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姑

yzp2000 2020年11月29日原创文章评论1,171 阅读2089字

那是一个祥和的午夜,一切是那样的平静,繁星闪烁的夜空,轻轻拂动的草地伴随着飞旋的小虫子,是不是还会传来的几声狗叫和阵阵肆意的鼾声,伢子村的村民们在劳作了一天后早早进入了梦乡,一个美妙烂漫的午夜。

但紧接着一声“啊~”的惨叫响彻了整个的村庄,乃至整个星空。呼呼熟睡的庆根瞬间惊醒,叫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媳妇春花,庆根微微揉了揉露眼、顺势起身点了个油灯看个究竟。春花似乎愈演愈烈,“啊~啊~”。

可把庆根急的啊,“媳妇,哎呀咋了啊媳妇?”

‘啊~,庆根要生了,要生了,快。啊~,啊~。’

‘啥,哎呀这可咋整啊!哎呀媳妇啊。。。。’庆根急得要跳起来。

“对了”庆根急中一笑 ,“李二娘,俺现在就去找她。媳妇等着哈。”说完马上 顺起了一个灯笼点了起来。“媳妇忍一会哈。”

“啊~快!”

庆根大步流星迈出家门,他那个急啊。

“叭叭叭”“ 喜定,喜定,喜定开门啊!喜定”,庆根敲着邻居喜定的门,喜定听了这么大动静,也是啪啪的起了床,开了那门,朦朦胧胧的看见了庆根“哎呦,庆根大半夜的,不睡觉瞎折腾个啥?”

“兄弟啊,俺媳妇媳妇要生了,你先帮着俺看着俺媳妇,俺得去叫二娘帮俺媳妇接生”

‘啊,行,那你快去吧。’

“诶,谢累兄弟。”

庆根大步着飞奔着,往李二娘家那去,想着媳妇在家里嗷嗷待产的痛苦,庆根那叫一个苦啊,一个七尺的大汉眼泪鼻涕一把接着一把的,庆根这辈子最不忍心的就是媳妇受啥伤害。

“二娘,二娘” ,咚咚咚~咚咚咚~庆根敲着门。

“谁啊这大半夜的。”

“俺,庆根。”

李二娘得知,开了门‘庆根,你这大半夜的整哪出啊?’

“二娘啊,快啊,俺媳妇要生了,俺这大男人啥都不懂,您担待点帮俺媳妇接个生。俺给您跪下了。”

庆根扑通一下给跪了。

‘诶庆根使不得,使不得,我马上就去。’

“得嘞”庆根一手扛起二娘一手扶着,‘您多担待了’。

庆根硬是扛着李二娘扛了一两里可算扛到家了。

此时春花愈演愈烈‘啊~啊~啊~’汗水早已打湿整张床,额头上一滴又一滴汗水流了下来。

此时喜定和他媳妇水英照看着春花。

“妹子,撑住啊。” 水英心疼的说到

“李二娘来了”庆根喊着。

二娘也懵了这大半夜的,睡得好好的,突然得过来接个生。

“诶,庆根,喜定,你俩大男人出去先,水英帮我打个下手。”二娘有条有理的指挥者、着。

庆根在外面急的啊,左走走右走走,鞋都要磨平了,春花在里屋内“啊~啊~”的惨叫,听得庆根那叫一个揪心啊。

里屋内,春花脸色惨白,唇色发紫,二娘和水英照料着她

‘妹子撑着啊,使劲加把劲。’

“额~啊!”春花紧咬着牙关,眼含着泪花,紧紧的攥着被单。

 

“快了’,李二娘喊道“再加把劲!”

“啊~!”这一叫搅动了所有人的心。

孩子的哭声从里屋传来,“生了”,庆根要往里屋跑。

二娘先行出来了,“是个女孩,母女平安。”

庆根松了口气,往里屋跑去。‘媳妇,春花~。’

里屋突然一阵骚动,水英急着喊道‘二娘快进来,春花出血了,快。’

“啥?”二娘听闻不对,立刻踏回里屋。

庆根听闻,急道“俺媳妇咋了?媳妇!”,欲要看个明白

‘庆根,你先别急’喜定拦着,“二娘和我婆娘看着呢,就别添乱了。”

庆根双手相拍,急得直打转,“媳妇啊,千万别出啥事啊。”眼里泪花都在打着转

里屋里伴着第一个婴儿的哭泣,二娘也是一个心急,‘水英,安抚着她先。’“诶。”

此时床上的春花血越流越多,硬是没有个所以然。

二娘也是老手,这一看不对啊,对向水英说‘还有俩胎,怕是要难产啊。’

春花早已没有肉色,惨白的脸颊,和早已被汗水血液净湿的床被。

‘不妙了,’,春花血流不止,二娘见状喊道‘水英,快,叫庆根。’水英搀着女娃大步而行。

‘庆根~,庆根~,快你老婆要不行了。’水英喊道

‘啥,媳妇!’庆根飞奔而去。

‘喜定’,水英吩咐道‘看着这女娃。” 交与喜定后,水英也朝着里屋奔去。

“媳妇~媳妇,”映入庆根眼帘的是一摊的血,春花那凄惨的叫声让庆根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媳妇。。。春花,’庆根跪在地上,紧紧的握着春花的的手“媳妇。。。。。撑住啊,没有你,俺可咋整啊。。。。。。”

“庆。。。。。。。庆根。” 春花忍着剧痛细细的喊道。

“媳妇,俺在,俺在这”。庆根擦了擦眼泪,紧紧的攥着春花的手。

“快了,快出来了。”二娘喊道“春花,快加把劲。”二娘也含着泪光,她明白这两个胎儿的降生,带走的将是春花的生命,但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

“啊~!”,春花一声惨叫。紧接着是娃娃落地的哭泣。

“一对女双胞胎,太好了!”水英说道。

“媳妇,完事了,媳妇”,庆根含着泪水欣喜道,他紧紧的攥着春花不愿松开。春花轻轻揉扶着庆根的脸,擦着他泪花

‘太。。。。好了。。。俺。俺要当娘了。’春花惨白的脸上微微的一笑,耷拉了脑袋,落下了手。。。。。。。

“媳妇。。。媳妇!媳妇!’庆根哭喊道“不你没事的,俺不相信你有事’泪水吧嗒吧嗒的落泪下来。

二娘和水英也把咋起眼泪,大家无不为之心痛,纷纷安抚着庆根,庆根久久不能自拔,他这辈子可以没钱没势没出息但他就是不能没有春花。

水英见状,推了推李二娘,事宜俩人出去,俩人扶抱着慢慢停止哭泣的两个胎儿,走出了里屋。留下了庆根。

午夜渐渐散去,太阳慢慢上升开始消散了黑夜,不远处几只公鸡正在早鸣,渐渐地微光消散着,慢慢的洒射在庆根家,照耀在三个熟睡的女娃脸颊。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