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征文网

风扬起你的鬓角,那些明亮的发丝,那些透明的时光。

是什么在远方呼唤,是什么在故乡留恋,年少的话,年少的心,年少的灵魂。向前奔跑,被推搡着,被催促着。终究还是太过年少,不懂得进和退的关系,不懂得悲伤和绝望的差别,不懂得孤独是常态,不懂得他们眼中迷惑却是真实。

还是太过单纯,只会傻傻地望着远处天边的云渐渐离开,留下一串又一串破碎的柳絮,淡淡的围在明媚的太阳边,渲成缤纷的金红。不懂得什么时候伸手挽留,不懂得什么时候该放下梦想,不懂得什么时候流下眼泪,更不懂得什么时候向前走去。

当黑夜开始覆盖世界,我以为这是永远的黑暗,我以为所有的人都笼罩在这茫茫的夜里,但我不曾知道,在晨昏线的另一边,他们迎来璀璨的曙光。我不曾懂得,饱经黑夜的人对黎明的渴望;我不曾懂得,沙漠中行走的人对水的渴望;我不曾懂得,困游四方的浪子对家的渴望;我凝视玻璃外的夜色,我听见暮色里,腾空的飞鸟、淡淡的喧嚣。我不会懂得,他们的心。

那么,一棵树是否在无人处哭泣,一朵花是否在暗夜中绽放,一个人是否在群星下凝望。掉落的宇宙,扭曲的时空,那些明亮也昏暗的梦境,旋转的篝火,那澎湃的血液从身体里冲出,在九重天勾勒出鲜红的色彩。多少次放弃前行,多少次迷茫,多少次鼓起勇气又放下。我们太过谨慎,就好像把汹涌的青春活成了凋零的晚年,就好像把璀璨的星空硬生生画成了阴天。

慢慢的慢慢的,我丢掉了这些幻想,人们都告诉我说,这些都是没用的东西,生活不会因为你的悲伤而停止蹉跎的岁月,就像你自己选择路,泥泞不堪却依旧不可回头。我曾经自负地想,那些说人生只能有一条路可以走的,只是因为他们不够强大,就好像一个巨人,他可以用他硕大的脚掌,横跨两条路。但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路是慢慢分叉的,到了那一个命屯中无可避免的节点,路自此开始分道,绵延到世界的尽头,到了天边已是分割成两个世界,巨人在此也不过渺小如同蝼蚁罢了。

是的,世间林林总总,数不胜数,世人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流浪旅途,就如同我从来不曾了解他们的心里是怎样的,也不会知道他们眼里的世界到底是什么颜色。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所看所想所知,皆是独一无二。我们看到的暖色调会不会有人看着冷不自禁,我们看到的冷色调会不会有人看着温暖如篝火。只是因为当他们出生时,家人朋友便告诉他们,这是冷这是暖。他便也就义无反顾地深信不疑!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落叶
      落叶 9

      好想投稿

        • 征文网
          征文网 4

          @ 落叶 请按照栏目直接投稿就可以,审核通过之后就发表在征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