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我数到三

Mirror 2017年10月1日14:18:21
评论
1,502 阅读1 12557字

我数到三,你便会醒来,会记起所有的一切。

 

布鲁斯-韦恩其实一直是一个很自豪的人,他拥有着多数人都羡慕的……美满的家庭,两个可爱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而且乖巧懂事;老婆也可谓倾国倾城。加上他那一路顺风的工作,基本上都没有遇到过什么大的挫折,最大的一次可能就是因为一点儿小事跟家里人吵了一架,但是到了第二天,大家依旧和好如初。

但他还是来到了我的诊所,原因……其实很简单。

那天,他和平常一样,6点起床,轻吻了还在睡梦中的妻子,轻轻的穿上衣服,裤子鞋子,下楼开始做早饭。脚步很轻,到走廊时,温柔的看了一眼孩子们的房间—还在恬睡。他快速的做好早点,看了看时间;7点了。他便开始叫醒儿子和女儿准备去学校上课,自己也拿上公文包,穿好西装打好领带。走之前他又上楼看看了微醺的妻子,贴近耳边温和的说了声,“我爱你”。妻子转过身,微睁着眼睛,笑着点点头,俏皮的回了一句“我也爱你。”平静的阳光照在被子上,温馨的有点浪漫。

他走出了房间,带着两个孩子上了车,他的这辆宝马跑车是一年前买的,虽然他对车其实没多大兴趣,但只是觉得这辆好看,索性就买了。刚开始,每次开,他都会像个孩子刚刚买了一件玩具一样,那种神情,那种笑容。但久了,也少了新鲜感,也就变的无所谓了。

小男孩和小女孩,他并没有给我说他们的全名,只是支支吾吾的说,一个叫珍,一个叫提姆。他们很乖巧,既不打闹,又听话,成绩又好,而且两个长的也很是可爱。

韦恩先把他们送到学校,这个学校是整个镇子最好的学校,也可以说是最好的贵族学校,里面人才济济,基本上都是官宦子弟,或者有超人的才智才能进入的一所高中。

嘱咐片刻送走孩子们后,自己开车到了公司楼下;一家知名的上市公司,并且他也已经是里面的高层管理者之一。

他坐上电梯,电梯里空空的,没有一个人,他很好奇,为什么上班时间,今天电梯居然没有人。但他也没有管太多,因为他知道,今天又有一桩大生意,如果拿下,那他下半辈子基本可以为所欲为了(当然,这个词在这儿当成褒义用)。

电梯缓缓的上升着,灯光有点闪烁,他按下了28层按钮,到了27层的时候,电梯骤停;门缓缓打开,黑洞洞的,整个外面看起来也感觉空空如也。他心里开始犯着嘀咕,难道今天是愚人节?

叮……到了28层,电梯门开了;和往常一样,繁琐穿插着忙碌的人群,拿着资料,拿着咖啡。他愣了一下,还没有回过神,秘书拿了一本厚厚的资料挡住了他看着地板发呆的视线。老板,今天这笔必须得成啊,上面说了,要是成不了咱不仅要亏很多而且……他们很可能会解雇你的。

他迅速的回过神,看着面前厚厚的一堆资料,提了提手里的公文包,双手抱住了那堆资料,边包边往办公室走去,说着,我知道了,你去吧。

其实他的工作,就是想办法让那些老板,愿意把自己旗下的公司或者地皮卖给我们,再包装后卖出,或者直接改成盈利性建筑。

这次这个大生意,其实他早有耳闻,是一位先生,他有一块很大的地皮,并且这块地皮所在地段相当的好,如果我们能让他把这个地皮出售给我们,那我们只要改建成一个商业楼或者酒店,肯定会赚翻的。但这位先生,很奇怪,他就是不买,并且他说过,他要卖可以,但必须要他自愿。呵……像是没说一样。

韦恩面前的这大堆资料,也正是公司整理出来关于这位先生的一切,想让韦恩想办法说服他,打动他,让他出售这片地。

这位先生名叫; 哈维-丹特,一名普通职员;而这片地则是他祖上留下来的唯一资产。

他花了整整一个下午去看那堆厚厚资料,但其实类容却简单的有点讽刺,他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人了,普通到随便在街上找一个人,都会发现跟他差不了多少。只是我觉得很有意思,他居然和自己的一些性格还有小时候的经历很相识,最神奇的是他居然小时候就是住在自己隔壁的。但毕竟几年了,对这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印象。

