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我一定会想你的

1471666940 2017年8月19日原创文章评论2,273 阅读33035字

青春的记忆里,有人飞扬跋扈,有人对月低吟,有人意气风发,每道身影都如此光芒万丈。从时光里走出来,我最向往的,还是当初的你,所以我从未想过要说些什么。

书生接到老周电话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点了。

那天几乎全城停电,晚上没有灯光,天气燥热的连知了也懒得叫了,人们望着清浅的月光,安静的等待着困意来袭。书生身边的一切不动声色,只偶尔有阵风摇摆树的影子。

“呐,书生,你知道秒速五厘米吗?”

偌大的客厅黑洞洞的,只有一个手机躺在沙发上发着微弱的光芒,那光芒的旁边,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少年搔着自己的头发。

“啊,是赛车的吗?”书生稍稍迟疑了一下。

“不是。”对方轻轻的说,话语听起来有些颤抖。

“我想你了。”

关于书生这个称呼,是有来历的。

那时他吊儿郎当,不思学业,每天都去办公室遨游一趟。这样的他,在一次省作文比赛中又得到了全校唯一的二等奖,当然也有些长得文静的缘故。某次一个女生发作业本时,第一次叫了“书生”这个称呼。

这个女生,就是老周。

老周是转学过来的,具体是在几年级,书生不记得了,当时老周穿的什么衣服,什么发型,书生也不记得了。

但他记得那时老周朝他轻轻的笑了一下,嘴唇抿成浅的弧,脸上几朵红云,长长的睫毛剪断目光。

老周做了书生很长时间的后桌,令人未想到的是,两人战争不断,这样搞没了初见时的好感。

一次上语文课时,书生趴着桌子睡着了。后面的老周捅了捅书生,小声的说:“读课文第三段。”

书生想也没想,立马站起身大声读了起来。

正在黑板写字的老师吓了一跳,折断了手中的粉笔,发出“吱吱”的声音。“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书生脑子引线很短,他立刻明白了是老周整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淡定的说:“这段写的真好,我给大家念念。”

原来觉得难过的事情,现在看起来很好笑。以前觉得好笑的事情,现在回头看,却觉得很难过。

书生总是偷拿老周的纸笔,偶尔也在她身上贴纸条。老周就天天去老师那里打报告,向女生说书生的小毛病。

两个人就这样打打闹闹,时间也从未停步。

临近小学毕业,迎来了第一年的划片入学。

女生们开始拿着小本子要留言,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张同学录。书生记得那天,老周先是找所有人写了一圈,然后换了个干净的空白本子,小心翼翼的找到他。

老周涨红了脸,举着本子呆呆的看着书生。“你去哪里的中学?”

“北边的。”书生当时刚搬了家,就被划入了北边。

老周将本子递给书生,说:“写些东西吧。”

书生当时什么优美的句子都不会写,就歪歪斜斜的写了:我会想你的。

老周什么都没有说,默默的收起本子离开。

有些眼泪与眼眶共存,滑过脸颊,对于自己来说就是汗水。

我不说,是怕你更难过。

当时书生的学校只有几个人去到北边的中学。不知为什么,在老周的想象里,书生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升入初中后的书生变老实了,他极不情愿剪掉了长发,改掉了一些臭毛病,开始专心学习。而他与老周并没有断了联系,两人偶尔会煲电话粥。

书生的家在26楼,信号不好,冬天飘着雪很冷。书生靠着窗户,不耐烦的说:“太冷了,你快点说。”
然后两个人聊上很久。

可不知从哪一天起,两个人像约定好的一样,再没有联系过对方。

多数的情况,是书生望望电话号码,却从不按绿色的拨出键。

一些沉默,是因为和现实比起来,这微弱的联系毫无意义。

后来,书生的初中生活越来越忙碌,他放弃了手机,扔掉了自己的电话卡。

有些东西收着,不舍得丢,后来真的丢了,发现没有什么了不起。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晃过初一,晃过初二,晃过无数场雨,晃过无数场雪,晃过无数次考试,书生迎来了自己初中的最后一个冬天。

当时的书生意气风发,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当地高中的招生考试。

后来,后来那什么书生没考上要考的中学走了另一个。

发榜的那天,书生在一堆名字里找到了老周。他笑了笑,开心的笑。老周所在的中学水平不高,考过这次考试的只有几个人。在书生的印象里,老周单纯,不做作,学习棒。这是她应得的。

