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红叶

15927520810 2021年10月11日14:46:03
评论
49 阅读1 1566字

湖北省洪湖市沙口镇上新河村 蒋艾明

已入深秋,小区旁枫树的叶子红了。火红火红的,仿佛是一夜之间,远远望去,又宛若一团团燃烧的火焰!也许是受小学时《香山红叶》这篇文章的影响,我自小便对红叶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也曾想过有机会去趟香山,沿着石砌的山路,踏着北京最浓最浓的秋色,最好还能遇到那位老向导。想来可笑!时隔多年,杨朔先生书中的老向导恐早已不在人世了。这倒使我想起了十二年前的另一个深秋,还有那位令我带着一份感动且至今记忆犹新的老人。

那年深秋,稻子丰收了。那天天气也好,已是晌午,还隐约能听见一阵阵脱粒机的轰鸣声。顺着那条熟悉的村道,我再次来到本村最偏远的两个小组开展工作。由于小组的村民们大多在自家田地里忙碌着,所以走遍两个小组除了偶尔能遇见几位留守的老人外,基本再也见不到其他的劳动力,心情不免有些落寞。

不知不觉路过一曾姓农户门前,农户家左侧是一间废弃的砖瓦厨房,后来其家中老人曾爹(地方方言,爷爷辈的称呼)便居住于此。房内除了几件极其简单的厨房用具外,还有两条年数已久低矮的板凳以及一张自制的简易床铺。曾爹年逾七旬,身体因病已不如以前,老伴也已病逝数年,故平时习惯了单独的生活。老人日常生计维持只能依靠在田间沟渠里网点小鱼虾之类的活计来换取,收入虽然微薄,却也能糊口。

那天曾爹在家,我礼貌性的打了声招呼,老人忙邀我进家中入座。

“蒋支书啊,我有件事想找组织上谈谈,但一直没有机会,今天你来了,我想对你说说。”

“曾爹,不急,您慢说!”我微笑着递上一支香烟,老人连忙摆手告诉我戒烟已几年了。

“我原先家庭经济有些困难,有欠村集体的两百多元历年款,我想将欠款还了。”曾爹见我有些不解,忙解释道:“我已经七十多岁了,自己苦点没事,我也承诺过,不想在他年离开人世了,还给国家(村集体)和子女添负担。”老人的语音显得有些哽咽!

尽管老人生活如此艰辛,尚记得自己对村集体与子女的那份责任。我实在不忍心接过他的钱,但职责所在,又没有不收的理由。握着老人的手,我良心发现村组织似乎要为老人做些什么才好。于是,我当即决定为老人申请一份农村低保,顺便带老人到集镇市场上拍两张照片以备办证之用。

从老人住处到集镇走大路约有4公里,如走小路则可省一半路程,我们商量着就走小路。说是小路,其实就是一条通往集镇方便排涝的沟渠沟埂,只是常年在上面行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一路步行,老人的话慢慢多了起来,我也想借此机会进一步了解本村老年人的生活状况。

“现在托党的福,社会安定了,群众的生活也慢慢好了起来!”我看到老人脸上露出了笑容,“想起原先刚分田到户时,我家还是种粮大户呢!我有三个子女,但孩子们还小,帮不上什么大忙。我家共承包了50亩地(地方习惯,每亩1000平方米的湖田),每天起早贪黑,人也辛苦,但干的有盼头!”停顿了一下,老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分田到户第二年,我还作为全县种粮大户代表到县里开会发过言呢!当时县礼堂主席台上还坐着县委书记等很多领导,台下听众黑压压的一片!”说到此,老人再次露出了朴实的笑容。

“那您都说了些什么呢?”见到老人有些兴致,我也就顺着话题往下聊。

“刚上台时,我有些激动,脑海里一片空白。一开口就说是村里的支部书记让我来发言的,我家是如何努力种好这些地,如何完成公粮任务之类的话,说的时间长了,我也就不紧张了。”老人开心的笑了起来!“最后,发言快结束时,我发自内心的说了句,感谢党和政府给了我们安定的生活环境!全场立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临近集镇时,眼前路旁的一排枫树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格外坚挺与靓眼,几片枫叶随着萧瑟的秋风从树上缓缓飘落,有如翩翩起舞的红色蝴蝶,好生惬意!火红色的枫叶应为深秋时节最重的秋色,我自然是有心观赏,只是不愿感受落叶飘零时的那份悲壮!正如这位老人,一生的坎坷,朴实无华,饱经风霜,本应为人尊敬与咏赞!

继续阅读
15927520810
  • 本文由 15927520810 投稿,于2021年10月11日14:46:03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44000.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