他还是采用他自己的方式,直接登门拜访,和客户聊天,发现客户的问题点,需求点,从而想办法抓住客户,让他们把东西卖出来。

吃过晚饭,他拿着资料的最后几页,上面写着丹特的现在住址,玫瑰街35号。只有这么简单的几个字,但他却很清楚这个地方,地址背面是丹特小学的毕业照得复印件。他看着,开始自言自语,“我曾经也是上的这个小学啊,为什么我不记得有这个人的存在,甚至是这个名字。等等,照片上怎么会有珍?!不会啊,珍是和我同班的啊,可为什么里面没有我”他看看了妻子。

妻子看着他,笑着,不说话,给孩子盛着菜,孩子们也很安静的吃着自己的东西,甚至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他也只是,匆匆吃了两口,拿着剩余的一些资料,进了书房,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收拾碗筷的声音,可除此之外,就只剩那机械一般的脚步声……上楼,回房,做功课休息。他看着最后几页资料,头脑里不停的翻动着,想找到可能自己是认识这个人的线索,毕竟如果真的认识,那肯定生意也就会好做很多。

他不断的翻着资料,在电脑上不停搜索着。这个玫瑰街35号,其实是他以前住地方,里城中心有点远,而且周围环境也不怎么样,他升职之后,便搬到了现在地方。现在的这个地方,离市中心又近,环境也好,而且房子又大又漂亮。

他揉揉眼,看看了表,都2点了,明天就要去拜访这位先生,还是得要一个好的精神面貌才行;洗了澡,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早上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有一点灼热,让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并一边用手挡住阳光,他叫妻子把窗帘拉上,但没人理他;他下意识的把手往身边挠了挠,没人。他一下就串了起来,看了看时间,11点了,他知道,肯定是妻子知道他没有睡好,自己早起来去做他应该做的那些事儿去了,例如送孩子上学,做早饭之类的,想到这儿,他感觉到些许甜蜜。但今天得去拜访那位叫丹特的先生,而且这次见面非常重要,公司安排的见面时间是中午的12点整。他看了看手表,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换好衣服,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就开始往外面跑。

幸好还是在12点赶到了,见面地点其实是一家很简单的餐厅,没有富丽堂皇的装饰,没有华而不实的菜肴,只有熙熙融融的食客。

他到了餐厅,看到丹特早已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上,歪着头,看着窗外。他整理了下衣服,领带,平静了呼吸,顺带看看了手表,应该会迟到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不过他早已经想好了开场白能够弥补这迟到的一分钟。

丹特穿这一件纯白的衬衫,灰色格子的领带,乱蓬蓬的头发,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眼神惺忪的看着窗外。

他走到了他的桌前,他刚开口说了一个我字,丹特就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头也不回,继续盯着窗外。“你看”。他顺着丹特看的地方看了过去,看到了有两个小孩子打架,打的很厉害,眼神中充满一种想把对方除掉的感觉。

丹特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打么?”“很可能一件小事引起的口角之类的吧。”

“错,不是一件小事,并且对他们而言肯定不是小事,而且你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可以用厮杀来形容。”韦恩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他顿了顿,回过头,“你好,我是哈维-丹特,你一定就是韦恩了吧。”他笑着看着韦恩,伸出手准备和我握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样子,特别是眼神,都是那么的熟悉,但却略带着一丝反感。

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和丹特握手“是的,我是韦恩—布鲁斯-韦恩,你好。”触碰到丹特掌心的时候,他心里被震了一下,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现在,我数到3,你便会醒来………

1…………

2…………

3…………

 

一整晚,他都翻来覆去睡不着,头脑里一直想着这个奇怪的丹特,这个奇怪的有种说不出来感觉的小职员。他坐了起来,轻轻的掀开被子,尽可能的把脚步声压倒最低,走进了书房,合上书房的门,回过头窥了一眼,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翻开那些资料,打开电脑,做了一个记录文档,把丹特的个人资料用自己的方式系统化的进行记录。

他花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把所有的资料全部记录到了电脑上,把有问题的地方用红色的字题表现了出来,之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梦到一个人,在他面前对着他笑,后面也是那个人,不过是在对他哭,没错就是他,那个人就是丹特…………

