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下一个汤圆

luna 2018年5月4日17:50:16
评论
1,743 阅读7 2171字

我和k在一起快两年了。

 

那天我们站在在一家陌生店面的门口,给k讲昨天我做到的梦:“我站在一个巨大的碗里,头顶上悬着半透明汤圆,我拿筷子试探它,发现它比普通的汤圆黏性更大,我身后站着另外一些人,他们催促我‘快,去下一个汤圆’。”

 

k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听见。我们的恋爱处在“中间状态”,爱又不爱,热情又不热情,肯定中总是带有一点否定的东西。我不知道k有没有这种想法。我伸手弹了一下他的耳朵:“嘿,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当然有啊。”话虽这样说,但我总觉得带有一定的敷衍成分。

 

“那你有没有听别的女人说话?”我继续问道。

 

“我只听你说的话哦。”他按下手机锁屏键之后,一把将我揽入怀中。我感觉自己像是映入酒杯的月,甘愿囿于这小小的杯中。

 

k说他的朋友今天不会来了。于是我们随便找了一家饭店,点了一些吃的。我看着菜单,食指在干锅系列来回抚摸。“想吃就点嘛。”k顺势离我更近了一步。我突然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候我们的距离比现在远。

 

吃饭中途上了一盘小酥肉,微微冒着热气。就像旁边的k,总是使人产生温暖感。k在生活中比我更加细心,床垫的高度,垃圾桶的分类,厨房的布局……都由他掌管。刚刚在一起的时候,k像是天气预报员,爱情计时器(每天都要告诉你,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n天),导购员,财产规划者……总是让人感受到由内而外的温暖。

 

是什么时候他的这种多样化的身份渐渐变得单一了呢。当然,也可能是我的需求过于扩张,以至于供不应求。

 

“我那天发现你在安慰别人时,就像当初追我一样。”我喝了口水,平静地说道。

 

“别人?”k看着我,额头上的疤痕漾着一点灯光。

 

“我不认识的别人。”我回应k迎上来的目光,“你总是有很多需要安慰的别人。”

 

k继续说着些什么,但是我从他的语言中无法提取出任何我认为“真实”的信息。我低头抚弄着勺子上的烙印:“我记得很清楚,当我和别人同时向你推荐一首歌时,你总是选择没有我的那首歌。”

 

就是在那时吧,发现k好像没有试图做出走进我所喜欢的领域的姿态。

 

“上周末你来家的时候,我们躺在一张床上,我却感到很糟糕。那种糟糕感同我跟前任睡在一张床上如出一辙。不是我主动意识到的,是我脑子空了,它们轻而易举就进来了。”我的头埋得很低,停止了对勺子的拨弄。

 

我完全不知道k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我只是低着头,僵着身子,好像是我一个人在吃饭,在谈恋爱。

 

“我不了解你,这让我觉得很危险。我掌握不了你对我的爱的精确值。它在波动吗?或者它会一直稳定下去吗?我每天都在怀疑。”我像个傻子一样喃喃自语,连听话的对象还在否都不知道。

 

“你还想怎么了解呢?”哦,还在还在。我在心里想着。

 

“我总是以我为主轴,于无意识中,将自己视为中心,即使在客观中得知了一些关于你的东西,还是免不了要附加我的情感、态度。一方面,你无法使我理解你,另一方面,我也使得我无法理解你。”这些话是我平时不愿意说出口的。

 

“什么?你想得太复杂了。”k说道。

 

“我的意思是,我究竟该选择你,还是选择我自己。”想一想自己和k在一起的初衷是什么呢。大部分是被他的温柔热情感动了,自己也处于‘凹陷’状态,渴望被具体的快乐幸福注满,而不是抽象、理性地懂得爱情而远离爱情。

 

“从一开始,我就是有问题的残缺的,我的空虚依赖你,我的经济依赖你,我的困境需要你。这种‘需求式’的爱情,一旦被满足之后,就面临着被抛弃的惨相。”

 

k打断了我的话:“行,我可能理解你的意思了。”

 

“我在这份‘需求’式爱情中滋养出一种可以说是‘没有道德’的体质,说到底,我爱你和我正在利用你并没有本质区别。如果我是单向的,我会停止这种爱与利益的分析。但,偏偏我渴望突破这种单向,我认识到了自己这种卑劣意图,不想爱与利益互相纠葛。站在纯粹爱情的立场,我可能并不爱你,我们的精神之间横亘着太多东西了。”

 

k眼睛红着,他说:“你活该。你活该被那么多人抛弃。你活该打掉一个小孩。”

 

k抓住我的手腕:“从你的第一任开始,你就是带有目的性的。既然你知道你渴望的是soul-mate,为什么要找一个荷包男朋友呢?”

 

“因为要生活。”我愤怒地回答到。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那个词k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了。我摇着头,像是乞求,让他不要那么残忍。

 

“小林熏,我想问你一个问题。”k转换了语气。“你跟他们分手都是用的同样的理由吗?”

 

“你是第一个。在以前,我往往是那个被需要的而不是主动需要的。后来,我好像从他们那里学会了这种需求,就是那种很丑陋的身体啊钱啊那种东西。虽然我讨厌这样,但是我也被这种怪东西拉进去了。”k喊我小林熏还是那么温柔。

 

“他们给我的东西总是没有你给的多。你很慷慨,还很贴心,但是你又对别人慷慨贴心。”我长长叹息着。

 

我们不知道接下去该聊什么,彼此喝着已经冷掉的汤。

 

“你可能自己都没发现你对我说过多少次谢谢。你收到新礼物要说谢谢,给你买彩灯你说谢谢,我亲你一下你也要说谢谢。这就是你跟我交往的别人的不同之处。你很善良。”过了一会儿k说道。

 

“是吗?我把它理解为奉承虚伪一类的同义词。”我回答。

 

“不管如何,我们都感受到温暖了。”k笑了,摸了摸我的脑袋。

 

我们出了饭店。k说晚上我们去吃汤圆吧。我把他递给我的手帕还给他,便转身离开了。周围的人群渐渐成了黑白的剪影,我好像正在通往我的梦境,无数人说着:“快走快走,你去下一个汤圆。”

继续阅读
luna
  • 本文由 循循 投稿,于2018年5月4日17:50:16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5885.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