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我与陈忠实先生的两三事

jason 2016年5月1日原创文章评论2,511 阅读42637字

「原创文章」我与陈忠实先生的两三事

无意间,浏览到各大新闻网站,几乎步调一致的发出陈忠实先生今早去世的消息。第一反应,难道是某些无聊之人的恶作剧。直到后来,朋友圈也相继转发类似消息。当一直仰慕陈老先生文化才华的朋友痛心疾首的承认这一消息时,我才确信陈忠实先生已驾鹤西去。

那刻,心中偶然一颤,脑海中立刻翻起了我对陈先生些许记忆的波浪。

其实,我们未曾相识,但也算相识过。

初次听到他的消息,还是在大学里偶有一次的全系大会上。开完会,大家都在一起讨论什么话题。书记饶有神秘感的对大家深情的说过,‘应该为身处这个学校而自豪,因为陈忠实老先生一直在我们身边’。

当这个消息像炸锅一样传开后,有不少人发出尖叫,迅速上前围住书记,询问具体事宜。

也许喜欢小说的人,大多数是女生吧,我猜。而且很大一部分是陈老先生的忠实读者。那部长篇史诗巨著----《白鹿原》,不知道征服了多少热爱写作的文艺青年那颗炽热的心。

而我呢,坐在那,愣了片刻。心里嘀咕,人家是大文豪,我这等小虾米,恐怕连人家影子在哪都找不到吧。算了,小说里不是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吗!

机缘巧合的话,应该能见到本尊。我一边自我说服,一边自我安慰,显得若无其事。

后来,零零散散的消息时有时无的飘过我的耳边。也许是浮躁吧,我把那些消息都当成耳旁风,未曾理睬。

可能在我看来,认不认识都无所谓,他的生活离我太遥远。况且,那部名著-《白鹿原》。 我只看了前两章,就束之高阁了;因为不是我喜欢的风格吧,没有再细细研读。

实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放弃继续阅读那篇名著。

终于有次机会,那是我们学校60年校庆。偶然间,我和朋友在开水房碰到,许久没见,就聊起来之前沟通的社团工作问题。

半晌,有人忽然在我肩膀拍了一把,我停下来聊天,扭头一看,原来是化工院的一个朋友站在身后,怀里抱着本书,像对待刚出生的孩子一样,把她视为珍宝,紧紧的搂着。

我很好奇,问道,你们满面春风的去干什么,还笑的那么灿烂,怀里搂着的是什么书?

朋友颇有自豪的告诉我说,你不知道吗?下午3点,在食堂上面的三楼--大学生就业指导中心,陈忠实老先生要在那开讲座。我和朋友商量好了,立马去买了本他的《白鹿原》,等到讲座结束,要他帮我们签名。

听到这话,我哦了声,算是对她们热情的回应了。再瞅瞅那本书,顺势向朋友伸手,道‘拿过来我看看,现在版本有无更新。’朋友随即很努力的挤出笑容,依旧护着书,劝道‘别急,等我们让陈老师签完名,到时呈到你面前,让你好好看。’

被拒绝很难受,尤其当着朋友面。可是,能明显感觉到她们那种特崇拜的心情。毕竟,君子不夺人所爱。虽然有些心里不舒服,但我努力让自己脸上保持笑容,装作平静的回道,那快去吧,别去晚了,又没座位了。

她恍然大悟,匆忙的答了声,‘呀,我们要赶快去占位子了。’说着,拉着身边的两个女孩,奔跑着上了三楼。

这时,朋友也表现出了对陈老先生的兴趣,但看我一脸平静,感觉到我对此事没什么兴趣,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看不上对此事无精打采,你还是爱好写作的。就连慕名而去的非爱好者都去了,你却无动于衷,我很是诧异。

