。没多久,磊就在他的父母的催促之下和家里的一个女孩成亲了。

我的婚事因为女方的某些原因而告终 。

时间像流水一样不快不慢,转眼已经五年过去了。磊已经有了两个小孩,我依然独自一人漂泊在外。而芳,我在前年的时候在网上见过她一次,她也和家里面的一个男孩结婚了,还有了一个女儿,再后来就没见到她上网了。

如今我常常会在梦中窃笑,那一定是我梦到在永康的那段曰子。

没有什么事值得我去快乐,就是在永康我所经历的那段青涩的感情让我常常欣慰。

只是芳经常会跑进我的心里。

心痛的感觉像面对一朵美丽花儿凋零。

谨以此拙作纪念我的青春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