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云往东方 我往北方

DoDo 2017年3月1日15:46:45
评论
2,051 阅读11 3649字

因为相似,所以驻足欣赏,想从回忆中抽出关于昨天的片段,总觉得再也不可能。一年过去了,我在寻找,什么都没有改变,花儿开过,树叶绿过,我从每一个一起走过的地方经过,却只是感觉今年的冬天比去年冷了一度。

时间就这么悄悄的走了,和那些人一样,当我知道的时候正在去另一座城市的路上,开始慌乱,我一遍一遍的挽留,时光他从未在我这里停留,连同着手心的温暖一起在那天傍晚和夕阳一起落下,停在昨天。路上各种想哭,打开手机音乐,翻了一会儿没找到想听的歌,才发现突然间就对世界失去了联系。想找个人诉说,通讯录上的名字却又那么陌生,才发现自己或许是这些人里最可怜的那个,唯一。

合上手机后我拉开边上的窗帘,远处的烟火升起,在心中升腾,湮灭。那天晚上很久才到目的地,面对着一群熟悉的人我努力着装作很开心的样子,我喜欢阖家团圆的感觉,那是一种有依靠的感觉,可我却只是在一边看着,从孤独的黑暗中,看向不远处微黄的灯光。他们讲述着各种开心的事,我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微笑,感受着。夜里眼泪不知不觉就落了下来,我看到月亮在我面前笑,很可爱。

国庆节过后我回到这里,发现这个城市也是孤独的。住的地方向北看,那里有座山,有座古镇,一个人去那边走了一天,抱着一把伞。从古镇走过的时候,我看到那些人向往的青石台阶,小桥流水。想起许多年前做的一个梦,朦胧中觉得在南方的那个水乡有个人在等我,一衰烟雨,油纸伞,白墙小巷,她站在桥头,过往的行人仿佛看不见,我们就这么看着对方。醒了之后就想着以后一定要去寻找那个地方,就算那边没有一个等我的人。

院子里有一颗梧桐,一根树枝刚好伸到阳台前面,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过来沉思,想着想着目光就看到了远方。那边是市中心,这一年里无数次坐地铁到这里,每一次都会看着地铁站里的人流发呆。或许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吧,人潮拥挤,是不是我把自己丢了?我清楚的记得地铁经过的每一个站台,人们形色匆匆,从不会停下来看一眼这座城市。我抬头看见一座座闪烁着霓虹灯的大厦,想着顶层的风一定很大。

时光匆匆,圣诞节的时候,路对面的超市换上了新的广告牌,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成双成对的,一幕幕像幻灯片一样,行进中的,没有彩排的人生。坐车去了很远的一个商场陪朋友吃饭,餐厅很贴心的送了一个塑料的平安果,下面有个小开关,稍稍用力扳开就会发出三种色彩的光,我不知道为什么是三种色彩,只是这个平安果我一直没丢,算起来也是我第一个圣诞礼物。那个朋友不久前去了北方的一座城市,临走前又喊了几个人一起聚聚,他告诉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我问他,你走了之后苏雅呢?苏雅是我们的老乡,一个很小巧的女孩,从几年前来这座城市就在喜欢我的朋友。朋友说,我跟她讲过了,等过两年她长高了再找我。可是我们都知道两年后谁都不会回来了,所有的离开,都是在逃避过去。

我在深夜里从这座城市走过,下雨的时候会打着一把伞,不下雨的时候会骑着自行车去更远的地方。白天川流不息的街道在深夜突然安静了下来,微凉的空气弥漫着孤寂的味道,我感受着城市的孤单,一路泛黄的微光沿着前行的方向蔓延到远方。

人生会经历太多的失落与错过,所有未曾谋面的人都会在时光里相遇,而每一段时光里,我们都经过了谁的一生。经过与错过,都是相遇的结局,最让人奢望的,只剩下相伴一生的美好愿望。

南方的城市经常下雨,我喜欢烟雨朦胧的触感,那是每一个诗人的向往。我听到雨水落在屋檐的轻语,伴着微风的旋律在指尖萦绕,旋转着落下。无数的时光里,我都在寻找,走遍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看到花开的瞬间,看到风停的时光,看到历史的歌谣一直回响。我试着理解一棵树生长的秘密,全都刻在斑驳的皮上,聆听与触摸,沧桑是时光在它身上停留的痕迹,感动到想哭。

南方的天气渐渐寒冷,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知道那边已经下雪,这里的银杏才刚刚泛黄。每天的清晨都还有不知名的鸟儿在清唱,委婉与动听。当所有人都在离开的时候,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流连在这个安静的城市。

你们,都在害怕着相遇,却更加期待。元旦那天有点冷,阴天,好像还刮风了,该回家的人都已经走了,节日的气氛不该出现在这,这里是深渊,从触及就再也不能逃离。那天晚上我站在门前,随着新年的钟声一起默数,对着升腾的烟火向走过的一年致敬,再见了这么久的时光,再见了这座城市,我们明年再见。

故事的开始,都要有一段回忆,而我的故事,只剩下回忆。漫长的时光中,独自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徘徊,彷徨,不安着,感受这世界的每一分悸动,随着他渐渐沉沦,时间停滞不前。走在路上的时候,最喜欢踩着盲道,感受到脚下那一块块突起,才会觉得我与世界还有连接,孤独的人连走过的路都是孤独的。

