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贵

覃建波 2021年9月9日原创文章评论193 阅读638字

文/不可

14年那个春天里,年味还没淡去,六爸就在向家坝电站事故中永别了。在治丧的那段日子里,我见到了我们的族长。族长是阴阳,也会象数。年近七十,竟然还是县政府授予的民间调解员。在众多兄妹中,我是老大,也是唯一读书出来的人。看得出来,族长爸爸对我格外亲近。在我帮忙的空隙,向我讲述了覃家的历史渊源,要我背下覃,杨,黄三家的排行。嘱咐我,如遇杨家和黄家,排行一致,定是一家。我生性愚笨,无数次后,仍然忘记,竟不敢前往接受祖训,以至四年过去。我倒是没有忘记,我生命中将会出现的三位贵人。

世人常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我这匹马,能否一跃千里,就在于三位贵人的相助。四年里,我无时不惦念着,什么时候,能遇到我的贵人呢!

我知道,等不来;我也知道,求之不得。就这样纠结,徘徨;徘徨,深望。

我想,贵人是不是能将灰姑娘点化成白雪公主,把丑小鸭变成小天鹅。

师说:“去浮,去躁,静待花开。四年的时间是不是太长。在沉默中暴发,在暴发后沉默。沉默是金吗?未必。心大如宇宙,有容;心厚如大地,载物。但心毕竟是血肉,需要一个出口,泄放了,才不会暴发,没有暴发的沉默才是金,才不会灭亡。我渐渐明白。

善歌者叫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文友的留言,对我是极大的鞭策,我还不是善歌者,也不是善教者。何谓善者,人本善吗?我无法理解。我只道,人心向善。一心向善,就不会被欲念盛名所累。

一心向善,静态花开。我不再执着于遇见三位贵人,而被点石成金。我准备着,在生命的遭遇中,遇见最好的自已。

20180331于陈情斋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