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巡线房

征文网 2022年8月12日有奖征文评论12 阅读2527字

这是一处废弃了的电信局长途线路巡线房。 失去了院墙,菜地被眼前的水泥地面取代了,厨房多出了两口大灶,山墙上也多出了两个烟筒, -->        

这是一处废弃了的电信局长途线路巡线房。

失去了院墙,菜地被眼前的水泥地面取代了,厨房多出了两口大灶,山墙上也多出了两个烟筒,没了门及门框,没了窗棂及窗框,甚至于连终端房大门顶上的水泥预制雨棚都被砸了,为了那些可以卖钱的钢筋。

种种迹象表明,这里有故事。

上世纪90年代,随着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长途通信明线变成了光纤电缆,落后的明线通信被淘汰,巡线房征用的土地交还给地方,房屋设施也一并交给地方。长期以来,地方上的干部群众对通信线路的维护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对驻守在巡房的职工生活给予了很大的帮助。人员离开了,房子交给地方管理使用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了。

80年代前,我父亲便来到这里维护线路了。90年退休我顶替,也在这里驻守了三年。因此说,这里曾经是生产用房,也是家庭生活的场所。父亲在这里维护线路,翻耕着房前屋后的菜地,每年都养着一群鸡鸭鹅,还饲养了一只黄狗。我随父亲生活,在当地上学。巡房离南边的庄子二百多米,离北边的砖场三百多米。南北都是较高的土山,山的周围长满了树,山上有村民的菜地。山边的东北方向是当地的墓葬区。每逢夜晚,月黑风高,树木繁荫,墓区旁村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荫森可怖,终端房留着的一盏灯光便是当地庄邻们从砖场下夜班走晚路时的胆量。相较于城里的雨大,乡下的风也很吓人。巡房西边的大运河连着凤凰河邵伯湖,晴朗的天空下,一碧万顷,波澜不惊,渔舟欢歌,往来不绝。倘若墨云翻滚,浊浪排空,惊涛拍岸,往来舟绝,顿然失色。水面上的风尚且如此,岸上也难逃其劫,刮倒了树木,掀翻了草屋……不过,春天的风道是很温柔,吹皱着田野翻卷着细细的麦浪,吹拂着柳条涤荡着温暖的春光,吹开了桃李吹醒了海棠,吹黄了满院子的菜花香……

巡房的北边,山的南边脚下有一条弯弯的小溪。小溪将巡房与北山隔离开来。每逢梅雨季节来临之时,村民们忙着插秧,这条小溪便成了我一个人的“天堂”。碧清的溪水欢快地淙淙流淌,流向运河,与运河里泛浑的河水相连,引来了许多鱼儿在此逆流而上。我扛把铁锹在上游垒起一个小坝头,快速跑去下游小溪与运河相连的地方支起渔兜,再迅速地跑去挖开小坝头并搅浑溪水,再去强撑住渔兜,逆流而上的鱼儿遇到浑水便迅速地掉头往运河逃去,刚好撞进了我的渔兜。鱼在兜里蹦跳,白亮亮的鱼肚直闪你的眼,满满的收获,满满的愉悦……

秋天是瓜果满园的季节,俗话说人勤地不懒。围墙上爬满了丝瓜和紫色的豆角。金黄的丝瓜花引来了勤劳的蜜蜂。蜜蜂从雄花的柱头上飞起落在了雌花的花蕊上,为丝瓜完成了授粉。院子里有青椒和茄子,还躺着横七竖八的冬瓜,个别的冬瓜还很玩皮,居然爬到了架子上,在那儿静静地结了一个又长又圆的雪白的冬瓜。屋后长有韭菜毛豆和南瓜,排水沟里长满了茨菇。院子里有口井,井水清冽。井旁长着火红的与金黄的美人蕉。傍晚时分父亲常赶着肥鹅去河边的草地上放牧,黄狗在青草地里穿没。我在院子里打开院门,敲响食盆,一阵欢快的当当声响彻院落,打破了傍晚的宁静,守在山上的咱家的鸡便争先恐后地从树底下,草丛中飞奔而来……

巡房是红砖青瓦的建筑,每年冬天难得遇到一场大雪。雪下得大了,没过了沟渠,没过了菜地,没过了麦田,分不清哪是田哪是路的时候,只要不结冰棱,电话线就无故障,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安全第一。但这样的大雪很少遇到,常年下的雪不疼不痒的,田地里覆盖着薄薄的雪,露着青青的菜叶尖儿,山上的枯草只盖住半截,露出了一圈白来一圈黄的,活脱脱地像是给土山穿上了一条带水纹的裙子。

时过境迁,93年我离开巡线房,在城里安了家,98年遇到了房改,很幸运地分到了一套住房,庆幸自己早日离开巡房赶上了福利分房的末班车。随着改革的不断推进,我被调离了电信部门从事邮政工作,偶尔听说过巡房那边的事,山被采平了,土烧成了砖瓦,砖厂关闭了,山上创办了造船厂。随着城市的发展,宁启高速横跨京杭运河,巡房前面的庄子“小凤凰”搬迁了。最近,我的家庭购置了一辆小汽车,妻儿提醒我再去看一看,庄邻曾经告诉我,巡房的钥匙还在他那里收藏着呢。

我很想回去看看,常听同学朋友们念叨,那里已有了很大的改变,叫生态科技新城了,自在岛是七河八岛中的一颗名珠。在参加朋友母亲八十寿宴的当晚,我抽空看望了父亲生前的老友,自在岛上的老教师,已是耄耋之年,但鹤发童颜,语音宏亮。从他家向南直至万福桥,村容村貎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昔日的农田已变成了公园,乡村小路也变成了景观大道……

夜晚的感觉虽然美好,但我还是想着再来一趟,白天来,趁着有阳光的天气来,最好是鸟语花香的春天来。

我终究还是忍不住想再看一眼的迫切心情,自个儿驱车来到了巡房前。穿过宁启高速,往日的自在村一下子便映入了我的眼帘。高速的两边是两个不同的境界。与路南相比,自在村的变化不大,房舍虽已焕然一新,农田还在。那个高高竖着的大烟筒是不见了,但很难看到几个人影,曾经热闹的小学校园已不见踪影,尚能看到的是比以前增加更多的墓穴。之前高高大大的土山已夷为平地,还被灌注了水泥,当年的满山的西瓜地,农家的菜地,已变成了昔日造船厂的旧址,那条欢乐的小溪已经淤塞,沟里长满了杂草,秋季还能捉到肥肥的河蟹么?南山上也同样废弃着一排厂房,没了门窗……看得出,船厂撤离之后,有需要者光顾了巡房,能拆的都拆了,包括墙上的电线灯头线,恨不能掘地三尺,把过河水线也一并带走!不急的,看一看终端房里,电缆井上面的木板也不复存在了,门前的地上只剩下了一堆散乱的电缆线外皮,铜丝已被抽走。没了围墙,长满了野草和杂树,树枝撑破了屋檐,露出了护檐板。也许是太高的缘故,要不然还不掀翻屋顶,直接把屋梁拖走?

其实,凤凰岛风景区与自在村只隔一条太平河,北边就是邵伯湖,当地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城里人也很少有人进来游玩,又缺少开发的亮点,这儿快成“世外桃源”了。曾经的炊烟,曾经的人声鼎沸终归是过去了的“繁荣”,宁启高速运河上的大桥,不正是当地人祖祖辈辈心目中祈盼已久的“凤凰桥”么?过去了的终归成为记忆,美好的生活已经开始。至于巡房,它的历史作用早就结束了,还是归其自然吧……

2022.05.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