就像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丢了东西一样

回头去找的时候才发现那是很久以前

时间和地点都忘记了

丢了什么也忘记了

可总会觉得难过

连路边的风景都开始难过

 

就像尝试了很久都没有记起一样

哪怕走到了左面最熟悉的街角

咖啡的香味还是不同

那天不是雨天

本该送你很远

直到那班车的最后一站

他们眼光里都是不解

拄着伞走过了时光

下午茶里会留下花瓣

 

那天在路上

没有遇到一棵大树

听了一路的音乐

在那之前

应该是欢笑的

就算停留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

灯光亮起的时候

所有的时光都会路过

世界只剩下一路蔓延的微光

触摸不到

镜子外面的一切都是真的,川流的行人,奔腾的车,肆意的鱼。经过一座桥的时候,恰好有一艘渡轮也在经过,仿佛人生的经纬,交叉的点总是唯一,我大声对它打招呼,传回来的是一阵汽笛。曾经去过那个长江流到大海的城市,奔流的水到这里开始沉静,时间刚好,落霞与孤鹜齐飞,听着过往的船只那一声声告别,雄壮的只是过往的伤痕。

那年下雪,抱着悲伤与兴奋去和雪花邂逅,漫天的飞花旋转着,路灯在闪烁,人在微笑,从此再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一团团的落下。深夜里趴在窗边聆听,耳边只有她落下的沙沙声,眼前的一片白茫茫,突然就流泪了,这场飞雪,不该只有我一个人欣赏,她会觉得孤独。来到南方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雪,怀恋的也许只是那些感觉,或者是这些年里一个个来了又离开的人,每个人都陪我走过,路过一个个街角,分享过一个个温暖的故事。

当你对这个世界恐惧时,遇到一个归宿,你会瞬间爱上他。人生最绝望的是你抬头看见的都是陌生人,而身后依旧空荡。孤独的行走,沉默的人,冰冷的风。

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院子里的树和花,零星的枝和叶,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记得尽头有一棵樱花,会在阳光明媚的时候开放,现在那里只有枯枝,和人。

春天来的时候,去了一次公园,那里有漫山遍野的樱花,风吹过我,花瓣落在身上,一抹幽香在周围缠绕,轻轻地行走,听风和花语。

清明时节雨,梅子黄时雨。花瓣落在雨里,不染流年,雨水冲走尘埃,不留思念。我抬头看着它落下,迷失了双眼,闭眼是痛苦,苦涩的不止是雨水。站在高处,低头能看见千万条丝线,那是红尘。本以为能够站在外面,看一眼世界的匆忙,笑那些可怜的人,一纸名利,都随一地的残花相伴流水。跳不出这牢笼,悲哀的人群中有我,终于还是被雨水淋透,和所有的树一起。

六月开始变热,不想出门,静静地听从窗外经过的烦躁,空气开始沉重,北方飘来一片乌云。天色暗下去的时候,风疾驰而过,行人匆匆走过门前那一小段台阶,有人开始奔跑。一滴雨啪的一声落在院子的空地,激起一片尘土,经过的人拿手遮在头顶,有人停在檐下。

匆匆而过的雨水,就像一场没有送行的旅程。从收拾行李,拉着行李箱,一直到车站,天色尚早,东方还是一片黑暗,捡到一只流浪狗,从出门一直跟到车站,然后就不见了。我问他家在哪,他跑到前面稍远的地方回头看我,你是想说向前走就是家吗?突然想带着他一起回去,可是他已经走远,我无法明白他想去哪。

当酷热在不安与躁动中离去,世界开始安静,我听到树叶落下的声音。踮起脚尖走过,不想踏过每一片离去的树叶,却在高处看到了远方,天,海,花。秋天充满了伤感,不管是离开还是回来,总是一个人在行走,这座城市不想留下我,不安是最深的恐惧,停止不前会慢慢死亡,所以只能不停地走,去哪?出租车司机这样问我,是啊,去哪?想去的地方太多,还有对这里的留恋,紧紧束缚着。

这里的回忆,汇聚成一个漩涡,从最开始的挣扎,耗尽所有的憧憬,终于绝望,沉沦。坐地铁去那个一直想去的地方,我清楚记得这里的名字,我来这里记得的第一个名字,不是人名,是一个地方,我从未到这里来过,所有的理解都来自一个人的诉说,我悄悄的走了很远,路是有尽头的。

听到了一首古老的歌,唱着秋天不回来。遍地的落叶都是一抹闲愁,慢慢行走害怕惊醒了沉睡的树叶,却在抬头时看到了火红的枫树。青春开始沉静,就像一潭秋水照印着月光。我想我要去远方,寻找寂静黑夜里的梦想,就算萤火虫迷失了方向,我也会迎着光芒,听一首老歌,踏浪笙歌。

上一个冬天的开始,一直到现在,整整一年的时光,我慢慢回忆,借着咖啡的浓香,窗户外面开始变冷,我彻底在迷茫中迷失。早晨开始有雾,朦胧中又是一次相遇,最看不清的是路,摸索着前行,前面也许是万丈深渊,也许是一马平川,总归不能停下,路边消失了灯光,希望总会在前方,我抱着一页传说,离开了沧桑的树,云往东方,我往北方。

继续阅读
DoDo
  • 本文由 夜白 投稿,于2017年3月1日15:46:45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4058.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