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寻旧芳踪

Sonyuan 2018年3月23日原创文章评论2,192 阅读22877字

如果说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是我的第一个家,那么顺德便是我的第二故乡。这是在我离开两年零五个月再回顺德时,我才幡然醒悟的。

今天是我第三次回顺德,第一次是刚离职那会儿,特地回去看望部门同事;第二次是一年前和朋友一起走马观花地逛了一圈,但因为当时各自怀揣着心事,没能尽兴而归;而这一次我只身前往,只想把我曾经走过千遍万遍的路、魂牵梦绕的地方再走一遭。

还记得那是2014年的盛夏,一群意气风发的大学生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开始他们的社会生活。当一辆大巴把他们连同他们的行李拖到百米开外的宿舍途中,每个人心里飘着一朵半明半暗的云,当车子落定在一个狭小的巷口的那一刻,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失望,大家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暗暗地打起了退堂鼓。而我就是当时那批被选聘上的60名大学生中的一名。

报道当天走了三人,一个月后走了五人,半年后走了差不多一半的人,一年后只剩三人了:我和另外两个女生。再往后几月,我也走了,像大多数的他们一样,我也去往渴慕已久的大城市追求人生梦想了。听说其中有位女生和当地的工程师结婚了,她也就成了我们那批大学生中扎根顺德的独苗了。

当我迫不及待地奔赴我的梦想岛,一次次撞得头破血流又一无所获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梦想其实很小,小到只想有一个地方安放我不安的灵魂。而当初那个不起眼的小村镇给过我这一切。

在那里,我们的灵魂是安定自由的,每天是一觉睡到天光。离开这里之后,我的心就开始流浪,睡觉睡到自然醒变成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在那里,我们像一个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没毕业的学生,只是上课换成了上班,下班后我们还是继续着校园生活,大家一起吃饭,买水果,逛街,看电影,一起去操场打篮球、散步,周日一起逛集市。

我们一边享受着这样的集体生活,一边又害怕着倒计时的分别。当初好像每个人都着急着离开,最后又仓皇着回来,不经意间我们由归人变成了过客。

1

从顺德轻轨站出来,沿着一条巷子直走,发现每家门口都放着一两盆黄色的菊花,明明净净,温温热热,使我原本沉重的心情明亮了很多。

第一站我还是习惯去甜品店,点一份我最爱的鱼和腊肉双拼的煲仔饭。无论此刻的你多么风尘仆仆,饥肠辘辘,一碗煲仔饭总能让你心满意足。这是一间四十来平米的店铺,看起来灰突突的,有些年月了,里面是一间厨房和一间大堂,厨房和大堂一墙相隔,墙面上开了一扇门和一扇窗,门是供内部人员进出的通道,窗是后厨和大堂服务员接应的哨站,估摸着全店店员都有十来人。一年四季,从早到晚,这家甜品店都是闹哄哄的、喜庆庆的。

我进门坐定后看台面上的菜单,菜式和价格还是四年前的老样子,双皮奶、豆沙、龟苓膏、炖品靓汤、汤圆馄饨、雪糕新地、美味小食和果汁奶茶,迎接我的还是那位大嗓门的阿姨,还是迷瞪着双眼,声音响亮,只是鬓发间多了一层霜。她拿个小本子用粤语问我要吃什么,我用普通话应答,这时我感受到背后一股炙热的目光,回头一看满堂宾客正在打量眼前的这位姑娘。后来估计看我慈眉善目,又放心地继续着他们的热闹。

这时老板娘恰好从厨房出来,眼神不小心落在我身上,我们彼此相视了一眼,虽短短几秒,但从她的眼神里,我知道她还记得我,记得这位老主顾每次最爱点的煲仔饭和香芋饼。这熟识的相知让我很感动,岁月还是没有遗忘我。

2

出甜品店,才发现今天是周天——大赶集的日子。这时已是下午一点了,集市的热情从高潮往下跌落正在慢慢冷却。商贩们一边数着钱,打算收摊子撤退,一边心不死地朝着向他走来的路人吆喝几嗓子。人们大多这时候都挑拣得差不多了,但也还是四处瞧瞧,兴许能淘到价廉的宝贝。就这样一般到下午三点时,等最后一个老板打道回府,集市才彻底结束。

