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一片冰心在夜壶

1471666940 2018年2月11日10:09:43
评论
2,603 阅读12 4757字

一.

我记得有人说过,青春太过于美好,以至于我们做什么都是虚度。

我和好朋友阿宵辜负青春的方式各有不同,他萤窗伏案苦读,驼了背,近视了眼,因为配不平化学方程式急得满脸青春痘。

我晚上去迪厅里唱歌跳舞,滚滚红尘翻呀翻两番,白天回到课堂上休养生息。

终于有一天,当我想拿起笔来写字时,一梦惊醒,才发现自己已经在高考考场里了,试卷上的那些问题是如此陌生,我无处下笔。

高考后,大家都疯狂撕书,然后把纸屑当做废纸去卖,那些好学生,资料书又多又厚实,一摞书卖的钱自然就比不务正业的我多好几倍,那一瞬间,我开悟了:知识果然就是财富。

毕业照相那天,看我一脸的颓丧,阿宵鼓励我说:“吃饭吧,就像明天要加入丐帮一样;阅读吧,就当翻书像数钱一样;生活吧,就像明天是世界末日一样。”

尽管高考失利,我也没觉得天要塌下来,但是四门功课一共考了100多分的孩子像根草,亲妈也变后娘。

我爸狠狠的拿出20万说:“这本来是给你娶媳妇用的,现在却只能拿来给你买个大学上。”

一咬牙,我爸把那钱的一半拿来送礼给县教育局局长,局长几乎把自己拍成心肌梗塞的给我爸打包票:“既然这个孩子求知欲这么强,想上北大的愿望,就由我们这些公仆来实现吧。”

第二天,我的通知书就到了,果然有钱好办事。我喜上眉梢,连忙拆开快递,确实是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只是后面多了“青鸟”二字。

我慌神了,马上去找招生办主任,一边威胁一边哀求:“我上头有人,有人!” 招生办主任摆摆手:“孩子,没用的,多大的能力办多大的事,教育局局长就只能让你上北大青鸟,要上北大啊,你得认识两个省里的厅官才行。”

我回家逼着老爸翻家谱,问:“我们家省里有人吗?”

我爸表示:“就是现在非洲移民来这里,都比咱家更有背景。”

这么说来,我的未名湖梦想就算是夭折了,梦想破灭的人只能去死。

不过死之前,我要花光剩下的学费。

我揣着剩下的10万元,游荡在校外的街上。

突然,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辆警车呼啸而至,那里有一堆人正在围观着什么。显然,有人出了车祸,我连忙跑过去,听到一知情人士感叹:“这孩子真白瞎了,好不容易考上清华,居然就这么去了。”

知识分子通常都爱鄙视吝啬鬼——钱赚再多,能带到棺材里去吗?可如今看来,书读再多,好像也不能带进棺材吧。

旁边一个诡异的少年推了推眼镜表示:“真相只有一个,他没有死,他只是穿越了。”

穿越?

如果我能穿越到过去,和省长什么的高官套上交情,现在不就能上北大了吗?

于是我把少年拉到一边,恳切的问:“能再讲清楚一点吗?”

二.

少年是给一个穿越公司揽生意的,听说很多少女都穿越回清朝当福晋了,还有些胖妞则都回唐朝找自信去了,生意不错。

我的要求很简单:1.过去的世界;2.大官。我厌倦了现在,也厌倦了这无权无势的草根生活。

要是去古代,我的知识虽然在这个时代不咋地,但在古代社会肯定吃香,就凭我知道火药的化学配方这一条,就能混个威远大将军什么的。

来到穿越公司,登记人员头都不抬,报出一个数字:“10万。”

10万,正好是我现在剩下的学费,我决定跟她砍价:“穿越都是偶发性事件,可遇不可求。这种机会是无价的,你们怎么能来收钱呢?”

等级人员冷笑:“呵呵,看来你就是个不学无术之人,英语里value、less两个词义的区别,无价之宝与无价值的区别,你分不清楚吧?!”

我涨红了脸,我高考英语只得了8分。

“雷劈穿越8万,车祸穿越10万,马桶穿越20万,月光宝盒穿越1000万。”她不耐烦的说。

算来算去,还是被雷劈更划算,我最后一次跟她讲价,最后以7万的价格成交。

“保证一定穿越成功吗?”我问。

“你有听过谁来投诉我们吗?”她反问。

“这么神秘的穿越过程由谁来执行?”

她答:“相关部门。”

哦,神秘的相关部门,除了他们,确实无人能胜任啊。

于是他们开始接高压电,原来雷劈也是人工的啊,蓝色的电火花在我坐的电椅旁璀璨着,我突然明白一件事情——之所以没人来投诉他们,大概是因为穿越失败的人都死了吧!

