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路仁甲

zhuoyanyu 2017年12月11日21:02:00
评论
1,337 阅读1 1655字

三中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南边围墙下的那几棵老槐树。这几棵老槐树呢,还是和以前一样,风吹一下就稍微动一下,不吹的时候呢就不动,懒得很惬意。

老槐树正对着的是初一5班的教室。5班里有个叫路仁甲的学生,是这学期从乡下转来的,来的时候带着一脸的稚气。提起他的名字,就得说到他们村里的一位老先生了,这位老先生是他们村唯一的知识分子,也没什么别的手艺,村里就安排他给村里的孩子教书,路人甲这个名字就是他老爸托这位先生取的,“仁”取的是儒家的“仁”之大义,“甲”取的是首之意,是希望他们出人头地,这个名字寓意虽然很好,只是这位先生大概从未想过“路人甲”和“路仁甲”之间有多大联系。

路仁甲无聊的时候,就喜欢朝窗外瞅瞅,瞅瞅那几棵老槐树,是不是又掉了些叶子?是不是又有几只长尾巴鸟在树上跳来跳去?那些跳来跳去的长尾巴鸟,似乎总是很欢快,至于那些鸟为什么欢快,他不是鸟,自然也不知道。

六年级暑假过去两个多月,别的孩子都上学了,唯独路仁甲家里呆着--没学校收他。他老爹找人托关系好说歹说他才进入三中。他的小学课程,基本上就是跟着那位给他起名字的那位老先生学的,跟城里的的学校相比自然差的太远,所以他的功课很差,上课的时候根本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所以总是很无聊。无聊的时候,他总是习惯性的瞅瞅那几棵老槐树,瞅瞅那几只在树上跳来跳去的长尾巴鸟。这种长尾巴鸟,在乡下是很常见的,只是没有人告诉他这种鸟到底叫什么名字。

他瞅着瞅着,就入神了,想起了的陪他数星星的爷爷,想起了给他讲关二爷刮骨疗毒故事的老先生,想起了和他一起在村前那条浅浅的小溪里玩水的小伙伴们,他们用脚狠狠的踩着溪里的水,把浪花溅的高高的,那时候,不管做什么,总是很开心,似乎烦恼这东西跟他们完全无关。

正想的入神的时候,就被一声轻柔的呼唤声拉了回来,他有些懵然的站起,受到的便是一阵哄笑,他的脸瞬间就红透了,头埋得低低的,数学老师说了几句提醒的话,然后示意他坐下,算是化解了他的尴尬。对于三中的老师,他唯一印象比较深的,就是这位数学老师了,她很年轻,也漂亮,说话的时候声音总是很轻柔,眼睛里也永远带着笑意,所以数学课他还是喜欢上的,似乎只有在上数学课的时候,他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其他的老师呢,只要他不去扰乱课堂纪律,就不会有人去管他,他的同学呢,既没有人欺辱他这个“乡巴佬”,有没有人去找他说话,他对于这里的一切,也是陌生的,所以他总是很孤单,很孤单,在这片孤单里能给他慰藉的,就只有窗外的那几棵老槐树和那些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长尾巴鸟了。

他就在老槐树和长尾巴鸟给他的慰藉中,消磨着时光,一天一天的混着日子。若是一切都能持久下去,或许也会很好,但不如意的事总是常有的。

某天忽的就传开了一个消息:学校因建设一个训练场地需要砍掉那几棵老槐树。

听到这个消息,忽然的他就紧张起来了。也是从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就开始频繁的盯着那几棵老槐树,唯恐它们在他看不见的时候消失不见了。可能他想做些什么吧,但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消息传出的第二天早上,一辆卡车驶进了校园,带着很大的轰鸣声。这渐响轰鸣声让他更加慌乱,他开始紧盯着那几棵老槐树,生怕错过了什么。

终于,在伐木机“滋滋”的声响中,那几棵老槐树终于倒下了,他眼看着这一切,却也只能看着。被砍倒的老槐树很快被卡车运出去,可能送去某个工厂,落了一地的叶子被很快扫干净,树根也被很快处理掉,老槐树留下的一切都被处理的干干净净,好像那里从未长过几棵老槐树。

老槐树不在的日子里,他更孤单了,习惯性的抬起头,却发现那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了,他再也看不见那几棵老槐树了,也看不见那些跳来跳去得长尾巴鸟了。

他出神的时间也更多了,成绩也随着他出神的时间变长而更差了,终于到了被学校勒令退学的地步,两星期后,他离开了,档案也被转走了,什么也没留下,和那几棵老槐树一样。至于他去了哪里,是去读书了呢还是去做工了,恐怕只有他的父母知道了。

在三中这片小世界里,他和那几棵老槐树一样,算是顺应了他的名字“路人甲”。在这片小小的世界里,他们只是路人甲。来过,什么也不会留下。

继续阅读
zhuoyanyu
  • 本文由 灼炎 投稿,于2017年12月11日21:02:00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5546.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