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彼岸

ganqy 2018年3月23日原创文章评论1,921 阅读12858字

我不知道我是谁,来自何方,打从我有记忆起,便终日游荡在这冥河河畔了。这冥界,来来往往的人,啊不,应该叫做鬼了,总是不少。他们饮了孟婆汤,忘了前尘往事,过了奈何桥,便可重新入轮回了。我也曾想过偷了孟婆的汤药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无奈七魂六魄只剩了一魄,还残缺不堪,根本踏不上奈何桥,在这里一困就是三百年。

孟婆说,我来到这里时就剩这一魄了。说到孟婆这老女人,还真是个十足的怪人。一头银丝长长地拖曳在地上,一袭暗红色的斗篷遮去了几乎大半张脸,露出的那小半张脸上爬满了蚯蚓般地疤痕,吓得连我这个鬼都不敢细细地瞧。不过我猜这老女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长啥样,毕竟冥界除了忘川河可以照出自己的样子,再无他物。而老女人却又偏偏回避着唯一可以正视自我的东西,除了照顾那不用管也开得漫山遍野的曼莎珠华,就是低着头熬汤药的,可真是让我替她操碎了心。小声说,我常常幻想孟婆有一天无意间瞧见了自己的样貌,被吓到魂飞魄散的场景呢。

其实除了我,这冥界还有一个长期居民。你看那三途川里,那个黑黑的影子就是。他记得生前发生的一切事情,他说,他生前是一个书生,他在等一个女子。我问他,那你等到了吗?他笑了,眼里尽是憧憬他说:等到了,看到她好几回了。还有四百八十七年,我就可以重入轮回找她了。我虽说不太相信,却也附和着点头。那一天来了个不一样的人,他打翻了孟婆汤,嚷着不能忘不能忘。细细问来,却也是一痴情种。不喝孟婆汤就过不了奈何桥,只能像那书生一般在忘川河里泡着。谁料他刚下去半个身子,就似着了魔般拼命地爬回了岸上。可不吗,这河水冰得刺骨,正常人连把手伸进去都受不了,更别提在这里泡一千年。身体的感觉会麻木,但孤独会像恶魔般啃噬你的灵魂。看着心爱的人目光空洞一遍一遍地从自己眼前走过,却感受不到自己,甚至在一遍又一遍的轮回中将与自己的缘分彻底忘却。我不知道,这傻书生哪里来的毅力。孟婆熬汤的时候,我忍不住找她谈起这书生,她以缓慢而苍老的声音徐徐说道:“凡人的爱情啊,大多不过是欲念罢了。换个人,满足了她的七情六欲,便再没区别了。这傻书生,不过多了份执念。就算这傻书生能于茫茫人海中寻到她,她也早已不记得他了。而他为此受尽折磨的那个人,在经历了这么多遍轮回转世之后,怕也早不再是当初他爱的那个人了。何况,若是她与他这一世还是错过了,那等待他的便是魂飞魄散。这道理我早就同他说过了,他不听。日后你若是寻回了自己的魂魄,可切莫做此等傻事。”

