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也是“自媒体”

征文网 2016年6月8日文学快讯评论1,902 阅读916字

人类有了不满,总要表达,这几乎是一种本能。这种表达可以是沉默不语,也可以发出声音,还可以付诸行动。而当事者本人的身体,就是最佳的“自媒体”,因为它更直接,无需任何借助。
表达不满,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当作媒体,有时是局部的。比如用眼睛。据《史记·周本纪》载:“三十四年,王益严,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周厉王施暴政,导致民不聊生,民怨沸腾,但他又不许老百姓表达,派了很多耳目,巡回大街小巷,偷听人们的谈话,凡有议论国事者,一律下狱处决。于是,平头百姓再也不敢乱说话了,路上见了,只能用目光示意,表达不满——道路以目。“竹林七贤”之一阮籍,也善于用目光表达不满,见到不喜欢的人,他用斜视的目光,即所谓“白眼”,见到喜欢的人,用正视的目光,即所谓“青眼”。青白之间,褒贬立见。历史上,还有一位善用眼睛表达怨恨不满的人——息夫人,她本是春秋时息国君主的妻子,楚王灭了息国后,将她据为己有。她虽然为楚王生了两个孩子,但始终默默无言,不和楚王说一句话。唐代王维有诗云:“莫以今时宠,能忘旧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含泪不言,无声胜有声。
当然,上面几个故事都发生在古代,强权之下,草民噤声。现代社会,只要不违法,公众都有表达自己诉求的自由,于是,身体在表达行为中就更是被利用起来。2013年1月16日,在墨西哥,一男一女两位环保活动家用油彩在自己身上画出多种受损的器官——心脏、双肺、气管、喉咙,色彩鲜艳,生动逼真,唤起人们对城市污染问题的重视,让观者感觉到问题的迫切,远胜于标语口号。
2016年1月底,在美国纽约举行的一场艺术展览上,美国女艺术家莉莎·利维裸体端坐在马桶上数小时,这是表达什么?原来她是要以此抗议当代艺术中的自负风气。莉莎坐的马桶对面,放着另一个马桶,观者可坐在上面与她“无言”互动,但不能发生肢体接触。莉莎将她的行为艺术命名为“艺术家谦虚登场”。莉莎在社交网络“脸谱”上写道:“我对当下的艺术对话感到厌烦,当今的艺术活动都被富人驱动,他们只追寻金光闪闪浮夸的东西,只知炫耀而不明白艺术的内涵。”
这些人国籍不同,所处时代各异,但有一点是相同的:有了不满想要表达的时候,都是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媒体”。《今晚报》2016年6月6日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