只听“刺啦”一声,我一瞬间丧失了知觉。

醒来时,只觉得前尘往事如梦,往右一瞧,哈哈,大爷现在也是个官员啦?旁边那个穿官服的中年胖子,应该是我的同僚吧。

“阿福,去给老爷把王大人的书信拿过来!”中年胖子说。

我环视四周,没有其他人了啊。

“阿福啊,你是聋了还是怎么的,自从你被狗咬了送去针灸,吃了朝廷太医院开的药,就越来越迟钝了,叫你这么多声都不答应!”胖子愤怒的快要爆浆了。

那一瞬间,我顿悟了,我就是那个阿福,我没能当大官!我只是个门童!那个黑心的穿越公司不守信用!

难道就因为我砍价砍得太厉害了,他们就欺瞒顾客,以次充好?

三.

真是虎落平阳,身为门童的我,竟和其他三个下人住在一个炕上。算了,我就权当在大学里住标准四人间吧,心底无私天地宽。

次日清晨,有人击鼓鸣冤,老爷升堂,因为两名衙役带薪休假,所以我瞅准这个机会,自告奋勇执掌杀威棒,准备打原告。大学里,班干部竞选也是需要这么毛遂自荐的。

大人准了,我一边挥棍子,一边挥汗如雨,这打人和被打都挺累,诶,就当是在学校里军训了吧。

古人活着也挺不容易,在之前的那个世界,我已经少壮不努力了,这会必须吸取教训。思及此,我计上心头,斗胆请求拉野允许我和少爷一起读书。

老爷横了我一眼,道:“你是什么身份,也来读书?”见我呆站在那里,他摆摆手说,“一边去,一边去,如果你以后每天只吃一顿饭,老爷我就允许你去和少爷一起读书”。

到了夜里,我饿了个半死,正想去偷东西吃,转念一想:“老爷这该不会是在考验我吧?如果我忍饥挨饿,发愤图强,一旦被他看到了,说不定还会给我加餐呢。”

抱着这个想法,我忍受着肚子里的轰鸣,看着古书上的那些繁体字——诶,笔画真多啊。

正郁闷着,只听胖少爷在那边大声喊:“阿福,帮我去捉萤火虫!”

原来,教书先生今天讲了个囊萤映雪的故事,说的是一个穷孩子没钱买油灯,于是捉萤火虫缝进袋子里看书,这种精神多么值得大家学习啊云云!

这古人还真是挺能装的,你以为萤火虫是荧光灯啊!那玩意儿一闪一闪的——你能在迪厅里看书吗?

不过我还是照做了,因为还有一个故事叫凿壁偷光,万一这少爷让我去凿人家的墙,我岂不是会被人打死?

不知不觉,三个月过去了,此刻明月高悬,我坐在院子里,夜凉如水。

这些日子,老爷对我的试探还没有完,我每天只吃一顿饭,然后半夜去偷厨房的炒豆子吃,在嫁祸给老鼠,少爷对我的欺负也没个完,总在我脸上画乌龟。

我不能在这么耗下去了。原以为我求学苦读的精神会打动老爷,但是心灵美不管用。我知道,老爷特别有爱国精神,他害怕宝物在民间流失,因此建造了很大的地下室,找那帮百姓把宝物要过来代为保管。

如果我能让他给我保管一点东西,我想老爷会很高兴的,因为他很乐于为百姓服务。

回到家里,我问一个瞎眼老婆婆——她是阿福的奶奶,家里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问:“奶奶,咱家有没有什么上了年头的宝贝,至少三十年以上的?”

奶奶咧嘴一笑,漏出一排少了两颗门牙的牙齿:“我的裹脚布,算吗?”

四.

那天,衙门外吵闹一片,大家开门一看,百姓正押着一个面容倔强,叫嚣个不停的男人在外面,那男人正嚷嚷着众人听不懂的语言。

群情激奋,有人说:“报告大人,抓了一个倭寇。”

我心里有数,他确实是个日本人,我那十年的日漫不是白看的。

老爷被吵醒了,心情很不爽,准备大声训斥百姓。但是百姓围了好几圈,于是就改为训倭寇,还让衙役去打他板子。

日本人很激动,叽里呱啦个不停,说自己不是侵略者,而是一个瓷器商,仰慕天朝文化才不远万里而来。他确实是被冤枉的,因为真正的日本武士是不会这么没种的。

当然,除了我没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因为在我的那个世界里,日本人的海军闹得有点过分,于是我主动请缨打他板子。

老爷准许了,说:“既然你听得懂,帮我问问他有什么企图,我好上报朝廷。”

几个衙役把他绑在一条板凳上,我高举板子,日本人大喊:“我乃古董商,有个古董宝贝,藏在xxx的地藏王庙,非常值钱的。请把古董交给大人,饶我一条姓名吧!”

