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如昼

2536 2022年3月26日原创文章评论76 阅读1029字

总有一些遥不可及的梦,闪烁在回不去的年少时光里。

谁的小时候不是蹦蹦跳跳,懵懂无知的呢?我也如此。小时候,爷爷经常带着我玩闹,给了我超于他人的快乐。

是这样的,爷爷算得上是一名悠闲的农民,或者工人也行,他比家里的其他人更有时间和精力照顾我。 在爷爷六十左右的时候,他从自己单位离职回家。自此,他便成为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参与者。

爷爷常常带着我去山上砍柴,他经常找那些死去的树木进行砍伐。小时候的我以为那是爷爷爱护生命的壮举,可后来才想清楚,那不过是为了减轻负担。山,的确是个好地方。我会和爷爷一起去找蘑菇,摘野杨梅还有去看满山红红的杜鹃。爷爷会用松针做蜈蚣,可我总觉得那比较像公鸡。夏末,我会使劲儿拽着爷爷去山上养着桃园的人家里去买桃子,那时候的桃子比现在的可甜多了。

上小学时,爷爷给我另外买了个红色书包,我总是把红绿两个书包换着背。似乎,上学是令他骄傲的事。但是,有那么一次,我数学居然考了六十分,我哭着回家,他居然说:“及格了,挺好的呀!”进入学校以后,总有各式各样的活动,我从来只有欣喜若狂。因为,如果是遇到考试或者像儿童节之类在学校玩的节日,爷爷总会给我一小笔于我而言比较丰厚的零花钱。如果是放假在家,我也会牵着爷爷去小卖部,遇到路人总会对爷爷说:“你家这孙女可真享福。”是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句话。

爷爷会经常带我上街,那是我作为平凡人最快乐的一点,他会满足我所有对吃的渴求。有时,我长久不去,他还会带我去吃顿好的,像好久不见的老朋友聚餐那样。

在那个不懂事的年龄里,我习惯了只一味的索取,从没想到一分晚辈应有的孝道。弟弟出生后,我常常把他抱给爷爷,尽管他说他腰疼。爷爷不会用洗衣机,但我也从来没为他洗过衣服。现在想来,自己好像白白的占了爷爷一个大便宜。

那时候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那个头发与胡须从未花白过,那个腰背从来没有弯下过的人竟一下子变成了一座屹立于大山的坟墓。他将在那里化为风,化为尘埃。无论怎样悲痛与哀伤,他永远也不会回来了。爷爷走后,好像我的童年也就此结束。

有时候我也常常疑惑,怎么一个人可以就这样消失不见。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都是这样归于沉寂吗?

  即使我明白,生离死别好似是人生必经的路途。有的幸运在突然的跳转之后仿佛就会成为满满的遗憾,当别人提起自己的爷爷,我只会想到那个人在我生命里已经消失了多年。又仿佛有他的日子是假象,是另一个人替我享受了那些快乐。虚虚晃晃,像是一个梦。

 月光如昼,思念也伸展蔓延。它给这世界的光,山风也会知道的。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