我对此是不屑一顾的,因为魂魄这种东西,散了就算找到也不一定能拼得全啊!何况,我又怎会爱上一个人呢。

说来也巧,那日冥王一早急急忙忙将孟婆召了去,我也趁机偷得半日闲。这孟婆的住所大极了,不过摆设极其简单,就一张床(虽然孟婆用不着睡觉)还有一个装满各种千奇百怪药引的柜子。里面装着什么风干的蜈蚣啦、曼莎珠华的叶啦、甚至还有腐烂的手指头。总结来说就一句话,你见过的基本这里都有。当然,孟婆汤必不可少的药引呢就是孟婆的眼泪了,这也是孟婆为什么几乎是个瞎子的原因。哭的嘛,当然,这是我猜的,毕竟求证这个可能需要冒着这剩下的一魄也没了的危险。一个抽屉引起了我的注意,上面落着一把锁。许是忘了,今晨匆忙离开时她居然忘了锁上这抽屉。出于好奇,我打开了这抽屉打算一探究竟。谁知这抽屉里只一块玉佩,看样子还是个古董。正当我拿起来细细把玩之时,突然感觉一股力量仿佛要将我整个鬼吸进去一样,只一瞬就没了知觉。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了孟婆的床上,我长吁一口气,还好只是一场梦。等等,不对劲,我一个魂魄不全的鬼怎可能会做梦?我猛地从床上弹起来,发现周围的一切似曾相识,却大有不同。曾经入眼的一片猩红,全部变成了白色。窗外仍旧是大片大片的花田,可花朵却都是如雪的白色。甚至,大红的床幔也变成了雪白的纱帐。一个白衣翩迁的女子款款走入,抬眸,倾国倾城。我不由得看呆了,难道这里是天国?她走近我的身旁,唤我声“相公”,可声音却不带一丝温度。当我再次仔细地打量她,却讶异地发现她的眼睛部分与孟婆露出的那半张脸几乎一摸一样!除了她的眼瞳是蓝的,孟婆的是浑浊的几乎一片白而已。我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多想了,可当她起身时,后颈上赫然是一朵红色的曼莎珠华的胎记!若不是那日我顽皮湿了孟婆的袍子,我是绝不会发现这一点的,而问这世间有几人能有这般独特艳丽的胎记!我几乎不敢想下去了,眼前的这个孟婆似乎不是冷漠,而是漠然、空洞,那种只剩下了一具空壳的感觉。一个更可怕的念头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孟婆入不了轮回,是不是因为像我一样缺失了魂魄,而这一魂魄如今就在我的眼前!刚才那种被什么东西强烈吸住的感觉又来了,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徒然抓了个空便又晕了过去。再次醒来,我又回到了冥界。孟婆正巧刚刚回来,看着躺在她住所里的我只是无奈地叹了声气,就当我又迷糊地睡着了。但当她看到那还未来得及关上的抽屉时,神色瞬间变得狰狞,如血的红色弥漫着她的瞳孔。她闪到我的面前,几乎把我整个鬼都从地面提了起来,刺耳的尖叫到:“你干了什么!”我的耳膜几乎都被这声尖叫刺破,眼前是我从未见过的孟婆。“我......”我嗫嚅着,突然不知哪来的勇气一口气说了出来“我看见了另一个你!那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雪白的!”说着,我指了指那块玉佩。她的手一松,我从半空中“哎呦”一声跌落到了地上。她自嘲地笑了笑,脱下了那件她从未离身的暗红色斗篷。里面,是一袭如雪白衣。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孟婆的脸,却发现这张脸并不苍老,只是布满了可怕的疤痕。我看见,孟婆的眼角有一滴清泪滑下,她徐徐地说:“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便不再瞒你。我本是天庭玉皇大帝亲自培养到大的神女,在人间历练时爱上了一个男子。可他已有婚约,且视那女子如性命。他本该幸福的,却不曾想,那女子竟为了金钱负了他,而嫁给了当朝的一位大官。他投湖自尽,而我一时糊涂,趁那时偷走了他的一魄想要造出一个只爱我的他。这事被天庭发现了,天帝勃然大怒,不仅打散了他剩下的魂魄,也因我私自扰乱人间运行规律而被贬下地府,毁了容貌,做了这孟婆。我将他不全的魂魄封在了这玉佩里,一点一点复原他的魂魄。复原早就完成了,只缺当年我偷走的那一魄回到他的体内,他就能步入轮回了。只是出于私心,我想就这么把他留在身边。这样,他的生命里就只有我,也不会再傻傻地爱上冷酷的人类。到底,是我太贪心了啊!”她自嘲般地笑了。我呆呆地听完了这一切,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难道,我就是他剩下的那一魄?”她转过头,直直的盯着我,道:“是,又不是。”“何故?”“小鬼,你心悦我吗?”“我......”脑海中闪过这几百年与孟婆的点点滴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翻涌。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将手覆上了她的脸庞,细细摩挲那一道道疤痕。我说:“孟婆,我大概是爱上你了。”孟婆笑了,笑得妖艳而凄美,道:“你走吧。他该醒来了。”她一抬手,我的身影慢慢变得透明,逐渐变轻直到漂浮在空中。在消失之前,我问她:“那你呢,你爱我吗?为何要成全那个一点都不爱你的人?”我看见她动了动嘴唇,说的是:“因为我爱他。”

自此,千年孤寂,孟婆再无笑颜。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