书生很开心。

每个人的心底都会有那么一个人,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人,时间过去了,也无所谓想不想念。只是总会不经意的提起,然后希望她一切都好。

2017年的第一场雪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书生中午在课桌上埋头学习,依稀听到了同学们的惊呼声,他一抬头,发现下雪了。

雪花随着风儿旋转,染白了整个世界。

书生的身边安静的出奇,谁都在等这一场雪。他发了一个小小的呆,老周的那里也在下雪吧。

晚上,书生自己一个人走回家,雪花慌忙的逃窜,每个人打着伞,脚步匆忙,车子迟缓前行。

书生到单元楼下时,忽然看到了一个久违的身影。时隔三年,可他还是能认出她来。

女孩温顺的倚着旁边的母亲,雪花剪碎了路灯的光芒,零零散散的洒在她身上。

两人的视线交叠的那一瞬间,都小小的惊喜了一下,连呼出白气的形状都有了变化。

那天,书生和老周聊了很久,聊过去,聊未来,两人的母亲在厨房包着饺子,屋里的空气仿佛快要融化。

在老周看来,书生真的变了许多,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漫不经心,但他的眸子底下隐藏着一份不易察觉的担忧。

老周本是想鼓励书生,可她发现,那些鼓励太多余了。书生的心情,他不说,她也会看的出来。

因为我们一起走过了那么多的时光,别人不知道,我说烟花的时候,你的眼里也会映出火的瀑布。

别人不知道,你停驻的时候,我能听见每颗海螺里的潮汐。

别人不知道,即使我们看起来很沉默,可心一直在交谈。

时间快进到六月,中考连续两天的大雨淋得书生晕头转向,没想到结果出来之后让书生更加头疼。
书生在所有人的世界消失了一阵子。

老周联系过他,一直在安慰他。书生听老周说话的时候总会傻笑,然后搪塞所有,说声晚安。有时候先说晚安的人,只是为了让对方先睡,自己却一个人失眠。

全城停电的那天,也就是书生接到老周电话的那天,老周问他知不知道秒速五厘米,书生开玩笑说是不是赛车。

书生知道秒速五厘米,他还看哭了一次,可是他不说。

“我想你了。我们有一天会不会也擦肩而过?”

书生听到这个问题,稍稍惊讶了一下:“那我就一眼把你认出来,然后对你耍流氓。”

老周噗嗤笑了。

其实书生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真的要擦肩而过,也应该坦然的笑着,坐下来,喝杯茶,分享一下关于对方的片段。

不知道书生是什么时候振作起来的,老周再见他时,是他主动去了老周家,穿着白衬衫和睡裤,趿拉着拖鞋吹口哨。

“我呀,要去承德竞赛了。”老周坐在沙发上,笑吟吟的对书生说。

“月底就去,来送我吧。”老周眯着眼睛歪着嘴说着。

“好的,骑着小龙虾飞着送你。”书生笑了笑。

总是背负着晚霞的书生,现在背负着湛蓝清爽的天空。

书生送老周那天,下着阴冷的雨,有些冷。预定十点出发,书生太紧张,七点就到了老周家。

老周的母亲打开门,冲书生做了一个小心的手势,因为老周还在睡觉。

书生穿过走廊,发现贴墙的地方堆着一些教材。

老周穿着蓝色衬衫,刘海盖住额头,手里还握着钢笔,趴在客厅的电脑桌上睡着了。

老周的母亲说,昨天老周一直在做题很晚才睡,一不小心就让她睡在这了。

书生望过去,桌上的试卷随着老周的呼吸一起一伏,窗外隐约雷鸣,传来雨的声音。他悄悄的走进老周,移开了她手边的陶瓷杯子,万一打翻了,水会弄湿她的衣服。

书生坐在沙发上,看着老周。忽然想起老周拿着本子要留言的那天,她红着脸,手颤抖着。书生站起身,找来纸笔,写了这样的一段话:

无论在哪一天,你的目光总是柔软的,无论在哪一天,我都愿意为你撑一把伞,无论在哪一天,你都会收到世界最美的情书。无论在哪一天,你都是最完美的。

风声会掠过花丛,低低歌落繁华。秋天要坠落山谷,病黄落满一地。

会有快乐,会有悲伤。

你一定要无比热爱这个世界,热爱你自己。

我陪不了你太久。

可我会想你的。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