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

LAJ 2022年3月13日原创文章3107 阅读1767字

我见过生在高岭上的花,初展时,大片橘红映染晚霞,却犹不及秋日那午后,你身披围巾的模样。

秋风中,街头露出黄色,便将成为你收藏的颜色,暖融,装进杯中。放在最高的柜上,小心着,谨慎的样子是我在这个季节,最为深刻的地方记忆了。

你住的地方不大,不过枫叶倒是不少,每到秋天,你便会将黄色收着,很是不解。

“婆,干嘛收这叶子?黄黄的,很不讨喜。”

你佝偻着背,用手细致地掸去落在叶上的泥,满手的茧,破口遍处。我将你手中的叶子打落,你执起门前的细木棒,扬过头顶做出要打我的样子。风一吹,你急忙丢下棍子,便跑去了树下,嘴里不停叨着:“坏了坏了,这罐叶子,要不得了,要不得了……”

我怔在原地,不知你为什么打我,也不知为什么要不得了。

夜间,你拉着细长的灯,在炉上晒着你的宝贝叶子。我一度认为你是怪人,行为,哪哪都怪。昏暗黄灯下,你取上每一片叶,借着灯光,反复看,叶脉清晰的显红。

“成,成,这片不错,叶大。”

等我将要离开你时,你抱了一罐叶子给我。递给我的,还有张照片,片角已经泛黄,估计有那么久了。照片中是你,披着黄色的围巾,坐在同一个不大的院中的枫树下,手里揣着,也是枫叶。我问起谁给你拍的,你脸上荡起久逢的笑意,指向那山坡。

“你阿叔,他一天最闲了,总爱弄这些稀奇玩意,而且,枫叶也是他教我收的,说是有意义……”

进山的路中,我望着离我远去的枫树和你倚在落漆的老红门上,再看看远方的阿叔,带着他最爱的物品,来了,便也这么的来了,脑中想着,你的照片。

半山腰上,长满杂草的坟前,是我阿叔的地方。婆应该很久没来过这里了,我将枫叶取出,一片一片的,送着婆的思念给阿叔。那天,烟火很大,却离我很远。

那张婆披围巾的照片,我也一同寄给了阿叔。

烟火重,山水重。

秋凉如水,有些记忆跑出来,在安静的时间里,弹奏出一首久别的的曲子,远方的枫叶红了,风起萧起,别也依依,凌乱一片回忆……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 风
      9

      加油

      • 风
        9

        很喜欢这篇文章

        • 风
          9

          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