这时一个电话突然响起,赶跑了他的梦魇;“喂,我们没多少时间了:”他刚想问是谁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而电话并没有传来嘀嘀嘀的声音,而且滴答滴答滴答的声音。这一个电话足以让他的睡意全无,下意识的看看了时间,11点了。家里依旧一个人都没有了,妻子和孩子的离奇消失开始让他觉得有点诡异。他知道今天依旧是12点,依旧是那个餐厅,恐怕连位置也不会变。他先给秘书打了个电话:“这个丹特的资料你是从哪儿拿到了,你能不能确定这些资料的真实性。”秘书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是……是他给我的。”“他?他是谁,你怎么能随便接一个人给你的资料?”“不是的老板,是丹特给我的,他说他知道你的行动风格,免得你们再去查他,他干脆主动把自己的资料给了我们,我感觉就像是在挑衅,而且是挑衅你,因为他直接让我把资料交给你,看你能不能让他卖出这块地。”我听愣了,不知道该怎么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丹特自己给我们的资料,为什么那么多东西和自己的资料很像,丹特不可能调查过我啊,就算如此,也不可能那么详细,毕竟他只是一个小职员而已啊。难道他其实不是简简单单的职员那么简单?但是,为什么选择我?!还是,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他开始自言自语。

他虽然这样想着,但工作毕竟不能丢,但这次他有点生气了,他觉得是有人在故意捉弄他一样。他穿好衣服,想上次一样开车去了那个餐厅。

果然,依旧熙熙融融,依旧窗边,但这次,丹特没有歪着头,反而微笑的看着他,像是等了他很久但却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他急促的走了进去,到了桌前僵直的坐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道我的工作,知道我的目的,如果不卖就算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说着,身体整个都撑了起来,险些碰倒桌上的高脚杯。

丹特没说话,很平静的看着他,慢慢的又把视线移向了窗外。丹特指了指窗外的那颗树。他很不情愿的看了过去了,是一颗很大的枣树,中间却一道门!一个小孩,在旁边玩耍,扔石子的时候,不小心扔到了门边,小孩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小孩发现这个门没有锁,孩子的好奇心是巨大的,巨大到可以战胜一切恐惧。于是他颤颤的打开了门……

 

1…………

2…………

3…………

“你……还记得我吗?”

 

 

三天了,一点成效都没有,公司给他的期限是一个星期;以前他总是在第一天就可以拿下,可这次……他觉得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开始打算用整整一天的时间去调查这个丹特,从丹特给他资料里的住址,学校,以及能查找的一切,他都一一去核对。

他先开车来到了丹特毕业照里面的学校,这个学校他当然也找的到,毕竟他自己曾经也在这里上个学,而且那段时光对他而言是骄傲的;学习又好,人缘也好,老师和家长都特别喜欢他,而且他还是校队的队长,在学校有着明星一般的属性。

他到了学校找到校长,校长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和蔼可亲的中年妇女了,换成了一个一看就知道只知道赚钱不顾一切的男子。“校长你好,请问那您是否还有20年前学生的名单,我在做一项调查,需要这些资料,而且很重要。”校长瞄了一眼,继续低头写着自己的东西,“我不知道,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不过我现在很忙,要不你留个电话之类的,我找到了打给你。”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校长一眼,但也知道没有办法,只好无奈答应:“那请您帮我在名单上注意这个名字,哈维丹特。这个人我需要关于他的详细信息,如果找到请务必通知我,谢谢了,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他走出了学校,来到车上看着车里那堆资料,昨晚他把公司里所有关于丹特的资料全部放在了车上,他继续开着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玫瑰街35号

他也曾经在这里住过,其实只是一个租房客,而这个35号其实并不是号数,而是这个房东为自己地盘起的名字。他当初还问过房东,为什么要取这名字,房东只是嘿嘿一笑说为了好听而已。不过他依然记得那个时候;很受邻居的欢迎,经常到各家去“蹭吃蹭喝”,而且和每一位邻居关系都非常好。

他开车没多久便到了这个玫瑰街35号;他叹了口气,重重的关上车门,站在楼下,仰起头。

他找到了房东,现在的房东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安详的坐在摇椅上,盖着毛毯,盯着电视;电视什么也没有播放,只有哧哧的雪花。

