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周遭妄人杂记

Jared 2017年8月22日原创文章评论1,633 阅读21830字

一个人越是缺乏某样东西,往往他就会在生活中极力的去追求这样的东西,有时或者要我觉得常常是缺乏理性,不计后果,代价,风险地去获取这样东西。有时在别人看来时常是舍本逐末,与初衷背道而驰的,只是深陷其中之人不得知罢了。为此很多人打肿脸充胖子,很多人为了所谓的面子可以什么都牺牲只为换取某一片刻沉浸在自我高尚,伟大,闪耀的错误认识中,还有更多人即使认识到这一点也还是“义无反顾”的为片刻的虚荣不惜放弃一切。我想对于最后这种人,他们还有一个开脱错责的理由,那就是那种缺乏被尊重的经历,那种长时间被忽视,被冷落,甚至是嘲讽让他们的虚荣意识深植骨髓。因此我们可以借此推想如果一个人越是极力地去追求某样事物,某种程度上便是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以及记忆深处存在在对这样事物的“饥渴”。所以我不能说富人是贫穷的,但是他们害怕贫穷;我不能说结了婚的人是不自由的,但是毫无疑问他们个个都渴望更宽敞的空间;我更不能说虚荣的人是不受人尊重的,但是我想他们自己比谁都清楚他们很“不自主”也可以说是很“低贱”的没能活出真我。今天我要说的故事是这样的。我打小在姑姑家住了好几年,姑姑是一个勤劳却没文化有着很大的认识局限的妇女。很悲惨的是,她嫁给了我要讲的故事的主人公-------一个嗜酒成性,性情暴躁,粗俗自大,经常对她实行家暴的虚荣的人。处于对主人公极度的厌恶,下文我容我直呼其名------陈道勇。可以说我的姑姑是一个命运悲惨的妇女。在我爷爷奶奶生活的那个时代,物质匮乏,而且我们家世代积贫,爷爷奶奶在家中已生有两个男孩即我的父亲与叔叔和收成有限的情况下便将我的姑姑在很小的时候卖给了周边村子里的人,作为童养媳。我的父亲作为家中的长子在那个年代也便是在读完一年级后就只能无奈辍学回到家中从事农活,所以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期,我的姑姑命运之悲惨不仅在于她“理所当然”的没能得到接受教育的机会而且她还很不幸的嫁给了一个性格暴躁,丝毫不顾家以及自大狂妄的烂人。我记得那时初到姑姑家时姑姑还处在20结尾30不到的艳梅之年。那时候姑姑带着哥哥随陈道勇到外地务工。我依稀记得陈道勇在我初到之时仍一副谦谦君子之态,事事都显得很谦卑有礼。当时我和一起来的爸爸都对他有着很好的印象。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便显现出丑恶的嘴脸。我也逐渐了解到姑姑家的一些真实情况。那时候哥哥还在上小学,姑姑在一家工厂里工作,每天都工作到很晚,而陈道勇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孩子的父亲理应对自己的妻子孩子负责,为家人的生活尤其是哥哥的教育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可他呢既不工作也不为家里的日常开支负责,还总是是不是的叫上一些狐朋狗友来家中酗酒,大喊大叫,不时还“指点江山,激昂文字”,殊怕别人不知他的无知与虚伪。在他的朋友面前,他总得让别人看到自己华丽高贵的一片,可事实是他在那帮狐朋狗友中是最穷的一个,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一点,大家其实发自内心的也不尊重他。记得有一次我的父亲大病,姑姑和我都在照顾爸爸,情急之下便拖他代为将爸爸辛苦攒下的积蓄取出来,作为手术费。而谁知他竟将这救命的钱拿去赌博,输去大半。总而言之,类似的在紧要关头他都总是不出意料的来让你知道为人的下限可以有多低。至于他因为各种无端的理由摔打家具,焚烧衣被,痛打姑姑对他而言更是家常便饭。随着时间的推移,哥哥慢慢地长大,到了北方去上大学。陈道勇也逐渐年迈,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一次重病之下,他进了医院,可是你知道的贫穷如他,一有钱便挥霍一光,哪有钱付医药费,姑姑看到他这般无助,便无奈四处借钱帮他把这笔医药费垫上。我清楚记得当天晚饭的时候他将一个蛋剥好之后在姑姑到厨房忙时放到了姑姑的碗里。待姑姑回来发现后虽然内心有些许感动却还是说他不喜欢吃蛋便将蛋放回了原来的碗里。姑姑和我都知道,他这样一个人是不会在短时间内有什么重大改变的。一段时间后,他便又开始了从前的生活,喝酒抽烟,家暴闹事。而在刚刚高考完的我即将到北方去上大学。我要摆脱这一切,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而陈道勇在我的人生中成了一个最好的反面教材。我明白了,人啊,还是活得清醒明白些好,有些东西即使再痛(常常也不是什么过不去的事)也比逃避现实好得多。因为痛完了也便下次不再容易受伤了。而陈道勇这样的人似乎总是活在一片阴影当中,永远看不到阳光,永远看不清楚现实。你有时候觉得他想要的东西是他根本就没有能力获取的,有时候却又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也许他所想要的就是这种不省人事的糜烂与虚妄。他所难以自拔的也正是这种糜烂与虚妄。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