那时候我的锅碗瓢盆也是在这集市里淘的,每周的水果养给也是从这里供应。从那里,我认识了我在家乡没有见过的水果——番石榴、番荔枝、榴莲、菠萝蜜、黄皮,并对水果有着广泛的热爱,记得当时我还和好友蓉趁夜深人静爬到邻居家的树上摘青芒果,青油油的芒果放两三天就全黄透了,吃起来香甜可口。

顺德的水果,还是我如今的一大念想,价格便宜,又都是当季自家采摘的水果,所以即使我什么都不买,我必然还是会在集市上买些水果回去。因为嫌重,这次我买了一些青枣和小橙子。当我从千米集市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时,大多数商家还在坚守,等我再走回来时,商家散尽,满目尽是瓜皮纸屑。不过下午五六点的时候,街道就被环卫工人清扫得面目一新了。

3

正当我往回走,走着走着,就到了公园的拐口,我也就顺势进去了。

这座公园曾是我们工作之余最大的游乐场,它就像一片海,接纳一天下来工作的疲惫和壮志未酬的失落,我们仰望星空,谈天说地,嬉笑打闹,我们打篮球、打羽毛球、跑步、骑自行车、溜冰,有时候还会混进大妈圈里跳广场舞。就这样恍恍惚惚,晃晃悠悠,我们重温了童年,也是我们人生最后一个童年。因为打从离开这里,我们一个个都变成了大人。不知道此刻穿梭在高楼大厦的西装革履、乔装打扮的大人们可都安好?可曾有那么一刻想回到过去?想回到我们当中去?

公园也不甚改变,两对篮球架和乒乓球台,一个环形湖道、一套运动器材,只是树木愈发葱郁了,地面上铺满了泛黄的落叶,篮球架背面的那棵大树胡子掉得老长了,在微风的吹佛下,翩翩起舞。我坐在公园中央的石凳子上,迎着风,听着歌,飘飘荡荡,摇摇晃晃,闭上眼睛往事历历在目,我也看见了自己三十岁、六十岁的样子,所幸的是想象里的岁月待我还是温柔的。

起身看到湖周边有四五个钓鱼的人,我也就凑近湖面玩水,当我正伸手接触水面时,发现湖里有什么小生物在游蹿,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些湖灰色的小丁鱼,从前我都觉察到这些小幽灵的存在,它们迅速地散开,只留下一圈小小的波纹。

4

再不能让我忘记的还有图书馆和678文化街。

我曾很多次在落日的余晖下读着龙应台、周国平、三毛的书,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位戴着老花镜看报纸的老爷爷。再去时,图书馆的旧址已经变成了一家儿童教育培训机构,问舍邻才知道图书馆一年前搬迁了,迁到离这里四五十公里的新区了,我不得不打消了探访图书馆的念头。

图书馆南行200米就是678文化街了,它是这个小村镇的文化象征,有摄影协会、收藏大家、美术馆、展览馆,也有休闲娱乐餐吧,它与周围喧嚣的闹市完全区分开来。

这是两年前新建的文化街,但是看起来它好像年代很久远,文化积淀很深厚。最重要的原因是它的装潢很古朴高雅,每一家门馆的墙面上爬满了青苔,绿悠悠的,青葱葱的,散发着一种浓郁的文艺气息,这使得前来观望驻足的年轻人很多,当然零零散散也有很多行家来物色奇珍异宝。这时,由于身体有些倦怠,体力有所不支,我也就没能尽兴走到文化街的尽头,半道上就折返了,想想有些悔意。这也让我想起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里那句“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

顺德一行,把心心念念的地方都走了一遍,尝了最爱吃的煲仔饭,赶了集市,游了公园和文化街,好像了却了一桩心事,心没有来时那般沉重,轻盈了许多。可当车缓缓驶出小村镇,我眼看着这片哺育过我的土地,我的第二故乡正在一点点地从我眼前消失,我怅然若失,不知道再相见又是何时,再过上几年,恐怕这里再也没有我来过的痕迹。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