他拨开虚掩着的门,缓慢的走到了老头身旁,“你……还记得我吗?”老头慢慢的转过头,“恩……你是?”“我以前曾经是你这儿的房客啊,你忘啦!?那是我还经常和你一起吃晚饭呢,而且你女儿还…………”,说起来还挺对不起她的,韦恩说道这儿,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不记得了,人老了,哎……什么不都不记得了。”韦恩抬起头,“那你想想,当初有没有一个叫丹特的,哈维-丹特的人住过?!或者现在是不是有一位叫这个名字的先生住这儿?”韦恩看老头的样子,昏昏沉沉,生怕他睡着过去,直接切入了主题。老头微微的张嘴,又合上,想了想说:“不知道,我说了我什么都记不得了!”韦恩还是不罢休,“那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住过这儿,或者现在还住这儿得?”老头转过脸,正对着他,白白的胡须布满了整个下巴,“奇怪的人!?这个倒好像有一个,以前有一个,不过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了。”韦恩突然兴奋了起来,感觉像是找到了线索,“他叫什么名字!?他怎么样的奇怪?”老头又把脸转向了电视,“名字我倒是记不起来了,不过我记得,他从来不和人说话,而且上班下班的时候才会出房间门,平时都一直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待着,对了,我记得他还偷窥过我女儿,这小子,真是个混蛋。”韦恩听到这心里也有点窝火,因为当初要不是那么完美的珍再次出现,可能自己就和房东的女儿结婚了,虽说是对不起,但这种事还是不能忍的。

房东说完,把毯子往上面拉了拉,闭上了眼睛,看样子准备小憩一会儿。这时,韦恩的电话响了……未知号码,韦恩按下了接听按钮,里面是一个奇怪的男生,“有趣吗?哈哈哈…………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为什么不相信我?……滴答滴答滴答”电话断了。

1…………

2…………

3…………

 

“你是谁?”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向妻子说了这件事,甚至在餐桌前说道某处时还有点歇斯底里。但妻子依旧笑颜如花的看着他,摸着他的头,“亲爱的,你肯定是工作过度了,你看看你最近都没有休息好,今天早点去休息吧。睡一个好觉,明儿一早什么都好了。”他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看看老婆,装出听话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孩子们也很乖的吃着饭,甚至在他说那件事儿外带有点咆哮的样子时,他们依旧很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饭,而且没有一点被吓到之类的样子;他开始觉得不对劲,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叮铃铃铃铃铃…………

他闭着眼睛伸手肆意拍打着闹钟,想让它安静下来,阳光依旧刺眼,他揉揉了眼睛,看看了身边,妻子又走了,便下意识的看看时间,心想难道…………对,又是11点了。

公司发来一条短信:“中午12点,在XX餐厅与丹特先生面谈。”

他心想:“这次一定去问问他,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到底是谁?”

韦恩打开车库,车子变成了一辆二手的雪佛兰,他呆看着:“这……肯定是幻觉,怎么会这样,不管了,先去找他;一定要找他问个水落石出。”

他打开车门,点火,出发。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是校长的,“你给我这个名字哈维·丹特,我找到了,当时他还坚定的说他认识一个叫布鲁斯韦恩的同学,但是我们学校从来没有这个人,最后这个人因为成绩太差和精神问题差点儿被学校开除……”

他听着电话,呆住了,缓了一会儿,微微颤抖声线,“好……好……,我……知道了。”这是他的额头已经开始渗出了虚汗。

他匆忙赶到了餐厅,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地板,径直的向一个方向走去;他知道,丹特肯定还在那个位置。

果然,他找到了丹特,坐下看着他,双手拍在桌上,恶狠狠的瞪着丹特。丹特一脸苦涩,“其实我好羡慕你,你有一个美丽懂事的妻子,一对可爱又听话的孩子,对了,还有一个那么漂亮的情人和这么好的工作,每个人都欣赏你,每个人都喜欢你…………”丹特说着开始小声哭了起来。韦恩看着他,心里也开始有点抽动但更多是震惊,他压低了音量,尽可能避免声音的颤抖严肃的问:“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丹特擦开眼泪, 揉了揉眼角,突然转变成了一张笑脸,“我是哈维-丹特,真正的哈维-丹特……哈哈哈”丹特开始疯狂的抽笑,韦恩觉得眼前这个人肯定已经疯掉了,环顾了左右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准备起身逃走。他跑出餐厅,大口的喘着气,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他的秘书,安妮……其实也就是她的情妇。

