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卢俊卿:我的室友 我的老师

征文网 2022年9月29日文学快讯评论13 阅读1278字

大学校园是我们步入社会前最后一站,在这里我们要尽量补充给养,因为,一旦跨出校门,我们就要面对形形色色的艰难险阻。我们这一届毕 -->        

  

  大学校园是我们步入社会前最后一站,在这里我们要尽量补充给养,因为,一旦跨出校门,我们就要面对形形色色的艰难险阻。我们这一届毕业生,步入社会已经十年了,经历过风雨雪霜,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生活和工作的双重压力。网络上经常有网友发布怀旧的图片和视频,那些当年吵着闹着要长大,长大了就有钱买零食和玩具的孩子们,现在是否已经后悔了呢?

  这个问题曾经与我的大学同窗室友卢俊卿也讨论过。卢俊卿和我是上下铺的兄弟,晚上躺在床上,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我们寝室的其他室友也喜欢跟卢俊卿讨论问题,他从小跟着爷爷生活在兰州,在爷爷的影响下,他开始阅读国学的经史子集,练习毛笔书法。在学校还热衷于公益和环保活动,假期还参加社会实践活动,上高中后,他利用课余时间做家教。卢俊卿在上大学以前的文化底蕴和社会阅历都很丰富,所以我们才愿意和他讨论问题,他的观点永远是耳目一新,让我们脑洞大开。

  我们校园里有很多这样的休闲凉亭,有的象棋凉亭、有的是围棋凉亭、有的是跳棋凉亭、有的是国际象棋凉亭,不仅丰富了校园文化,也为学生和教职工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地方。有一次我和卢俊卿、老三在象棋凉亭下象棋。卢俊卿的象棋技术在我们寝室没有对手,至于全班就不知道了,他从来不与外人下棋。我和老三两个人一伙儿,二对一还不是卢俊卿的对手,用卢俊卿的话说,我们就是两个臭棋篓子绑在一起——还是臭棋篓子。

  下象棋输赢不重要,棋艺高低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下棋过程中那份快乐的心情。正在我们下棋的时候,有两个女同学从旁边路过,我本能地抬头看了看,长得还是挺漂亮的。其中一个女同学对另一个女同学说:“那个穿红衣服的就是卢俊卿”,两个人相视一笑就走开了。老三赶紧在后面喊:“姐姐,我是老三,卢俊卿的好哥们儿”。

  我就无心的说了一句:“你把兄弟们的光芒都遮住了”。

  老三也酸酸的说:“跟你在一起,美女都不正眼瞧我了”。

  卢俊卿看出我们有羡慕嫉妒之意,就笑着说:“你们都想错了,你们刚才听到的、看到的都是虚像。他们嘴里虽然说的是我,但是真实的意图却是你们。我只不过是她们眼中的一座桥、一条通道、一种催化剂而已。牛郎和织女想要在一起,还需要喜鹊搭起一座鹊桥;愚公想与外界的人们自由来往,他才能带领子子孙孙,在大山之间挖一条通道;干柴和烈火在密闭的空间里是燃烧不起来的,需要氧气作为催化剂才行。她们两个正是想通过我,来结识你们两个,总不能让女同学主动给你们搭讪吧,你们的情窦应该开了。”

  同样的境遇,不同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无论卢俊卿的分析是否正确,但他的出发点是正确的,消除了室友内心的情绪,驱散了兄弟之间的芥蒂。卢俊卿宽广的心胸和处世哲学,不是我们读几篇“心灵鸡汤”就能学会的。大学四年的相处时光太短暂了,卢俊卿上好多优点长处都没有学会,如果把他比作太阳,我就是一只萤火虫。

  没有夸张、没有自贬。卢俊卿是我的同窗,是我的室友,是我的兄弟,亦是我的老师。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