我不动声色的听完,说:“大人,这个鬼子说,士可杀不可辱。大人,我们成全他吧。”

不日,当我来到日本人说的地藏王庙时,所有的古董早都被人洗劫一空,只剩下一个瓷器丢在地上。上面有

青色的花纹,如果我没猜错,这就是周杰伦MV中出现的青花瓷。不过,有一股尿骚味。看起来,不,闻起来,是个尿壶!

这趟来地藏王庙,为了向老爷请假,我是想尽了法子,记得豆瓣网上有个请假理由小组,可惜这里不能上网,不能发帖求援。为了更逼真,我故意撞向一个喝醉酒的大汉,大汉拧起我,左右开弓扇嘴巴子。我俊美的容颜自然没保住,牙也掉了两颗,还正好是我最得力的那两颗,以后连豆子也没法吃了。

结果,它只是个尿壶!

那一刻,我向苍天竖起中指,所有的脏话此刻都不能表达我的心意。于是,我满心怨恨的把KFC三个字母刻在了瓶底。

想起KFC的汉堡,尽管捧着骚气难闻的尿壶,我嘴里依然条件反射的分泌了唾液。

好吧,这罐子就拿回去给奶奶当夜壶用吧,这好歹也是孙子的一片心意啊——洛阳宾客如相问,一片冰心在夜壶。

五.

回到家里把这东西洗洗涮涮,摆在了桌上。瞎眼奶奶听说我捡回来一个宝贝,很高兴,摸索着插了几把姜花在里面,馥郁非常。

我从一只大鹅身上拔下一根毛做笔,在纸上默写下周杰伦的《青花瓷》:

素胚勾勒出青花 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 一如你初装

冉冉檀香透过窗 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我边写边唱,情到深处,抬头看了一眼这个青花瓷器——当你被限定了形状,塑造出夜壶的模样,就免不了污秽一场,可是除去表面的外形,你依然可以做花瓶,口含灵芝,腹内芬芳。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身份,所处的位置会限制我们的理想,束缚我们的手脚,然而最悲哀的莫过于,我们认定了自己只是一个夜壶,不是花瓶。

是金子一定会发光的,夜壶也好,花瓶也好,只要你是青花瓷,你就是国宝。

我走过去,把瓷器捧在手里,内心默默的说:我会让你得到该有的荣誉,为了你的宿命,为了我的理想。

你是,青花瓷。

我把这个宝贝送给了老爷,后面的三个字母让他惊叹不已,认定这是舶来品,再加上附上《青花瓷》歌词说明,他喜上眉梢。

如此的宝贝,他不敢私藏,一层层上呈。

它终于成了显贵,没有辱没它的身份。一如侯门深似海,从此阿福是路人。我想,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这样的宝物了。

就像《聊斋》中靠蟋蟀发家的王成一样,我也仗着这个夜壶平步青云了。

可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我穿越来的目的是做官,可如今的结果却与我的初衷南辕北辙。

我上呈的火药配置法,他们无人理睬。

我转述的“马克思经济学原理”,他们也不感兴趣。

我还是一个小人物,因为我的一片冰心,无人发现。

六.

当我从医院醒来,父母在窗前哭的眼睛肿如桃子,阿宵也来看我,把一大包资料书放在我床头:“如果真想考个好大学,大不了再来一年,何必寻死?站在大树底下遭雷劈了吧。”

难道我穿越失败,只是做了个梦?那我的学费呢?我的钱呢?

此刻的记忆混沌不清,想起来就头疼。

不过,我有种说不出的欣喜,因为我终于又回到了现实世界,终于能重新审视自己的梦想——不管世事如何艰辛,我如何卑微,我也要抖出我的丹心,让夜壶变花瓶。

身体康复后,我用胶水把撕烂的书重新粘起来,去报名上了补习班。复习了整整一年后,再战高考,终于,我考上了一所还不错的大学。

我上大学的那年,祖国某个地方又挖出了个曹操墓,结果是假的。听说现在又挖出了明朝某一亲王的墓,说是找到了史上最完整的青花瓷,没有一丝裂痕,少见的完整——据鉴定,这个瓷器曾流传到国外,因为有英文标记。藏品就在本市图书馆。

那天闲来无事,我吃完饭就跑去博物馆陶冶情操。走到青花瓷旁,突然觉得尿意盎然。

一种久违的感觉,荡漾心头。

我歪着头看向它。

“你还记得我吗?”

完整的青花瓷,忽然裂开一小道缝隙。

知道,它在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你的那片冰心,我瞧见了。

继续阅读
1471666940
  • 本文由 大漠仙人掌 投稿,于2018年2月11日10:09:43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5825.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