他们从小一块长大,可以说是亲密无间,青梅竹马,但由于后面珍的出现,才让他们开始慢慢疏远,因为韦恩一直觉得珍才是他应该追求的人,所以,他开始很少和安妮一起,转而去想方设法的追求珍。

很多年后,即使他们已经结婚,即使他们都有了孩子,安妮还是自愿当他的情妇,理由很简单,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是什么,干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而珍也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并给予理解,也同意他们保持这样的关系。

韦恩拿起电话,打给了安妮。

“你在哪儿?!我现在要见你!”韦恩控制着急促的呼吸,一个字一个字却咬的很清楚。

他们没有很隐蔽的约会地点,因为毕竟已经获得了珍的同意,而且对安妮而言,无所谓名分,无所谓一切,只要能和她爱的人一起,便是幸福。

到了安妮家门口,他们并不像以前那样,在门口热吻,相拥关上房门;因为这次安妮看得出来韦恩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他们走到门口,安妮转过头,看了一眼韦恩,他眼神透露出焦虑四处张望着;安妮没说话,也没索吻,低下头从包里翻出钥匙,静静的打开了门锁。

韦恩坐到了沙发上,大口的喝着水。安妮到了自己房间,换好了生活的衣服,坐在韦恩对面;“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两个没事吧。?”

韦恩放下水杯,眼光移向窗外:“我很好,她也很好,只是那个人,那个人……他……”韦恩把最近发生的这些事都告诉了她,他不再说的歇斯底里,反而说得有点伤感。

安妮慢慢站起来,坐在了韦恩身边,微笑着摸着他的头,“亲爱的,你肯定是工作过度了,你看看你最近都没有休息好,今天早点去休息吧。睡一个好觉,明儿一早什么都好了。今晚留下来陪我好吗?”韦恩突然跳了起来,惊恐的看着安妮,“你……你,你怎么会和她说一样的话?你们?……难道你们和那个丹特合伙起来捉弄我?”他的声音甚至带了点儿哭腔;说完,还没有等安妮反应,韦恩拿上自己的衣服,摔门而去。

韦恩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感觉自己像是黑客帝国里面的尼奥一样,总是哪里不对,却总是说不出来到底是哪儿。

韦恩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他独自一个人漫步,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家里很是安静,妻子和孩子都已经睡了,他撇看了孩子门的房间,关着门,应该已经睡着了吧。突然他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看到了自己的床上鼓起的地方,应该是妻子睡得位置,可那个该有的轮廓,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他慢慢的踱步到床边,慢慢的拉开被子。

里面没有人!只有一个闹钟,上面显示11点,而且就在他拉开被子的时候,闹钟响了…………

 

“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啊?工作几十年,还是个小职员,你看我每天好辛苦,要照顾儿子,还要担心女儿晚归会不会有什么事儿,而且有时还得去学校收拾你亲爱的儿子闯下的烂摊子,你知道吗?我受够了,你要是在这样,无所作为,我们就离婚!?”女子声嘶力竭的说着,是不是还会拍打桌面上的碗筷,一个小男孩坐在地上,用土豆泥画着笑脸。一个女孩儿打电话,很暧昧的样子,还不停用手势示意声音能不能小点儿。男子埋着头,看着碗里菜,手里拿着的餐具上下摇晃着,依旧闷不吭声,只是眼神些许的无奈。女子继续咆哮着:“喂!喂!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喂!……喂!”

 

“丹特!!…………”,韦恩叫喊着这个名字从梦中惊醒,睡衣也基本湿了一大半,他看了看床边的钟,11点了……半天,他才回过神。阳光依旧刺眼,照着被子泛着白光。韦恩下意识拿起手机,看看了收件箱;0条短信。翻开通话记录,打了安妮,“再把丹特的电话发给我一次。”说完便直接挂断电话,过了一会儿,短信来了,是安妮的,内容是;“丹特:XXX-XXXX。亲爱的,你肯定是工作过度了,你看看你最近都没有休息好,今天早点去休息吧。睡一个好觉,明儿一早什么都好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用笔记下了号码,把手机用力摔向了一旁。