大约无法解释的清,我当时脑子怎么想。只能苦笑了笑,算是对他好奇的回应吧。然后,依旧从容的聊着之前被打断的事情。

大约我都忘了这事,不曾想,校庆晚会后,宿舍有个哥们在分享他很荣幸参加那个绚丽缤纷的晚会时拍的照片时,我瞅到陈老先生在现场发言的照片,看到他像青松般苍老而健康,心中敬意偶然而生。

此时,舍友滔滔不绝的讲着晚会上的各种美妙时刻和绚丽瞬间。哥们都好奇的凑在一起,欣赏着照片里对辉煌时刻的记忆。

我忙着给朋友回电话,商量我们社团活动安排的事情。不想,照片快被欣赏到结束,有个哥们惊奇道,陈忠实先生还题字了。那舍友一听,饶有兴趣的说道,那可不,作为咱们学校人文学院的名誉院长,在这数年难遇的重要时刻,他还能吝惜自己的字吗?

惊奇的哥们看不惯这位舍友的得瑟,故意挤兑道,‘就算挥毫泼墨,那也是老先生的意愿。你搞的像,此事是你一手促成一般,好像你才是功臣。’

‘你还别说,就是我极力促成此事的?’

‘得瑟,继续得瑟。哎,我不想揭你老底,你就安静的待会吧。’

…….

他们又开始掐起来,我顾不上和他们玩笑,接过鼠标,放大照片,仔细的欣赏着陈老先生挥毫泼墨时的风采,古风古韵,却饱受风霜……

这是我和陈老先生的一次交集吧,算是吧,呵呵。

古话说的好,‘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谁知道,我还真和陈老先生有过一次近距离会面呢,嘿嘿。

记得是夏季吧,我去学校北门外办事。西安的夏季,在西安待过的人都知道,整个一个桑拿季,热的人无处躲藏,就想躲在空调房里,再也不出来,躲过这个糟糕的狂热夏天。

办完事情,也仅仅是走了几步而已,我就已经汗流浃背,衣服被汗水浸透。此时,电子一路上的车出奇的乱。猛然之间就冲出一辆,让人避之不及。

我不敢冒险横穿马路,只好忍着近40度的高温,向学校北门和学校家属院北苑中间的斑马线移步。

到了跟前,出校门和家属院的车却多起来。此时,又是红灯。我站在靠近北苑大门口的路北边,东张西望,看着西去东来的车之前有没有让我过去的间隙,可呼啸而过的车哪有空考虑我的感受,一如既往地风驰电掣。

就在我满腹怨愤之时,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右转到我的近前,差点就碰到已经站在路道沿上左顾右盼的我。当我扭头看到时,车紧急制动,呼的一声停了下来。我吓的退后一步,心里无名火猛的烧起来,嘴里骂道:“妈的,还有没有素质,要往人身上开车吗?”

我走上前去,准备看看,里面到底是何达官显贵。不想,后排的玻璃窗摇了下来,露出了一副面容。

看到那副面孔时,我愣了一下,半天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虽然感觉比较熟悉。片刻之间,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朝我微笑一下,似乎算是不好意思的道歉。上下打量我一下,似乎确认我没事。忽又有点惊慌,眼光无所适从。低下头,眼光躲闪,不像之前那样瞅着我微笑了。这时,我想起来了,这位老者是陈忠实老先生。

等我想起来时,玻璃窗已在缓缓在升起中,只见陈老先生冲我笑着点了点头。之后,车子启动,平稳的向前而去。只留下我,在原地冥思苦想。

后来,再回宿舍的路上,我自己琢磨。也没想到,做错事,我也开骂了,他会微笑道歉,足见其为人的朴实、真诚,而能有此奇遇,也算是对《白鹿原》的另外一层了解了。想到此,我笑着回去了。

之后,我再没见过陈老先生,除了一些宣传的网页和照片。不过,后来,受其影响,在图书馆几年前,他的作品,我都有涉及,并且用心研读。

此事早已过去六、七年。没想到,再想起时,竟然物是人非了。不想多言,只想对陈老先生说声,珍重,一路走好!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