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苹果园(原创小说一)

山里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是五光十色的夕阳,山峦涂抹着一片瑰丽金黄。转眼就是一场大风,夹杂着大雨从天上顷盆而下,把我淋个透湿, -->        

山里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是五光十色的夕阳,山峦涂抹着一片瑰丽金黄。转眼就是一场大风,夹杂着大雨从天上顷盆而下,把我淋个透湿,困在了这个果园的小棚里。

这是一个搭在苹果园里的果棚,几个方向都可以看清楚四周的情况,防止野兽在果园捣乱。风丝毫未减、雨也没弱,夜渐渐黑了,风雨在果园呼啸,卷带着恐怖。我又饿又冷,眼睛冒出金花,恍恍惚惚的。我缩在角落里发抖着,晕晕乎乎中,我感觉有人顺着便梯爬上了小棚子,猛的惊醒了,本能的想坐起来,四周摸了一下想抓一个什么当武器。可是,刚一坐起又重重的倒了下去。我缩成了一团,抖得更厉害了,上下嘴唇合不拢也语不成调。我眯开一条缝,上来的人提着一盏小灯,天色昏暗,看不清楚模样,也听不清在问我什么。

那个人看见我的双肩包,画箱,大概明白我的身份了。见我一句话都没说而且在发抖,再摸了一下我的头滚烫的,知道我受风生病了。她赶紧搀扶着我一路雨一路风的来到她家里。

这是一间重五的土瓦房。紧靠着屋后的果园和屋前的水田,水田前一片很大的打谷晒谷场子,堆着几方圆圆的谷草堆。风呼啸着从屋顶上串出,果树像被折断样喳喳声响,大雨击打着田里水面,溅起水花摔落。

她赶紧脱去了我的湿衣服,用铁盆生起碳火放在床边,用被子把我捂得严严实实,又赶紧烧了一碗滚热的姜汤,让我喝下去。

我冷得阵阵颤栗,眼前模模糊糊。

我昏睡过去了。

朦胧中,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后背很热很暖,润滑溜溜的。我用手一摸立刻缩了回来,原来是她脱了衣服在我背后抱着我用身体来暖着我。

我一下子惊醒了。

软软的、柔柔的、热热的身体紧贴在我的后背,我浑身火一样燃烧抖动,任由她紧紧的抱着我。她感觉到了我的身体的变化,把手放在了我的胸口,轻轻的抚摸着。

她一把把我板过去,脸对脸,连呼出的热气都喷在双方脸上,身体紧紧的挨着。她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按在她颤栗的身体上,捧着我的脸,贴上了她火一样的双唇,燃起阵阵火烧云。

我不敢动弹,让她的手在我身上到处游弋。我下意识的慢慢的往下摸去,她轻轻的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胸上,任由我抚摸,我终是没能自己,紧紧的把她抱在我的怀里。

不知是那碗浓浓的糖姜汤,还是她用自己的身体驱走了寒冷温暖了我,我顿时轻松了许多。微弱的油灯下我模模糊糊看着我怀里的女孩,两叶细眉,轻轻闭着的双眼,红扑扑的脸温烫烫的,嘴角挂着笑意。她在我怀里静静的睡着了,散着甜蜜,谧着真情。

夜,深了。我却全没有了睡意。屋外好安静,不知道风雨什么时候悄悄的停了。满屋的柔情暖暖,馨意重重,温暖如春。那碗糖姜汤为我驱走了严寒,那颗暖心为我温热了身子。她的双手的放在我胸口,手指上流淌出一股股热流刺激着我的浑身烈火。我紧紧的拥抱抚摸着她柔软的身体,她也顺应着贴在我的胸口,没有一句话,只有那盏微黄闪着的亮。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也不认识她。小油灯很暗,她的长相我都看得不是很清楚。她却毫不犹豫的在我生病的时候,用她的身体给我温暖躯除寒冷,用她的身体烧热、驱走了我寒冷的心。

满园的果子散发着漫山诱人的清香,一山连着一山,一片挨着一片。苍天润育了大山人的纯洁的善良,书写织锦着人间最美的大爱。山里人也许不会用卿卿我我的言语、相拥相抱的浪漫,却用最朴素最真诚的行为诠释着山里人的落落大方的大善大爱大美。

清晨,霞光落满了漫山秀岭,黄橙橙金灿灿。她去果园了,桌子上给我准备了一罐热乎乎的苹果粥、一小蝶咸菜,还留下一张纸条,要我休息两天好利索再离开。

站在她的屋前,真舍不得离去。风雨后的屋上青瓦连行黑漆漆,闪亮亮。屋檐玉米成串清香,高粱深红悬挂成排。细雨打过的瓦愣,干净、清爽,分明着瓦屋轻缀落地的结实,山风穿过门堂,惯于屋后的漫山果园。我感觉好多了,收拾好画箱、相机,又把身上所有的钱留给了她,告诉她我的联系方式。拍下了依山老屋的照片,带走了那夜风雨,那夜切肤的火热的胸膛、那双甜蜜的双唇的亲吻…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