他开车赶到了那家餐厅,在门外的电话亭,拨通了这个号码,“喂,丹特,我需要见你一面。”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是低沉,但恩了一声之后便变得尖利起来,像一个小丑;“是韦恩吗?!你想要见我?!哈……没问题,我马上就到。XX餐厅,没错吧?”韦恩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说在哪儿见他,可或许他对于这些也早就料到了,也开始淡定了,“对,没错,我已经到了,我在里面等你,你应该知道我坐在哪儿?”电话那头传来12点钟声的声响,“行,我随后就到……”

韦恩走到窗子边的那个位置,坐下,点了一杯威士忌;晃动着酒杯,冰块碰撞发出叮叮的声响。他看着酒杯,转过头,看向了窗外。依旧有一群孩子,他们疯狂的打闹着,肆无忌惮……旁边坐着一个小男孩,蜷缩在一旁的街边,把头埋在双腿之间;即使隔着一条街的距离,也能感觉到小男孩是在啜泣。韦恩望着这个小男孩,很有一种冲动想去帮帮他,可……慢慢的小男孩抬起了头,看向了韦恩。韦恩几乎崩溃的叫了出来:“你!……你!……你是!……”这时丹特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学我啊,喜欢看窗子外面的景色。”韦恩转过头,用手指着窗外,并悬停这空中“你看那个小男孩……他……”他说着又想窗外望去,窗外却一片寂静,只有树叶碎落后被阳光照射吱吱低吟。丹特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什么都没有,又回过头看着他,“喂,你在看什么,你叫我到底什么事啊?地我是不会买个你的,你不用白费苦心了。”丹特坐了下来,向服务员招手,点了一杯龙舌兰。韦恩依旧看看窗外,无奈回过头,看着眼前这个异样的丹特(至少现在对他而言)慢慢的平静了心,坐了下来,喝了一大口威士忌,甚至差点连冰块一起吞下。顿了顿,“你……能不能告诉我,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谁,或者你为什么会那么了解我?甚至于……”韦恩没有再说下去,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用什么样的词汇,只有说成这样,等待丹特的回应。丹特抿了珉酒杯的边缘,看着他,“我不能直接告诉你,你其实早已经知道的一切,我也不想这样,我也没有办法;我是在帮你,我的资料已经告诉你了一切!”丹特声音带着哭腔,他一口喝完剩下龙舌兰,起身离开。只留下韦恩一个人发呆的看着对面已经空了的座位,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呆滞的回了家。

 

1…………

2…………

3…………

“我没有隐藏一切,是你自己隐藏了起来!”

 

韦恩疲倦的推开门,妻子端庄的坐在餐桌前摆动着刀叉,孩子们也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饭菜;偶尔一两句叮咛,伴着点头,又安静的只剩下刀叉切割声响。韦恩径直走向书房,重重的关上门。妻子望了一眼已经关上的门,愣了一会儿,放下手中的餐具,走到门口,敲了敲门。韦恩没有说话,门也并没有锁,她走进去,看见韦恩坐在书桌前,看着那堆关于丹特的资料,依附在韦恩身后,耳语道;“没事儿吧!?发生什么事儿了?早点休息吧,你肯定是累着了。”韦恩头也没有回,低声说了一句知道了,便耸了耸肩,示意妻子离开。妻子无奈起身,在韦恩头顶轻吻后便离开了房间,门没有关,只是虚掩上了而已。

韦恩把关于丹特的那对资料,全部重新整理一次,连一个字的错误也不想放过。他翻到了一张照片,一张和安妮的照片,上面那个人是丹特!韦恩瞬时怒吼,原来是你们两个勾结在一起,你们两个…………他正想骂,突然注意到照片旁边的日期,是自己刚认识安妮的时候,而且旁边的建筑,也很眼熟。韦恩和安妮是在童年认识的,而这张照片上的建筑,正是他童年是所居住的地方。韦恩快疯了,他疯狂的拔开桌上的资料,台灯也被摔在了地上,这时一本书里掉出了一把钥匙,一把很别致,很特殊的钥匙。陈旧的金黄,显得上面还有没有清理干净的污垢,像是一个中世纪用来开宝箱的钥匙;上面有几个小字:“乔-安德”韦恩觉得这个名字很是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不过他觉得,这把钥匙能打开的地方,一定有他想要的答案。韦恩小心翼翼把要是放在了上衣口袋,偷偷的回头望望,看看有没有人再看他。他径直走向浴室,把喷头对着头顶,闭着眼睛,任水肆流而下,长长叹口气。

