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春游流华湾

645476233 2017年4月22日原创文章评论1,747 阅读21651字

枯坐在电脑前,久了,脖子肩膀有了想要罢工的势头。看窗外已然阳光正好,忽然忆起去年深秋曾和爱人一起骑车去过居所附近的古居流华湾来。那历史悠久的老屋、那几眼扎根于污泥的残荷竟深刻地留在了记忆里。此刻,流华湾的荷池里,趁着这阵和风细雨还有初春的暖阳应该也冒出一些嫩绿的荷叶来了吧。虽然同行者未归,一个人也出去走走看看!

关了电脑,下楼,楼下新搬来的邻居家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听到脚步声吱的一声开了门,探出可爱的小脑袋,对我羞涩地笑。我挥挥手,回他一个笑脸,他也挥着手,和我说着拜拜看我下楼又轻轻把门关了。想着最近,小男孩都是这样的可爱,像对了暗号似的,我一经过他家门口他就乐于和我玩这种游戏,有趣极了。

杂房里寂寞了一个冬天的自行车落上了一层厚厚的灰,仿佛在怪我冷落得它太久。轻轻拍掉座椅上的灰层 推了它出来,“哟,刚买的的新单车吗?去哪里呀?”可能是红色的车身够鲜艳,加之我这个懒主人平常让它露脸的机会也不多吧,所以让以打麻将赋闲的邻居大妈们误会了,只有笑着解释一番。跨过铁路时,一位好心的大叔助了我一臂之力,途经敬老院,隔着铁栅门望着里面的老人有的靠在椅子上打盹,也有老人三三两两地在绿色盎然的院子里缓缓走动,享受着这几天雨后难得的阳光。

一路上我尽量放慢车速,好低头细细去看路边那些不知名姓的野草开出来那一朵朵或淡黄或淡紫的小花,它们在那里怡然自得,迎风摇曳,别有一种静静的不张扬的美。偶尔飞过来一只褐黄色的蝴蝶,却不曾停留太久,也许是被菜地里那一洼更浓密的金黄色的茼蒿花吸引去了吧。小溪里的水哗哗地流向下一个接口,应该有了小鱼蝌蚪之类的在里面尽情戏耍。田野里一片片金黄的油菜花以沉甸甸绿油油的果实完美谢幕,像在证明春天除了给人希望,更有收获。远处响起耕田机突突作响的声音,红衣男子专心致志地开着耕田机在空白的水田里打转。是哦,马上就是春耕了,沉寂了一个漫长冬天的田野是该要热闹起来了。

不知不觉,流华湾古居就来到了我眼前。

那确实是几幢古老而有些破败的但又独具特色的两层老屋。一色的青砖,屋顶有着涂了些白色的尖角对称深向高空。大门开着,站在屋外能看到每户房里面有一条很长的巷子,两边是数间小屋,陈旧的房子里依然住着淳朴的乡人,祖上留下来的老屋,自然再久,再旧,也是舍不得搬离的,何况现在还作为湖南省文物保护起来了,住在古屋里的人更以此为荣,更只有保护它的义务了。

老屋前就是我所挂念的荷塘了,飘了些浮萍,也零星冒出了一些小小的绿绿的荷叶,遗憾未到夏季,没有蜻蜓飞过来,不然就真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佳句来应此景了。

荷塘周围,镇府出资栽种了杨柳,婀娜多姿的枝丫倒垂下来映在清水里,像一位美丽的少女对镜梳着她长长的秀发。新添置的黄蓝相间的健身设施也让居于此地的人有了休闲的好去处。一位老婆婆就在那长椅上躺下了,这场温暖的日光浴,也是她能享受的最简单的快乐吧。

古居前, 几位大婶坐在小凳上,边娴熟地剥着后山上刚扯下来的笋,边用我来了这么多年依然不能完全听懂的资兴话拉着家常,不敢冒昧打扰,看到一位背着农具往外走准备春耕的大伯,问他这老屋究竟有多久的历史,“两百多年啦”语气里是满满的自豪与骄傲!不由再次用敬仰的目光打量这座从清朝一直屹立于此的老屋。经历了两个多世纪的风雨,虽然外表有些破旧了,主体还是很威武地站在我们眼前。忽然记起前两天网上新闻,附近在建的一座外观时尚的大楼还未正式投入使用,就轰然倒塌了,还让两个无辜的生命成了冤魂。两相对照,更觉得老屋对我们现代人的意义了。骑车返回时,只顾回味,记不得摇铃,差点撞上路边准备去干农活的大婶,只有说声对不起再前行了,经过去年秋天开过特别艳丽的血红色鸡冠花的农屋前,特意停下来,看有没有新发的小苗,想带回去栽种,遗憾的是竟然没有,泥土倒是有被动过的痕迹,看来有跟我一样喜欢它的人捷足先登把它带回家去了,又只能怪我来得太晚。也许过段日子还会冒出些新芽吧。

回来,再次打开电脑,就有了此冲动。等到夏天时,一定要再去一趟,那时,满池的碧叶红花一定会带给我更多惊喜 。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