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痕-征文网

xindongping 2022年5月14日原创文章评论23 阅读1341字

又是一年秋风起,吹黄了夏的柳绿,停息了蝉的留恋。
树稍瑟瑟抖,落叶翻飞。
北国的四季变幻得如此干脆利落,泾渭分明,一场雨便将夏与秋分隔,凉意四起。不管树愿意与否,秋风都给他们剃光了头。
四季更迭,却永不能相逢。因为它们认真得有些固执,在属于各自的世界里,倾尽一生的芳华,绽放短暂的笑颜,然后给下一个季节让路,在流年的回首中,成全了一个又一个春花秋月,谱写了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华章。

秋风微启,吹响冬的号角,他冰凉的指尖已触及我的脸庞。

对于将要到来的漫长而寒冷的冬季,我惧怕地期盼着……它如银杏一般生长得如此缓慢却坚忍着漫长。江南依偎在这天高地远、青山蜿蜒的大气里,她脆弱的琉璃永远不懂这漠北冬季的彻底,她亦承受不起这冬风肆虐的爱抚。

季节变换的缝隙间,你可否会驻足,凝眸思索,思索这烟染的流年?
偶尔有这样的下午:一个人坐在窗前,眼眸不再精光闪烁,意识随意散落,记忆飘回若干年前,唇边不经意间漫开一个浅笑:那个单纯的自己,那个年少轻狂的自己,那个玩世不恭的自己——离我已太远。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弹指间的短暂,也许是沧海桑田的漫长,我们长大了:岁月的痕迹在年轻的脸上留下了沧桑,在狂跳的心上留下了伤痕与淡定。
我们不再逃课去看演唱会;
我们不再为了某个人或傻笑或忧伤;
我们不再为了获取温暖而去取悦一个人;
我们不再为了一个吻脸红心跳好几天;
我们不再慷慨激昂地指点江山;
我们不再留给父母不耐烦的背影;
我们不再轻易疯狂,因为我们懂得了,疯狂不是另类,是随波逐流的放纵……
也许犯错,是成长的代价,正如叶与花的逝去是秋占领一个季节的代价。

时间掩埋的沧桑与淡定之下,也许,仍有伤疤存于我们内心深处,它被层层包裹,被记忆刻意掩埋——记忆不过是灵魂的奴仆,不是真实的书记官。它筛滤过阴影,留下不真实的美好,支撑那些失去碎片在我们心间苟延残喘。我们时常所悼念的过去的美好有多少是记忆殷勤地筛选过后的不真实,而这不真实的美好却让我们供养、让我们欲罢不能地从中汲取温暖,让我们忽略掉阴影与伤疤。

也许,除了淡漠和伤疤之外尚有些东西固执地植根于我们心间,任时光流过,万物变迁,它却在那里万迁不徙,固执着不肯消退于记忆的储藏库。如河蚌身体里的珍珠般,在层层包裹下坚守着自己的闪亮。而这坚守是什么?责任?理想?还是成长?

人生路上,左边理智,右边感性,我们夹在中间颤颤巍巍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流年。
理智和情感如同两根毛衣针,被岁月的机械手飞快交叉,织出生命的锦缎,裁做生活的袍子,历尽新生的繁华与腐朽的灰烬。
看过了太多,我们淡漠的眸子已不会轻易出汗,只有源于生理的淡漠的忽闪。经历了太多,我们已懂得:快乐要走的时候,想要留住它的人就会有痛苦。痛苦要来的时候,想要赶走它的人,就会经历更大的痛苦。不妨,接受吧。就像现在这样,当秋要替代夏,当落叶要告别枝丫,当青苔要斑驳墙壁,当皱纹要勾勒脸庞,当雪要覆盖生命……你除了无声叹息,无法阻挡。当生命之河就要干涸,你能做的就是陪伴它走向最后涓滴的隐没,等待新生轮回,就像落叶留下伤疤为新芽让路。
岁月的尘埃慢慢积累,将我们的心堆砌于高原之上。它犹如高原之湖,没有任何鱼虾在其中浮游,涟漪不生,平静若此。

有些固执却坚守在湖面之下,不沉淀亦不浮出水面。那是一抹秋痕,一襟晚照,一徐清风,一份成熟的味道。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