韦恩躺着床上,空洞着看天花板,时不时转过头看看他的妻子,时不时转过头看着他的衣服,那把钥匙……

11点了,韦恩随意的按停了闹钟,看了看窗外,少了些许明朗,阴暗乌云,酝酿着一场风暴一般,风吹的有点刺骨,窗外的梧桐,委屈的弯折了枝叶。韦恩快速的打理完早上一切的琐碎,他知道这乔-安德,知道这个人是谁,知道他在哪儿,他要去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问个明白。

对于乔-安德,韦恩的印象已经有点开始模糊了;但他依旧记得这个人,一个似乎很早就认识的一个人,似乎也就是一个锁匠,他的古怪,就体现于他可以造出各式各样奇怪的钥匙和锁;当然这个也是他最有特点的地方。或是还是那个老地方,那个曾经的隔壁,现在或许已破旧不堪,或许那家店早已不在,又或者早已开成了其他的店铺;但对于,韦恩,这是唯一的线索,唯一的希望,他必须去看看,不管怎样。

韦恩开着车,不一会儿便到了那个乔-安德所在的锁匠店。里面开着昏黄的灯,即使是在白天,也给人一种永世黑暗的烛光。韦恩在门口站了许久,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这里曾经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而眼前的这家老店,也斑驳的些许沧桑,爬满了青苔的窗口,让灰尘都无从下脚,店门依旧是以前的样子,只是现在看起来,和这家店一样也该寿终正寝了。

韦恩望了门口发呆,许久,叹了口气。埋着头推开了没有锁好的店门。吱的一声,惊动了正带着眼睛在吧台修锁的安德。安德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穿戴者笨重的装备,配上一个带有放大镜的眼镜,岁月从窗口侵蚀到了他的发梢。安德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人,随口问了一句,“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韦恩盯着他,傻了半天,激动的说:“是我啊,安德叔叔,我小时候经常到你店里来玩儿呢,晚饭还会经常和你们一起吃呢?你忘啦?”安德愣了一会儿,慢慢的取下眼镜,看着眼前的这个韦恩,“你……你来啦?!找我有什么事吗?”安德的表情依旧冰冷,没有多的理会这个所谓的熟人,转过身,做其他的事情。韦恩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安德叔叔那么多年再见到他会是这个反应,他很是失望的看了看地板上零零碎碎的木须和纸屑;摇了摇头,拿出包里的钥匙;“这个……这个请你帮我看看。”安德转过来,看了看韦恩手里的那把钥匙,“你!?……你拿它干什么?我不能说……我不能说!”安德的脸色开始狰狞了起来,而且一直用手挥舞着,示意不能或者不是的样子。

“安德叔叔,你怎么了?!你在说什么?我想知道这把钥匙的主人是谁?这个钥匙锁住的到底是什么?”韦恩手拿着钥匙,慢慢的想安德走去,安德还是一直挥舞着双手,脸色开始惨白,身子也开始往后退,最后甚至坐到了地上;韦恩拿着钥匙,慢慢走到了坐在地上的安德面前,蹲了下来,安德带着哭腔开始嘶吼:“我不知道……都是你!!是你让我这样做的!我也不想!一切都是因为你!”韦恩听得诧异,眼睛股得大大的,瞪着安德,“你在说什么?什么是我!?告诉我,这个钥匙到底怎么回事?!”韦恩双手搭在了安德的肩上,发疯似得摇晃着,“盒子,你的盒子!求你了。别逼我,我只知道这么多。”安德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瘫在了地上,眼角流出泪水,嘴角却保持着上扬的微笑,嘴里一直重复着;“我们没有隐藏一切,是你自己隐藏了起来!”韦恩起身,听见了安德不停的低语;转过身,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的安德,脚一软,失去了知觉。

滴答滴答滴答……叮铃铃铃……11点的闹钟响了。

韦恩嗖的一声,从床上窜了起来;并不停的喘着粗气。感觉手里好像有东西,拿起来一看,就是那把钥匙!韦恩盯着钥匙,后背湿了一大片,许久,站起身,走到了镜子前,瞪着自己的眼睛,血丝布满了整个眼白。洗漱完后,他下意识走进了阁楼的一个小房间,他在一堆杂乱的玩具中找到了一个盒子,一个精美的小宝盒,上面的图案和钥匙的图案很是相似;他拿着钥匙对比了一会儿,试探性的把钥匙插了进去,拧了一转,里面有张照片,黑白的。上面有两个人,坐在秋千上,女孩是安妮,旁边还有个男孩子就是丹特!

 

1…………

2…………

3…………

 

“对不起”

 

惨白的墙裸露着疮痍的石灰,灰暗的灯光,风霜着残破的白色地板;一张大的靠背椅背对着韦恩,中间隔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早已满是灰尘和资料,椅子在整个房间显得那么突兀,因为它新的有点莫名其妙。韦恩躺在桌前的沙发上,缓缓的睁开眼睛,手里依旧拽这那张泛黄的相片。“这里是哪儿?我……我怎么会在这儿?”韦恩蹒跚的坐起来,四周环顾了半响,靠背椅转了过来,“你要的答案在你面前的碟子里,你自己看吧。”说完又转了回去,长长的吐了一口烟,唉声叹气的看着窗外。

韦恩看着旁边桌上的光碟,随手拿起了一张,上面写着“Change”,起身走到电视剧前,拿起DVD机,吹干了上面的灰尘,放入了碟片。

画面是安妮!安妮和丹特在一起,在曾经韦恩最熟悉的地方,那个秋千……他们玩的很开心;丹特推着安妮,两张笑脸是那么的干净,“你长大了愿意娶我吗?!”安妮转过头看着丹特,丹特笑着拍怕胸口,“这还用问?!肯定啊,要是可以你现在做我老婆都行!”画面突然又转到了另外的地方,韦恩以前的家……还是丹特,和安妮一起,他们在饭桌上吃着饭,“我再也受不了你了,我要和你离婚!”丹特依旧埋着头看着自己碗里的饭,没有说话。安妮扔掉碗,冲出了房门,门摔的很重声音很大,那声音把电视机前的韦恩的也吓了一跳。但韦恩这个时候,早已泪流满面。他再也看不下去了,按了关闭的按钮,头也没有回,顺手换了一张碟片,换了进去,这张上面写着“Source”

这次,电视机没有显示任何画面,只有吱吱闪动的雪花;半响,里面出现那熟悉的声音:“你这没出息的孩子,你说你有什么用!?一天只知道捣蛋,出了多少事儿,你知道吗?!你能像隔壁家的那孩子一样,成绩又好,又懂事,又听话该多好。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了。”“你看看你自己,也不为自己争口气,父母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这孩子,哎……”

韦恩的眼睛里冒着怒火,嘶吼了一声举起DVD砸向电视,电视砰的一声炸了,他整个人也瘫在了地上,像个孩子一样,哭了……

靠背椅转了过来,长长的叹了一个气,“墙上有面镜子,你如果想看,可以去看看,不过我相信,现在你应该知道的差不多了吧。”这次,他没有转过去,而且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目光盯着瘫在地上的韦恩。韦恩用手擦了擦眼睛,慢慢的站起身,看了看墙上的镜子,走进了,看见里面有一个人,和他一样在哭,那个就是丹特……

“你……现在应该都明白了吧?!”

韦恩没有转过头,“恩……我……不……我不明白,我……我不想……”韦恩的声音带着哭腔,带着无奈。

“你好丹特,我是你心理的医生,你每天11点会准时到我这儿来治疗,你患有协调性分裂妄想症。因为的现实和理想差距过大,你的家人你的亲人,还总是用你理想的一切来刺痛你,好不在乎你的感受;并且这个所谓的理想其实是你父母和你家庭赋予你的,你自己早已忘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一切,所以你开始活在你的幻想里,你幻想里的一切都那么尽如人意,你不再想看到现实的你自己,那么不如意,那么平凡平庸,你开始慢慢的丢掉你现实里的一切,觉得你幻想的生活才是你的“真实”开始生活在幻想的完美世界里。丹特先生,我说的没有错吧?”

“我……我……我不是……不想……求你……别……”

“对不起,我数到三,你便会醒来,会记起所有的一切

1……

2……

3……

 

他哭了…………

继续阅读
Mirror
  • 本文由 Mirror 投稿,于2017年10月1日14:18:21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5112.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